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默莱尔早就猜到了,小玉如果在生气的时候选择带上默莱尔,那么只有之三十的概率是想和默莱尔谈谈。

    之七十的概率是小玉又有什么坏主意要拉着默莱尔一起行动,或者想玩默莱尔的手机。

    显然,这里是哥谭,一个绝对不会让小玉感到无聊的城市,每天犯罪率都在全世界排行的前排,仅次于正在打仗的叙利亚和乌克兰。

    哪怕现在有新六区维和者在夜里进行清扫行动,那也只是让哥谭市的犯罪率的数字降了一些,但和其他城市相比,哥谭依然非常危险。

    哥谭发生的犯罪事件通常并不是发生在表面上的,哥谭是座龙潭虎穴,你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你会惹到谁,这也正是哥谭难以改变的事儿。

    罪恶已经根深蒂固了,如果无法将它们彻底铲除,罪恶依然会源源不断的生长。

    总之,气愤且急需找点什么事儿来做,好消磨到晚餐之前那段时间的小玉决定和默莱尔出去晃一圈,如果能端掉□□的一两个洗钱、交易点是最好的。

    至于为什么要把默莱尔抓上来,是因为默莱尔身上带着符咒,要想悄无声息的溜进某些地方,还得‘兔子’和‘蛇’的帮助。

    “把符咒给我。”小玉伸手。

    默莱尔倚着墙,他挑了下眉,不为所动。

    “别吧小玉,你忘了刚才龙叔对你说的什么吗?你就仗着龙叔温柔不打人就胡来是吧?”

    小玉垂下眸,她叹口气,挨着床边虚虚的坐下:“把符咒带出来这件事的确是我的问题,所以我得做点什么让龙叔不那么生气。”

    “你知道你待在这里什么也不做,就是让龙叔消气的最快方法吧。”默莱尔说:“而你要是拿着符咒出去,大概率会让龙叔气上加气。”

    “我知道,但我就是没办法什么也不做,我必须做些什么来证明我并不是只有搞破坏和惹龙叔生气这两种才能。”小玉摆了下手。

    默莱尔盯着小玉,半晌后,他无声地松了口气。

    “你要符咒可以,但你要做什么得带我一起去。”默莱尔最终还是向小玉妥协了。

    闻言,小玉抬起头冲着默莱尔一笑,她的表情并不意外。

    因为小玉知道,默莱尔总会向她妥协,正如默莱尔以往有什么计划告诉小玉之后,小玉也会和默莱尔一起解决一样。

    小玉会不知道为什么默莱尔会把计划告诉她,而不是自己实行吗?

    不过是默莱尔缺个背锅的罢了,小玉信任默莱尔才会愿意和默莱尔一起进行彼此的小计划,就像现在一样。

    “我先提醒,哥谭的坏蛋不像黑手帮里的几个二货那么好对付,他们是真正的、杀人不眨眼、手上沾过无数人鲜血的刽子手。”默莱尔说。

    他刚来哥谭的前半个月里,有好几次都险些被暗算到,他甚至不知道的情况下,是黑影兵团出现为他抵挡了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而默莱尔在哥谭的绝大多数行动里都没有什么技术可言,全靠黑影兵团的人海战术硬拖,硬生生顶着子弹、炮轰突围,那火力快赶上一个连。

    或者默莱尔干脆钻进影子国度里,黑影兵团不用专门去保护默莱尔的话,它们的行动会变得更轻松,三下五除二就能让敌人的武器全面瘫痪,并将□□分子全部抓住。

    默莱尔不会杀了罪犯,首先是这座城市的法律不允许,哪怕默莱尔属于联邦,级别甚至高于佛伯乐(fbi),而fbi的级别已经高于了地区警察。

    但默莱尔作为联邦警探依然需要遵守该市的大部分规则,而杀死罪犯这一条明显是不容触犯的底线条例。

    其次杀死罪犯短时间内或许能让民众感到开心和兴奋,但时间一久,人们希望罪犯去死的兴奋就会变成对面具人和黑影兵团的恐惧和抗拒。

    到那时,不仅是面具人、恐怕全哥谭的蒙面义警都会被牵连。

    “这不是还有你的黑影兵团吗?”小玉耸耸肩。

    “虽然在你手里的黑影兵团没有当初在本女王手下那般强大,但对付普通人还是绰绰有余。”小玉自信满满地说。

    默莱尔嘴角抽了抽:“谢谢你的夸奖。”

    “走吧,我们现在出门晚餐点的时间回来。”小玉说着就准备带着默莱尔翻窗。

    这时,门却突然被推开了。

    是达米安,他臭着一张脸,满脸写着不赞同,看起来和他父亲平日里的表情已有几分相似。

    “你们想去哪儿。”达米安用压低后显得有些危险,像只毒蛇一般的声音嘶嘶的问。

    他的话虽然是疑问句,但他用的语气非常平静,没有任何疑问的意思。

    非常明显,他刚才在门外听完了小玉和默莱尔的大部分对话。

    作为韦恩庄园根本不存在法律的第一守护者,达米安要杜绝一切庄园里可能会让布鲁斯生气的行为。

    默莱尔和小玉偷跑的小计划明显在其中。

    小玉警惕地看了眼达米安,达米安的表情和蓄势待发的动作都让她察觉到危险。

    小玉并不会小看达米安,相反,她知道,达米安非常危险。

    达米安和他们不一样,甚至和他的兄弟们也不一样,他偶尔和兄弟之间攀谈时透露的一些细微动作和表情让小玉清楚,达米安的过去和他的兄弟们不一样。

    达米安身上有着冷凝、凝结成霜一般覆盖在他身上的杀意,那是无法消除的,只是在和家人的相处中令达米安身上的杀意软化。

    当他生气时,或者有需要时,那寒冷的杀意就会再次凝结成有杀伤力的尖霜。

    尽管小玉不清楚达米安・韦恩从何而来,又为何带着森冷的杀意,但这不妨碍小玉觉得他很危险。

    当然,危险是一回事,达米安还能打得过她和默莱尔两个人?

