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这个世界不太正常。”

陆长生躺在躺椅上眯着眼看天,陆川代入小陆川的视角,小陆川正盯着林清影手中在剥的青花果垂涎欲滴。

“这么多人穿越到一个世界,本来就不正常,张嘴。”林清影把青花果喂到了陆长生的嘴边,陆长生则是在小陆川眼巴巴的眼神中一口吞下了青花果,还志得意满地砸吧了几下嘴。

陆川看到的小电影镜头一下子变得水波荡漾起来,年幼的小陆川被他的亲爹气哭了。

“川儿乖,不哭不哭。”林清影搂住了孩子,伸手去拧陆长生的脸,“你老逗他干嘛。”

“嘿,我不逗自己孩子逗谁?”陆长生笑道,林清影也没真拧他,手伸到陆长生的脸边上,动作就改成了温柔的抚摸,还好伤心的小陆川并不能看到这一幕。

“小陆哥,宁轻侯他们在瀚海沙漠边上建了个国家,我们要不要也过去?。”林清影一只手拍着小陆川的背,另一只手则是在帮陆长生按摩肩颈。

被抱在怀里的小陆川听不懂,而此刻在看电影的陆川则是心头一震。

“乌托邦,理想国,不存在之地,空想的国度。”陆长生幽幽地说道,“也不知道是哪个人才起的名字,太贴切了。”

林清影伸手捏住了陆长生的鼻子,“好好说话,不要阴阳怪气的。我看宁轻侯、田路远、张三问他们人都挺好的,没准真能把他们的理想实现。”

陆川听到林清影对田路远的夸赞,心里也有些复杂,几乎所有人对田路远过去的评价都是极高,一直到现在都还有很多人相信着他。

只不过在陆川的印象里,田路远已经是一个执拗又疯狂,并且随时在失控边缘的这样一个形象。

“他们想做的事情不是靠几个优秀的领袖就能做成的...算了不说这个,他们能不能做成那是他们自己的本事,我们过我们的日子就好,老婆孩子热炕头,神仙来了都不换。”

陆长生虚眯着眼睛,不知是因为被林清影按摩得很舒服,还是在观察些什么。

林清影听到陆长生这么没志气的话也习以为常,只是轻轻地拍了一下陆长生的脸,然后把已经停止哭泣的小陆川放下,腾出手来继续给陆长生剥青花果。

陆川隔着电影画面心里都有些吃味,每天躺在躺椅上晒太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不是神仙来了都不换嘛。

“前几天我去城里打听消息的时候,听说北宁学院出了一个叫姜涛的年轻天才,他娶了一个叫李倩的女孩,两个人的修行经历看起来,倒是挺像自己人的。”林清影一边继续剥果子,一边随意地说道。

“哦?我看看。”陆长生说着便闭上了眼,没过几秒钟又重新睁开,“没错,是自己人。”

陆川怔怔地看着这一幕,陆长生这个动作他太熟了,结合上次铜币哥的占卜,毫无疑问陆长生脑海里就是有铜币哥的存在。

“那夫妻俩好像刚生了一个孩子,两人修为都不高,住在学校里,日子应该过得挺一般的,小陆哥你说我们要不要跟他们说一声宁轻侯他们的事?”

“我们自己都不去,跟人说这个干嘛,都穿越了当然是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活法咯,听你说的他们也在北宁城有了自己的家,北境到西境那么远,完全没必要过去了嘛。”

陆长生似乎对来自蓝星的老乡并没有什么兴趣,对乌托邦是如此,对姜涛一家人也是如此,他接着问道:

“清清,现在咱们风雨楼也处理掉了,引灵图也藏起来了,你要是想回天音宗看看的话,其实也是可以的。”

林清影没有马上回答陆长生,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道,“还是算了吧,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再说我现在也有自己的家了,我出门了难道川儿你来照顾吗?”

