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每一次在乌托邦参加会议,对陆川来说都是不断调节自己心态和开阔视野的一个过程。

毕竟陆川前世只是一个产品经理,参加过的规格最高的会议,也不过是跟着大型国企的客户参加一些沟通汇报的会议,对于国家大事和政治,基本上也只处在键盘政治家的水平。

但如果真让他参加这个会议,讨论要不要刺杀敌国元首,要不要跟敌国开战,国家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发展策略和外交策略,国家有没有条件发动一场战争...

陆川只能乖巧地做一个听众。

但如果要让他参与投票,要不要抓住刺杀天武帝,陆川肯定投的是反对票。

因为此刻余欢正带队在武国北境,如果要动手的话大概率也是安排余欢去,这样一来余欢便要直面天武帝,万一天武帝见武岳要死了,来个临死大爆发把余欢换了,那要找谁说理去。

说到底还是因为余欢是陆川在乌托邦最信任的人之一,所以陆川不希望他以身犯险,即便余欢兑换过不灭之躯。

但他的小心思显然是多余的,会议室里像刘明江这样强硬的主战派毕竟是少数,即便是同为主战派的焦北川,在刺杀帝国元首,强行撕破和平协定开战也是持保留态度的,更不用说其他几位更支持优先发展乌托邦自身的部长。

每个人的出发点当然都是为了让乌托邦更好,每个人的观点都有依据和事实作为支撑。

发展派也有发展派的理由,战争的代价不会成为他们躲避战争的理由,他们批驳的点在于,现在发起战争或许并不是最好的时机。

乌托邦的第二批天选之人们从今年开始大概率会快速涌现出一大批的超凡,乌托邦的生产力和科技武器都在飞速发展,金南宙也会随着时间产出更多的符箓保障高端战力的安全...

如果武岳现在已经死了,武国陷入巨大的混乱甚至皇室开始争抢帝位,那此时当然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

但现在武岳还没死,人为制造的机会未必会是最好的时机,他们相信随着发展,两国的综合国力慢慢拉开差距,一定会有更好的时机在将来出现。

刘明江没有再坚持,抓住机会狠狠咬武国一口当然是好的,如果不合适,他也有别的事情想要做,刘明江都不再坚持,众人也就没有在是否要刺杀武帝以及重启战事上纠结太久,直奔下一个议题。

一旦景国和武国议和,那么这个世界将迎来近十年以来难得的和平时光,这段和平的时光对三个国家来说都非常难得,难得到甚至现在都还没议和,乌托邦就要提前开始为下一次的战争爆发做准备。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武国都是我们的直接敌人,目前有一个比较有利的外交因素是,相比我们乌托邦,武国对景国的仇恨肯定更大更深,而且遭受了这次的损失之后,武国想必不会再自负到可以同时敌对乌托邦和景国。

可以预见的是,在景武两国真正议和之后,两国的使者都会来乌托邦改善或加强与我们之间的联系,向我们示好。

景从云的动作很快,新一批的使团已经在路上了,如果不是北境还在打仗,估计他自己也会过来一趟。”

焦北川开口道,景国前不久才刚刚又提交了一次申请乌托邦开放留学的请求,新一批的使者又已经在路上了,每一次都会带很多礼物,态度也是非常的诚恳。

可惜景国袭击乌托邦商队的事情已经成了乌托邦高层心中的一根刺,双方的关系最多也只能保持一个表面上的和谐。

“景国需要时间消化卫国和武国北境的收获,武国更需要时间来解决内部问题,这段时间对我们来说非常宝贵,大家觉得我们在这段时间里,重启当年的计划,解放耀国,有没有可行性?”

焦北川说完,刘明江看向他的眼中就出现了笑意,两人不愧是多年的兄弟伙伴,想法出奇的一致。

从乌托邦建国以来,人口和领土就一直是制约他们发展的最大因素,与他们相邻的武国是一个庞然大物,他们优越的地理位置既是对他们的保护,也成了对他们的限制。

自从乌托邦的近海贸易商路打通,发现了耀国和景国之后,地理位置比乌托邦更加优越的耀国,便成了乌托邦一直想要解放的目标。

如果不是五年前武国突然对乌托邦宣战,让他们不得不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重建乌托邦上,或许他们的旗帜早就插到了耀国的领土。

会议室里开始出现小声的讨论,耀国的国土面积足有乌托邦的好几倍大,被无尽之海和瀚海沙漠完全包围住,不和任何一个国家接壤。

由于不和任何国家接壤,缺少外部威胁,与其说是个国家,不如说是几个大宗门联合统治的独立地区,国防力量全靠宗门实力。

几年前刚发现他们的时候,乌托邦的高端战力就出动揍过他们一次,按照这个世界正常国家的发展速度,这些年的时间过去,耀国的实力也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无非是多诞生了一两位超凡。

“耀国本身的实力一般,如果调动第二军和军事部在本土备战的十几位超凡和数十位神通,又没有外力干预的话,我们有把握在三个月内解放耀国。”

刘明江敢说出三个月这样的数字,自然是经过了军事部根据敌我战力情报的多次推演得到的结果,解放耀国不难,难的是解放耀国之后的治理工作,以及景国可能会做出的反应。

如果说现在的乌托邦距离景国有数万里之遥,那么耀国的海岸线距离景国最西边的高和郡,便只有数百里的距离了,景国不会坐视乌托邦在他们身后插下钉子。

而且一旦乌托邦的势力范围从一座孤城变成了两块不相连的地盘,他们也需要更加充分地考虑如何在国境线布防。

“行政部需要时间,我们刚有一大批的移民来到乌托邦,短时间内很难能有余力安排人员负责耀国的管理工作。

如果真的要以吞灭耀国全境作为目的的话,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准备工作,并且在武国的移民工作可能也要放缓进度,更加具体的时间我们部门需要内部做详细的讨论和计划才能得到。”

