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清晨,顾天机呼吸那葬剑冢熟悉的空气,只感觉神清气爽,果然还是在葬剑冢内舒服,外面,麻烦事太多了啊。

  仔细回想一下,自己这一趟,分明仅仅只是去完成一个任务的,结果没想到,竟然意外的碰到了顾元苍老祖真正的墓葬之地。

  葬剑冢内的,的确有老祖石碑,然而葬的却是那些老祖们的佩剑,再加上自己的一缕残魂传承,并不代表着他们的坟墓便葬在这里。

  这是他们留给后辈的传承,对于剑修来说,葬剑便同葬人,也是他们给顾族的一个交代。

  而这次,遇到了顾元苍老祖,也直接去为他完成了遗愿,也无愧于顾元苍老祖当时将他的一切都教给了顾天机。

  顾天机并没有动用自己在断海剑气之上的其他领悟,毕竟那样的话,不够真实,他动用的就是断海剑术,更是从顾天机印象之中顾元苍的神、势、形,来直接模彷复刻出了顾元苍老祖的巅峰一剑!

  我以巅峰对巅峰,这才是真正的公平。

  而对于神元宗,顾天机并没有采用什么极端的手段,对于顾元苍老祖来说,那就是一只蝼蚁,他心中的悲愤仅仅只是因为被一只蝼蚁咬了一口的那一份屈辱感。

  顾天机微微抬眸。

  【您观看日出,顿悟神日剑意。】

  轰隆。

  顾天机的脑海之中,一股极为可怕的剑意陡然涌动开来,宛若在识海之中,有一轮前所未见的超级太阳从海平面上遥遥升起,金灿的阳光化作千丝万缕的神火,似乎要将海洋都生生的蒸发了去,那大日涌现神辉,伟力降落!

  这是……

  顾天机回忆起来,他见过那叶海的东升剑,见过那空寻天的大日东升剑意,然而如今,顾天机的这所谓神日剑意,比之超出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股可怕的至尊之意从那神日之中疯狂涌了下来!

  顾天机感觉。

  东升剑、大日东升剑意、神日剑意,应当都是同一种类型的感悟所演变而成的剑意!

  然而神日剑意,应当是此类型的,极致!

  轰隆!

  顾天机的身上都涌现出了金灿灿的光芒,一丝一缕金色辉煌的太阳光芒,朝着四周散去,此刻的他,犹如一尊上古时代的太阳神,金灿的光辉震动整个葬剑冢,刹那之间,惹人心中震撼,而此刻,顾天机抬起手来,手中迸发一缕炙热,仔细的观看这所谓的神日剑意。

  “同一类型剑意极致,应当可以被称之为大日至高剑意,这种剑意极为稀少,领悟之后,战力将于同阶无敌,只不过修炼起来也更为困难,但是对于我来说,应当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的。”顾天机忍不住点头。

  他的老师是在正一剑宫内。

  而这些也是曾经那位老师与他说的,他没去过正一剑宫,毕竟他体质太过于特殊,担心去了正一剑宫的话,会有一群老怪物会对顾天机动手,影响太大,所以他的老师每年都会来到天玄神朝一次,教导顾天机几日,虽然教导的时日少,但是对于顾天机来说,那位老人对他的恩情依旧很大。

  只不过如今,外人皆说,老师闭关失败,踏入归墟境失败?

  顾天机小的时候便已经天资聪慧,对于修行之事,极有灵性,当时他感觉到老师想要踏入归墟境应当不是什么难事,而且那个时候,老师自己也极有自信,这一点顾天机是知道的,所以,老师突破怎么会失败呢。

  肯定是有人在暗中出手了。

  他眸光微微眯起。

  当初也有人对自己出手,只不过他们显然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借了星斗学宫之手,毕竟自己仅仅只是一只蝼蚁而已,可能未来会很恐怖,对于那些老怪物们来说,可能会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但是现在的顾天机,仅仅只是蝼蚁,为不可闻,卑微如同尘埃,所以他们借刀杀人。

  而正一剑宫,老师也因为教导过自己,而被下了黑手……

  顾天机的目光闪烁杀机。

  葬剑冢都无端的冷了几分。

  总有一日,他要出世,对那些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清算。

  而就在此时。

  忽然葬剑冢外,传来了一道声响,王公公来了,他小心翼翼,恭恭敬敬,走入了葬剑冢后,便直接说道。

  “老奴参见太子殿下。”

  王公公这一次看到顾天机,只感觉顾天机更加深不可测,此刻,他远远望着那盘膝而坐身上不断缭绕着金灿光辉的白衣少年,竟然感觉彷若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悚然感觉,再联想了一下顾天机当日一剑杀穿魏安王朝龙虎阁,那可怕的青年,实在是让他身上止不住的颤抖。

  “王公公,有什么事么?”

