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猿通看着碧落脸上的笑容内心欣慰。

    崇岩宗还在的时候,他其实很少在这孩子脸上看到笑容。

    而崇岩宗亡了,却在他脸上看到了本该属于孩子的灿烂的笑。

    飞月又将解救的灵兽都放入这里,使这里俨然成了一个灵兽家园。

    这让碧落更加喜爱这里。

    他也在碧落的身上,渐渐感受到了守护的真谛。

    是守护他的成长,守护他在正道上前进。

    飞月带龚煌泽海徐徐飞落,和小白狐玩的碧落立刻躲了起来,藏在大大的雪人后戒备地看飞月。

    小白狐见是飞月立刻朝飞月飞奔而来。

    飞月将它接入怀中,它开心地用雪白毛茸茸的头直顶飞月的下巴,蹭上他的脸。

    龚煌泽海看落小白虎,目光也变得温柔。

    从幽谷秘境他仿佛看到飞月口中曾经的山海界。

    那样地美和自由。

    那样的世界,谁忍心去破坏?只想好好守护。

    这也是飞月现在正在努力的原因。

    要将这个被他们这些后人破坏地千疮百孔的山海界,一点一点修复。

    猿通看一眼躲起来的碧落,笑了笑,迎向飞月。

    龚煌泽海静静看猿通,雪灵尊猿通大人和崇岩宗遗孤碧落来到他们归海阁后,一直在幽谷秘境幽居,他们还从未见过。

    没想到是这样一个俊美男子。

    立时,龚煌泽海目光中已经多了分戒备。

    “飞月,你怎么来了?”猿通微笑看飞月。

    飞月看一眼那个大雪人:“怎么,怕我吃了那孩子。”

    猿通笑:“你明明不会这样,为何还要吓唬那孩子。”

    飞月坏坏勾唇,笑容渐渐正经:“猿通,我想借你雪山之心给弟子去去燥火。”

    猿通目露惊讶:“用我的雪山之心去其燥火?”

    猿通看向龚煌泽海,却是感觉到了非同寻常的热意。

    他是雪精灵,对热自然感觉异常敏锐。

    他不由走到龚煌泽海面前,惊异地看着他:“你身上怎么了?怎么会这么热?”

    龚煌泽海也微露惊讶,是啊,他到底怎么了?会让飞月和雪灵尊都这么在意?

    明明只是纯阳体质,又有何奇怪的?

    但突破丹境后,他自己也感觉到体内有一股火难以控制。

    尤其是在幽箜的书房,他烧掉了账本……

    龚煌泽海陷入了失神。

    那才是她开始去怀疑的真正原因。

    飞月没有多言,只是看猿通:“他纯阳体质,又练了火脉,还练了阳脉,不阳盛才怪,我需要给他调和一下。”

    “调和……”猿通又开始打量飞月。

    飞月瞬间抽眉:“你怎么也不正经了,是不是叮叮他们带坏了你?”

    猿通忽然低下脸,有点羞涩地笑了:“叮叮给我带的书……挺好看的……”

    说完,猿通又害羞地看向飞月,千年不会红的脸,居然红了!

    如同一片白雪被晚霞笼罩。

    飞月抚额,长叹:“哎……家门不幸啊!”

    只需要一本书,简直就像传染病一样,瞬间带歪了家里所有纯良灵尊。

    “飞月,你别不开心,水姐姐在看了那些书后,心情明显好了很多。”猿通露出了一张乖巧脸。

    飞月看向猿通:“真的?”

    猿通开心地点点头:“以前我都不敢靠近水姐姐的地界,现在她会常来我这里取雪水。”

    啥?就这么一个小破地方,你们居然还划分了范围?

    飞月深吸一口气,叉腰吐出,行吧,只要你们开心就好。

    飞月想了想,甩手,立时“砰!”一座小山一样的书:“这里都是逆天和涅洹看剩的,你们拿去看吧。”

    猿通开心地上前,翻阅起来。

    飞月认真观察猿通的神情,还真是喜欢看!

    果然小说永远比正经书吸引人。

    “对了,严禁给那几个孩子看!”飞月认真说!

    从雪人身后伸出的手,又默默收回。

    “恩!”猿通也认真点头。

    忽的,红光一闪,逆天也出来了,看着那堆书冒火:“女人!把我们的书给别的男人,你有没有经过本尊的同意!”

    飞月嫌弃看他:“怎么,还想二刷啊!”

    “当然!”逆天当即瞪眼。

    猿通立刻站在书前,绝不让逆天再拿回去。

    “嘤嘤嘤——我就说家花没有野花香~~”涅洹也出来凑热闹了,扑倒在逆天身上,“女魔头有了新欢就宠爱新欢了~~~”

    猿通的脸立时炸红,雪眸如同化作春水一般波光凌凌。

    龚煌泽海站在旁边又是叹气又是摇头。

    又开始了。

    以前,他会愤怒,会吃醋。

    但发现是灵尊大人在玩闹后,立时感受到了飞月的心累。

    逆天狠狠瞪视飞月一会儿,也抱住了涅洹:“本尊被绿了——”

    飞月仰脸,白眼。

    “噗嗤嗤嗤。”碧落在大雪人后面被逗笑了。

    飞月瞥眸看碧落一眼,碧落立刻脸红,匆匆缩回头。

    飞月大喝:“你们够了!都让孩子看笑话了!”

    涅洹立刻摆正神色:“哪里有孩子?”

    猿通也忍着笑,指向大雪人身后。

    飞月立马甩手指向逆天:“你是不是太闲了!居然跟涅洹学!”

    逆天正了正衣领:“不错!本尊很闲!昨天你答应本尊,让本尊成为大家的师尊,结果你的徒弟全都闭关,你让本尊教谁?”

    龚煌泽海又惊又喜,剑尊大人终于正式营业了。

    飞月指向大雪人:“你可以先教教那孩子,那孩子是棵好苗子!”

    碧落在雪人身后惊呆。

    猿通一喜,立刻将碧落拉出就拜师:“碧落!这位可是剑尊大人,难得的机会,快!”

    碧落被猿通摁着,懵懵地磕了三个头,继续发愣。

    逆天将碧落上上下下打量,一脸剑尊大人的狂傲。

    吓得碧落又缩到了猿通身后。

    逆天直接撇嘴:“胆儿太小,本尊看不上!”

    飞月一个白眼:“给你个弟子是让你教好!你还挑三拣四?怎么怕教不好?”

    逆天当即剑眸一瞪:“本尊怎么可能教不好?”

    飞月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这就对了。

    给逆天一个孩子正好可以磨磨逆天这狂霸的性子。

    想做人,先修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