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当兰博从操作台上下来,那已经是半夜十二点。

长达十八个小时的超负荷劳动,是他和这里的所有犯人们的日常。

他用一只手撑着工作台,才使已经僵化的身体慢慢站直,就像一根被外力压紧的老弹簧,需要用手才能把它拉扯复位。

而这时候,邪神也在超长的睡眠里醒来,他随即跳起。

他们再次回到了更衣室,这时候,那两名看守已经在里面了。

兰博在墙边站好,那个家伙则拿着一根橡皮棍对他例行检查。

嘴里,腋窝大腿根,脚趾缝,所有可能藏匿钻石的地方都被细细检查。

这一切结束后,他开始把橡皮棍插在他两腿之间。

“快撅*屁股!妈的,每天都要检查你的臭*屁股,真她妈的恶心!”

他骂着,而兰博则不无惶恐地陪着笑,身体微弯,并两腿岔开。

就在那个家伙甚至于用橡皮棍捅向那个隐私部位的时候,邪神也在遭遇着同样的对待。

只是他没有心理准备,因为老头子并没有告诉他会遭遇这种情况。

当那名看守有点厌烦地用橡皮棍示意邪神转身趴好的时候,邪神看见了老头子的情景。

他可是不准备把这样的整个流程结束,于是他突然转身冲着那名看守一笑,而那名看守还没来得及咒骂,他已经无法说话,因为他的脖子已经被一双铁钳一样的大手给扼住了。

“喔!喔!”

他只能发出鸡叫一样的声音。

这时候,另外一名看守听到了异响,回头的时候,脖子也随即被卡住。

“咔,咔”

两下脆响,他们都立刻变成了两条咸鹅软塌塌地挂在邪神的手里。

随后,两个人穿上了衣服,邪神则把那两只咸鹅塞进衣柜。

兰博已经从他们身上拿到了一串钥匙,并打开了衣柜一侧的防盗门。

这个房间由两个门,一个是他们进出的栅栏门,而防盗门则是看守进出所用。

他们沿着走道走了大约三百米,来到了另一个门口,兰博再次打开它,邪神随即闪入。

按照兰博的介绍,这里是地下工厂看守们临时休息的场所,他们也是由这里到达各自的岗位。

而此时里面空荡荡的,除了浓重的烟雾和酒味,没有一个人在。

这也是兰博预测到的,因为这时候正是他们分散到各自岗位的时间。

邪神看了一眼黑妞,他们由工作间出来的一刻到现在用时是十分钟。

据兰博预测,他们干掉看守然后赶到这里并取得武器,然后他们再沿路返回,而这时候两名去押解他们的看守应该赶到栅栏门了,他们只要把它打开,并干掉他们,就可以赶到下一个栅栏门……

随后,用同样的方法干掉每一个栅栏门前来押解他们的看守,直到进入那条狭长黑暗的走道……,当然这还不能算完,那只是获得自由的初步,还有更为艰巨的事情等待着他们。

本来邪神认为完成目前的一切根本要不了十分钟,但可惜的是,兰博的腿脚严重限制了速度,此时十分钟已到,他们竟然还没有获得武器呢,更不用说赶回原处了。

邪神看见兰博骨瘦如柴的身影晃荡着走到一个房间的门前,他没有用钥匙,而是伸手去按密码,嘴里还在嘟囔着

“希望他们没有更改枪械库的密码!那一组密码还是我设置的呢!”

说着,“卡卡”两声,房门打开了。

“哈哈,这些懒货,真的没有修改过密码!”

邪神看着堆着得意笑容的兰博,并没有告诉他,他们已经超时了,而是也微微一笑。

“你的记性不错!”

说着,走了进去。

“当然,那是我其中一个老婆的生日!”

兰博在背后说。

邪神没有回答,他在匆匆挑选着武器。

终于他在两分钟后出来,身上已经配齐了武器,他还甚至于给兰博拿了一把手枪。

当他们重新原路赶回时,正听见外面“咣,咣”的敲打栅栏门的声音。

这时候他们共用时十五分钟。

“他们竟然没有拉响警报系统,也没有打开栅栏门冲进来,这可真是奇迹!”

邪神想。

而兰博因为没有时间,所以有些懵圈

“咋回事?他们竟然提前了?”

邪神没说什么,他让兰博捏着嗓子应付一下外面,兰博于是照着做了。

他听见敲击声停了,有人在骂骂咧咧。

他们走向栅栏门时,一道光柱照射过来,正照在兰博破败的老脸上。

“妈的,怎么这样磨磨蹭蹭的?是不是钻石弄**太深了,扣不出来了?”

“呵呵”

兰博始终有意识地当着那柱光线,冲他们点头哈腰。

而这时候,栅栏门打开了。

“啊!”

“哦”

两声叫,随后那两名看守安静下来,那道光亮也坠落在地上,滚了半圈,停下不动。

他们随后到达下一道栅栏门,那里也在不耐烦地敲击和骂骂咧咧。

而邪神立刻打开手电的光柱,对他们晃着,他们得到了回应也就不再敲击。

而邪神就这样一直照过去,封住了对方的视线。

当兰博打开栅栏门时,外面的看守还在用手遮挡着直射过来的光线。

“混蛋,快关掉,晃得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看守叫着。

随后,光线突然关闭,就在对方眼睛突然致盲的瞬间,两个人便悄无声息地倒下去。

于是邪神与兰博继续走向最后一道栅栏门。

这时候,状态都是一样的,只是维哈尼的叫声更加的声嘶力竭,拍打的声音也更响。

邪神把光柱毫无保留地都集中在他身上,邪神可以看见他愤怒地有些狰狞的脸。

“老家伙,这么磨蹭,害的我等了这么久!”

他在叫。

而这时,在邪神的光柱下,他们几乎看不见别处。

随后,一名站在维哈尼身旁的看守倒下去,维哈尼还没有发觉,而这时,一把匕首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啊!”

“不要叫,否则就让你去见上帝!”

“好的,好的!”

他凶巴巴的表情立刻松弛下来。

“你是谁?”

他下意识地问。

“他叫邪神,你们认识的!还是你让他来给我做助手的呢!”

兰博说。

“邪神!我的天呐!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误会,这都是误会!”

看来邪神在这里还真蛮有名气。

邪神没有杀他,那是因为这是兰博的意思,他们需要借助这个小头目突破下一个关卡。

于是他们混进一群如同来时的行尸走肉里,周围以然黑暗无边,这却成了邪神押解着维哈尼最好的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