  无事不登三宝殿。

  顾天机抬起眼眸来,看向了王公公。

  “启禀太子殿下,天玄神朝威名已出,皇主大人决定开办神朝盛会,震慑周边王朝,如今已筹办的差不多了,皇主大人希望您也能参加,前几日其实我便已来寻您,十七皇子说您不在,所以拖延了些,而神朝盛会已经准备就绪,将会于明日便要展开。”

  神朝盛会么?

  大概是用来震慑周边王朝,展现神朝实力的一场盛会,到时候也会有阅兵、比武等等……

  顾天机点头,随后说道:“王公公,你看着我长大,不必如此拘束。”

  王公公闻言,也是松了口气。

  如今的顾天机给人的压力太大了。

  他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顾天机,还记得当初的顾天机,仅仅只是一个孩子,虽然那个时候便惊艳至极,但是说到底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可现在的顾天机,当真是锋芒毕露,这遮天蔽日的葬剑冢,都挡不住那惊艳的剑道至尊的惊天锋芒。

  “王公公,震慑周边王朝,现在的天玄神朝应该可以轻易做得,可你来寻我了这么多次,是有什么其他事情发生么?”

  寻常之事,不必王公公来通知,派个禁武卫来便可,而王公公亲自来,还来了不止一次,肯定是有什么其他的事要交代。

  一时之间,王公公也忍不住苦笑了一声,随后恭敬说道:“果然瞒不住太子殿下,这次会参加神朝盛会的,不止有王朝。”

  “还有一个获得了神号的神朝,神丰,也派了强者来到了我神朝内,目前目的不明确。”

  神丰?

  顾天机记得这个神号,东域有名的剑王朝,据说在所有的神号王朝之中,可以排进前十,这种实力已经极为可怕,称得上是东域的庞然大物了。

  “前段时间,六大正道被灭,而皇主顺着这条线调查了过去,发现了当初荡魔秘境之事,恐怕与这神丰有着很大的关系。”

  “六大正道的背后,不是星斗学宫么?”

  顾天机有些奇怪,一个东域的神号而已,应当没有资格干涉这种事情吧?

  王公公摇了摇头:“当时多方势力都下场了,星斗学宫也仅仅只是其中一条线而已,而神丰应当也是一些老怪物安插在东域的眼线而已。”

  “六大正道虽然看似集结在一起,但是可能他们背后的人,都不一样。”

  顾天机无奈揉了揉眉心,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东域,竟也能如此暗流涌动,关键是,还都是为了自己来的。

  “所以,在我天玄宣布召开神朝盛会的时候,神丰立刻便出言要来参加,皇主顿时便觉得不对劲,恐怕对方这次来,要么是来调查六大正道覆灭之事,要么就是来调查太子殿下您的情况。”

  顾天机也是听明白了。

  看来,上次星斗学宫降劫于天玄,便已经让很多幕后黑手坐不住开始准备跳出来了啊!

  这次,先是一个神丰,再是一个星斗、还有正一剑宫对他师尊出手的人,顾天机都会与他们一一清算,还有那些幕后的老怪物,顾天机也都要将他们一一揪出来。

  “太子殿下,这次的情况,您怎么看?”王公公询问道。

  其实,他来找顾天机也是有事要询问,是皇主看看顾天机的想法,现在神丰大概率就是冲着顾天机来的,而其实最开始他们是想让顾天机避避风头的。

  但是他们了解顾天机,顾天机肯定不会这么做。

  “父皇了解我的,所以父皇想怎么做?”顾天机回问道。

  王公公压低声音,凑近道。

  “皇主大人今早秘密拟定了一个方桉。”

  嗯?

  “神丰崩溃计划。”

  “神朝逆伐神号,可自封神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