林少华很快从得到消息的惊讶中脱离了出来,开始考虑乌托邦解放耀国计划的可行性。

“如果要以耀国为目标的话,宣传部会马上重启田部长之前在耀国的计划,向当地的民众发动宣传攻势,我们有了在武国的经验,配合收音机,为我们解放耀国之后的治理做准备。”

黎文缙也出声道,相比行政部,宣传部的人手余裕更多,也更加容易培养,最近乌托邦在武国的宣传全面铺开实践之后,宣传部也做了很多总结,相信在耀国再实施的时候肯定可以做得更好。

“占领主要城市之后,我们可以过去把机场搞起来,把海路需要走好几天的路程缩短到几个小时,人员的往来就会非常方便了,老刘,飞行员的培训我们得提前开始。

另外我们科学部会加大投入研发防御型武器的投入,边境线长了之后我们需要的防御力量也会更多,得发挥我们的优势来进行防守。”张三问也开口说道。

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踊跃起来,焦北川提出的夺取耀国的目标虽然还没有确定要实施,但大家在讨论的过程中都发现,即便有很多的困难,但这个目标还是很有希望可以实现的。

“景从云不会坐视我们拿下耀国,在景国的尾翼插上钉子,西面有我们,南面和东面都和武国接壤,景国怕是要坐立难安。”刘明江补充道。

“所以我们可以在准备的时间里,加深和景国之间的合作关系。

关于留学的合作,机场的合作,还有他们不是刚从卫国抢了一大笔财富嘛,我们可以找他们借钱,以及开放一些我们的项目接受他们的投资。

景国和耀国之间并没有形成任何形式的同盟,实际上景国自己也很想吃掉耀国,他们没有正当的理由阻止我们,除非想和我们撕破脸。

我们双方的合作越深入,他们要撕破脸的沉没成本就越高,即便景从云有这个魄力,景国内部的利益集团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做。”

焦北川笑着说道,景国想要和乌托邦加深合作,如果乌托邦也有意促进关系的话,这事就很容易办成,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还可以通过谈判拿到一些其他的好处。

“正好陆川过段时间也要去一趟景国,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过去,谈合作的同时或许也能方便陆川他们行事。”

焦北川说着便朝陆川眨了眨眼,陆川突然被提到差点打了个哆嗦,像是开小差被老师抓到一样。

“欸欸,老焦你有点心机啊,就这样混进陆川的团队了?”金南宙跟焦北川开起了玩笑,“陆川那边收人可是很严格的,到时候他那边进不去,是不是可以申请加入你们外交部的使团跟过去?”

“瞎扯,到时候陆川那边开始面试了,我也要去过去面试的,使团谈合作的事情我来指挥,天选之殇的项目当然还是陆川说了算。”

陆川有些受宠若惊,焦北川的话明显是在抬举他了,连焦北川都公开表示如果他加入陆川团队也会听陆川的安排,其他人就算对他有什么想法,也得考量考量。

“这个事情很大,对我们也很重要,今天下了会之后,我们每个部门都要辛苦准备一下,尽快拿到委员会上正式地再讨论一次。

如果决定了要做,那我们大家就要齐心协力地把这件事做好,我们建立乌托邦已经有十四年的时间,解放世界的第一步迈得相当踏实,如果我们解放了耀国,便是踏出了坚实的第二步。”

宁轻侯出声道,这么重大的事情不可能在一次临时的会议上就定下来,如果确定要做,那么每个部门都要准备详细的方案,最终合并成一个完整的方案来确定接下来要如何行动。

会议室里响起一片的应声,陆川能感受到众人身上迸发出的昂扬斗志,景国和武国在这次大战中都伤了筋骨元气,这一段难得的和平时间,乌托邦当然要有所作为。

...

“老板,您今天好像特别高兴。”散会之后还早,陆川便跟张三问一起回科学部,进了张三问的办公室便设置了隔音禁制。

“嗯,很高兴,打耀国的计划我们很久以前就做了,比起那时候,现在我们各方面的条件都要成熟太多了。”张三问也没有掩饰自己的开心。

“原来您是主战派啊。当时在北宁城您赞成跟武国议和,我一直以为您是发展派呢。”

“什么发展派主战派,那都是外面的说法,大家只是具体的观点不同,大方向上都是一致的。

我们要解放这个世界,必须得通过斗争的方式,先斗争再发展,先发展再斗争,最终都是根据当下的形势来做出最合理的决策,而不是靠的个人倾向。”

“老板,其实我还有个疑惑,虽然说我能理解我们解放耀国的目标,但是总觉得我们像是觊觎人口和土地,发起了侵略战争。”陆川有些忐忑的问道。

“如果你去过那里,你便会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去解放他们。那是一片没有家国概念,没有法律约束的土地,那里的民众过的比你在武国见到的还要凄惨残忍。”张三问没有细讲的打算,他一贯认为这些世间的景象,陆川应该亲眼去看,而且他很快就要出门了。

陆川当然还是困惑的,不过他也没有在这件事上较真下去,而是跟张三问说了林玄野的事。

“不用太担心,这两天我们也安排了多次跟林先生的交流,老人家对我们的态度还是比较开放坦诚的,他知道我们有人在监察他,他也表示了理解。

在乌托邦有人盯着他,去了景国老焦老余也会帮忙看着的,他的聊天记录也是,我们之间的信任同样需要慢慢建立。”

乌托邦自然不会任由一个外来超凡还有听力特长的超凡在乌托邦游荡,虽然没有限制林玄野的自由,但也一直有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以及监察他是否有向外界传递信息。

“说起去景国,你这边关于团队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