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扑咚一声。

水花四溅。

李新焰跳入池塘之中,几乎快要潜入水底了。

入水冰凉。

好似将这二十多天来的疲倦全都一扫而空。

看着这水底下的一些鱼骨头,脑海里想到了大柳树下的红衣女人莹莹。

这大白天的她应该不会出来的。

上次为了对付于小东,这莹莹可是帮了大忙,为此李新焰也承诺,会保护她的安全,还答应给她翻修新的坟墓。

这么一想,李新焰赶紧浮上水面。

是了。

“倒是给忘记了,帮她翻修新的坟墓了,她该不会生气了吧?”

李新焰微微皱眉。

还真把这事情给忘记了。

“一会儿就去吧。”

李新焰想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后仰着,漂浮在水面上。

脑海里想着事情,渐渐的一股疲倦感袭来。

李新焰直接躺在水面上睡着了。

还打起了呼噜。

实在是太长时间没休息了。

哪怕修炼者,也是扛不住的。

呼噜声响彻池塘。

过了一会儿,赵慧就提着一篮子衣服来到池塘边,见李新焰躺在水面上,还打起了呼噜,赵慧一脸的无语了。

捡起了一个树枝,朝着李新焰扔了过去。

这树枝正好砸在李新焰的那个上面……

“哎呦!”

李新焰立刻惊醒。

看了看在跳板上洗衣服的赵慧,说道:“赵慧姐姐,你干嘛呢?你这也太准了吧?”

“还没见过别人在池塘里游泳,这还能睡着了呢?”

赵慧一边洗衣服,一边看着李新焰说道。

“实在太困了,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李新焰说道。

“要睡觉回家睡去,在这里睡觉像什么话啊?”

赵慧笑了笑问道。

“睡觉是没时间了,等会还有事情要去做。”

李新焰摇头道。

“你一天到晚的,还有多少事情要做啊?”

赵慧问道。

“事情多着呢。”

李新焰摆了摆手:“说了你也不知道。”

“那还不是你也不愿意和我说吗?”

赵慧嘀咕了一声,然后问道:“对了,你消失了这么多天,到底干嘛去了?打你电话也打不通。”

李新焰想到地下世界。

那里要能打得通电话才怪了。

看了看跳板上的赵慧,说道:“不需要打朕的电话,有事情的话,朕会联系你们的。”

“那你也不能和失踪了一样啊,你妈妈多担心你啊。”

赵慧说道。

“你担心吗?”

李新焰笑道。

“我才不担心呢。”

赵慧低下头,嘴里嘀咕道:“担心也没用。”

见到赵慧嘴里不停的嘀咕。

李新焰笑了笑,立刻游到了赵慧的身边,笑着说道:“要不,你也下来洗澡?”

“你干嘛?”

赵慧脸红道:“别胡闹了,让村里人看到了,那可不好,你洗好了就快点上岸吧。”

说着,赵慧拿出肥皂递给李新焰说道:“擦一擦,你这是多久没洗澡了,真是的。”

“行。”

李新焰点头,上了岸。

用肥皂擦了擦。

目光看了看蹲着的赵慧,赵慧这身材蹲在这里洗衣服,那真叫一个吸引人啊。

尤其是这裙子……

洗完澡,上了岸,李新焰帮着赵慧整了整要洗的衣服,两人一起回去。

到了家,李新焰换上一身新的衣服,目光看了看橱柜里的龙袍。

“下次出远门,还是穿你比较好,这样不会臭。”

李新焰抚摸了一下龙袍。

然后立刻来到李铁柱家里,找到李铁柱说道:“李叔。”

“新焰啊,你这一天天的,跑哪里去了?”李铁柱笑道:“人都失踪了?”

“有事去了。”

李新焰笑了笑,说道:“对了,李叔,帮忙找几个人,带上水泥和沙子,去山脚下一趟。”

“干什么?”

李铁柱问道:“翻修坟墓啊?”

“对啊。”

李新焰说道。

“这……这个……”

说起这个,李铁柱感觉有些忌讳,说道:“行吧,正好瓦匠还有几个在弄院墙,去是可以去一趟,不过这玩意别人一般不愿意,你得额外的给钱才行。”

“行啊,你说给多少?”

李新焰问道。

“我看一人给两百吧。”

李铁柱说道。

“行。”

李新焰点头。

随后等着李铁柱带着人准备了一番,这才来到莹莹的坟墓前,立了石碑,写上:莹莹之墓。

顺便把坟墓周围的杂草和竹子全部除掉。

给土坟墓做成水泥的,这样就干净清爽了。

忙完这一切,就到了下午了。

李铁柱看了看李新焰,说道:“新焰啊,这坟墓听说很古老了,你怎么忽然想起来给人家立个碑啊?”

“说起来话长。”

李新焰说道。

“我听老人家说,原本这里不叫大福村,而是和张家村一样,这里叫做李家村。”

李铁柱说道:“当时这里有一个大户人家,这家人就姓李。”

“那大户人家娶了老婆,结果结婚当天,听到别人嚼耳根,说他即将过门的老婆贞洁不在了。”

“这在当时,那可是很严重的问题!”

“大户人家就更讲究了,哪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就对着女人一顿毒打。”

“女人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含着泪水,穿着婚礼服就跳进水里淹死了。”

“从此以后,这大户人家经常出现怪事,后来他们一家受不了,就全部搬走了。”

“然后村子里的人,请来了道士,做了法,后来李家村才改名大福村的。”

李新焰静静的听着李铁柱说完。

然后看着李铁柱笑了笑,说道:“你这个版本和上次听到的不同啊?”

“哪里不同了?”

李铁柱问道。

“上次也是听别人说了这个故事,人家说的是大户人家被害死好几个人。”

李新焰说道。

“这个应该是吧?”

李铁柱点燃一根烟,说道:“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故事就是这么说的,再者说,这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谁也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也都是乱传,传着传着就有不同的版本了。”

李新焰点头道:“也是。”

“这个坟墓,我听说就是那个冤死的新娘的坟墓。”

李铁柱说道:“你怎么会想起来,给人家翻新坟墓了?”

李新焰微微皱眉。

有些事情还不能直接说。

难道告诉李铁柱,自己见过这个新娘吗?

摇了摇头,李新焰笑道:“就算是祈求个平安吧。”

“也是。”

李铁柱点了点头,随后立刻带领施工的几个人离开。

李新焰则是默默的看了看这崭新的坟墓,看了看太阳,言道:“不好意思,拖延到了现在,希望你不要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