“哈,我堂堂超凡,照顾个小屁孩...”陆长生牛皮还没吹完,陆川就感到画面一阵晃动,小陆川被林清影抓起来丢了出去,扔到了陆长生的怀里。

吓了一跳的小陆川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陆长生马上就慌了,一边拍后背一边各种哄,但却毫无作用。

林清影则是把剥好的青花果拿到小陆川嘴边,小陆川咬了一小口,又被林清影拿走,塞到了陆长生的嘴里。“看来超凡老爷也有搞不定的事情嘛。”

吃到嘴里的好吃果子被妈妈拿走了,刚安静下来的小陆川又哭了起来,林清影只是抱着他,把脸贴到小陆川的脸上,轻轻地拍着他的背。

“这个川儿不能多吃哦,吃多了的话就会‘嘭’的一声。”林清影单手在空气中搓出一个音爆声,小陆川呆呆地看着妈妈,旋即拍起了手,像是想要妈妈再来表演一个。

“上次在你们宗门附近我远远地看了一眼,你那个胆子很小的师祖,应该遇到了一个小麻烦。不过他应该是发现我了,我都还没靠近他就逃得远远的。”

陆长生说道,他的声音又吸引了小陆川的注意力,小陆川马上想起了自己刚刚被抢走的青花果,而陆长生看到儿子在看他,则是贱兮兮地又砸吧起了嘴,想把儿子惹哭。

陆川心里一跳,陆长生所说的麻烦,莫非就是指原初之神?陆长生也能看到神祇?

不过好像也挺正常的,按照林玄野的说法,陆长生甚至击杀过神祇,如果看都看不到,那怎么杀?

“那也不去,你帮他解决了麻烦,他的麻烦不就成了我们的麻烦了?”林清影扳回了小陆川的头,不让他再去看他那无聊幼稚的亲爹。“就像你说的,我们过我们的日子就好。”

天音宗在面对风雨楼的压力下选择放弃她的事情伤透了她的心,这件事情让她在这个世界感受到更深的孤独感,幸好后来她遇到了陆长生。

“那也行,把那麻烦解决了对我也有好处,不去的话问题也不大,林玄野苟了两百多年都没死,不出大的意外肯定还能继续苟下去。”陆长生眯着眼睛远眺天空。“真的不正常啊,这个世界。”

林清影轻轻地拍打着小陆川的后背,温柔地哼唱着摇篮曲,小陆川在她的怀里安静了下来,林清影便又拿出了一枚青花果,开始剥壳。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呐...”陆长生听着林清影的摇篮曲,有些惬意地闭上了眼,林清影嫌他老说怪话,加快了剥果子的速度,塞进了陆长生的嘴里。

小陆川哭过两场,在晃动和摇篮曲中渐渐也感到了困倦,陆川看电影的画面也渐渐暗了下来,根据以往几次的经验,他知道这次的电影播放环节马上就要结束了。

陆长生肯定知道神祇,如果他说的帮林玄野解决麻烦是指干掉原初之神,那他所说的对他也有好处,是不是意味着夺取原初之神的权柄?

夫妻俩的状态看上去比上一次刚处理完风雨楼身受重伤的时候要好了许多,林清影的气色恢复了很多,陆长生也能轻微地动弹几下,甚至已经做好了弑神的准备。

不过陆长生说这个世界不正常,到底是什么意思,神祇很多?

还有最后的恐惊天上人...

陆川想着想着,感觉到自己的意识重新回归了身体,铜币哥重新出现在脑海里,灵视的视野刚一恢复,陆川就看到了十几个熟悉的超凡元气柱全都挤在他家里,照得他的灵视视野亮如白昼。

焯,这什么情况?大佬们在我家开会吗?我现在是不是假装昏迷比较好一点?

还是说我应该直接跳起来大笑三声,哈哈哈我又突破了!?

...

“看样子是醒了。”江灵珊是医学部的部长,本身也是经验非常丰富的医生和医修,陆川装睡装的一点都不像,被当场拆穿。

“哈,大家都在呢?”陆川哪怕脸皮再厚,这会儿也绷不住了,他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有些讪讪地说道。

“没事就好,老余说你悟了剑道,大家都很担心你。”宁轻侯笑着说道,“看来你是悟道的同时还顺便突破了?”

陆川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江灵珊则是走到了近前,说要帮陆川检查一下,然后伸出双手按在了陆川的头部,然后顺着头部一直到脖颈脊背,很快就检查完了。

“看起来各方面都很健康,精神状态也很好,没有任何问题。”

江灵珊有些好奇地看了陆川一眼,刚刚大家在这里简单讨论了一下陆川是怎么能在悟道状态中一直坚持的,莫非在悟道的同时突破修行境界能够有额外的增益?

“不好意思,让大家担心了,我就是试一试符箓,也没想到会搞出这么大动静来。”陆川一边道歉一边注意到了自己的门被踹开了,明天还得找人来帮忙修一下。

“没关系,你的实力进步快是好事,你没事大家就放心了。”张三问接过了话,他本来正在跟骆博文一起搓电脑,收到余欢的消息连忙赶了过来。“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我送送您。”陆川连忙说道,其他大佬有了张三问带头,便也各自找了理由散去,只不过离开前都跟陆川嘱咐了几句诸如修行要循序渐进之类的话。

“陆川,这个给你,里面是我自己遨游大道的一些经验,应该能对你有点用处。”黎文缙在准备离开前拿出了一枚玉符交给陆川。

“别人可能不太了解,但我可能要更清楚一些,像你这样的悟道天赋我闻所未闻,你有需要体验身与道合的时候,可以随时联系我,符箓有多的话我会帮你留几张。”

“谢谢黎部长,下次我会更加谨慎一些的。”

陆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玉符,黎文缙几次三番向他示好,或许是有田路远的因素在,但陆川没必要拒绝这样的好意,也没有合适的理由。

只是这份人情欠的就有些大了,陆川心里也有些发虚。

“你在剑道上走了多远?居然能碰上老余。”黎文缙随口问道,怕陆川听不懂,还多加了一个解释,“就是你见到了多少次道演的意思。”

陆川听懂了黎文缙的意思,于是回答道,“我没有特意计数,大约有十几个吧。”

黎文缙的瞳孔猛地一缩,剑道是一条很多人走得大道,剑道上的道演也很丰富,但第一次就走过了十几次道演,这份天资还是超出了黎文缙的想象。

“如果别人问起你同样的问题,你就说自己只经过了两道。”黎文缙临走前最后传音吩咐了陆川一声,“别人不信也没关系,老余是你的师父,他的道对你有亲和,这么早遇到也是正常。”

陆川心里微微一动,认真地点了点头,大约能猜到道演次数太多是一件比较离谱的事,容易惹人关注。

“谢谢黎部长,我送送您。”陆川这一次的感谢真心实意得多了,一份善意的提醒反而更能打动他。

姜涛一家人留到了最后,对于第一个赶到的姜涛,陆川自然也是记在心里,不过大家的关系本来就非同一般,谢过之后便也没必要一直客套。

姜涛临走之前也塞给了陆川一枚玉符,不过没说是什么,直到他们回了对门,陆川查探了一下玉符,才发现里面放的是姜涛的简历。

姜叔啊,你这又是何必呢,景国和武国说不定马上就要议和了,你没必要去啊,就在乌托邦安生待着不好吗?再说了,我也不想带你去景国啊。

陆川心情复杂地回了房间,被踹开的房门在张三问临走前随手帮他给捏了回去,顺便还加强了一下硬度。

他一屁股坐回到躺椅上,突然想到自己今天的占卜还没有用,用了两个问题之后确认了被穿越的意识体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景都北面的木平郡。

半分钟搞定工作之后,陆川便开始检查突破之后的变化,刚闭上眼睛进入灵视,他就看到了一只音雀飘了过来。

“睡了吗?”林玄野的声音从音雀上被陆川听到。

睡了睡了,已经睡了。

陆川无语地重新闭上眼,没过两分钟,又一只音雀飞了过来。

靠,有完没完了!

陆川一怒之下一头朝音雀撞了过去,音雀的实质依然是元气构成的术法,铜币哥毫不客气地把音雀生吞了。

拜拜了您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