    今天这个韦恩庄园,她是一定要离开。

    小玉小声的对默莱尔说:“怎么办?你弟弟好像生气了。”我们该如何处理他,将他打晕还是给他绑起来丢进浴室里?

    默莱尔连想都没有多想,他安抚小玉说道:“别急,我知道怎么对付达米安。”

    默莱尔严肃着脸向前走了一步,小玉看着动作坚定表情严肃的默莱尔,她愣了一下,随即用欣赏的目光看了眼默莱尔。

    她忍不住夸道:“成晟,你在哥谭真的变了很多。”

    至少以前的默莱尔绝对不会这么勇的去对抗一个自己肯定打不过的家伙,哪怕有黑影兵团会帮助他,默莱尔也不爱做这种事。

    但现在,默莱尔改变了很多,他愿意为了小玉挺身而出,去对抗他的弟弟,他那危险的弟弟。

    达米安危险的眯起眼,警告道:“默莱尔・韦恩,你是要和我作对的意思吗?”

    达米安不想对默莱尔动手,因为蝙蝠侠规定过,庄园里不能内斗,他们平日里的小打小闹就算了。

    但默莱尔现在的姿态显然是要和达米安动手的模样,达米安也不会避战。

    他唯一担心的就是默莱尔要是吃了他一拳就进重症监护室那就惨了。

    “作对?”默莱尔故作疑惑的话语更是把挑衅度拉满了。

    达米安捏紧了拳头。

    “不,你想多了。”默莱尔飞快说,他的语气平静。“之前我不是答应你吗?只要你教哈利防身术,我就给你玩符咒,怎样?要不要跟我和小玉出去晃一圈?”

    达米安即答:“走吧。”

    他收敛了刚才还蓄势待发的杀意、放松了紧绷的身体。

    达米安先是踏进房间,紧接着将头探出房间外,简单的看了看有没有人在偷听他们对话,或者跟踪他。

    很好,没有。

    达米安一把将门关上,随即拿出自己的手机,实时定位的画面。

    “我知道上东区里有罗马人的几个洗钱点,离韦恩岛还算比较近,端掉之后的时间绝对足够我们在晚餐之前回到韦恩庄园。”

    默莱尔凑到达米安身边,盯着达米安的手机。

    “这消息可靠吗?新六区里都没有这消息,那可是之前红头罩留下的资料。”

    “红头罩得了吧,他的消息都是他潜伏伪装进去给别人打工获取的。”

    达米安自信满满的回复:“我这个不一样,这是我窃取刺客联盟内部的信息网得到的。”

    “刺客联盟可不是什么英雄组织,它们和不少罪犯都有交易或是联系。”达米安毫不介意在默莱尔面前揭自己以前组织的短。

    “刺客联盟坏着呢,即使是合作对象,它们也会挖出别的帮派内部的信息,以便更好地拿捏合作对象,就和猫头鹰法庭差不多。”

    默莱尔点头,他自然还是相信达米安的。

    更何况,他们本来就只是出去溜达一圈,能端掉几个洗钱点、销金窝是最好的,端不掉也没关系就当是出去散散心。

    默莱尔本就是为了陪着小玉出去晃一圈。

    小玉看了眼默莱尔,她以为他们的方案是把达米安干倒,结果默莱尔想的是把达米安拉入伙。

    默莱尔来到哥谭之后,好像也没有变化太多。

    小玉默默收回自己刚才心中涌起的一些关于默莱尔像个英雄那样勇敢挡在她面前的感动。

    走之前,达米安还记得提醒换上一身低调一点的衣服,不是他们平日里穿的英雄制服,只是低调一点,不会让人轻易认出身份的服饰。

    拜托,如果是罗宾、t女郎和面具人三人一同出现在哥谭街道上,不出几分钟,布鲁斯・韦恩就先知道他们外出了。

    所以默莱尔只是拜托黑影兵团为他们取来了鸭舌帽和口罩。

    走之前,默莱尔看了眼达米安,达米安满眼都是习以为常,看上去经常溜出去玩的模样。

    默莱尔忍不住问了。

    “蝙蝠侠的乖宝宝也会背着父亲出门?”

    达米安轻飘飘地瞥了眼默莱尔,回答道:“首先,那是龙叔对小玉下的禁止令,又不是蝙蝠侠对我下的。”

    “其次,就算是蝙蝠侠对我下的,那也只会是罗宾不允许出门,达米安・韦恩可是有自由出门权的”才怪。

    在韦恩庄园里,只有大人才拥有自由出行权,也就是迪克、杰森以及即将成年的19岁提姆和拥有自我判断意识的默莱尔。

    噢,现在默莱尔也没有自由出行权了,得益于他那张和布鲁斯有七分相似的脸和布鲁斯对他身份的认同。

    在哥谭这座龙潭虎穴里,所有人都盯着韦恩家族,再加上默莱尔长得一副就很柔弱的模样,很容易让罪犯动恻隐之心,比如绑架他之类的。

    而年仅十二岁的达米安更没有自由出行权。

    他的年龄小是其一,其二是因为以前达米安经常偷溜出去,惹下一堆乱子。

    是的,达米安之前也不是蝙蝠侠的乖小孩。

    他刚来哥谭的第一件事,便是将蝙蝠侠当时的罗宾鸟,也就是提姆德雷克给揍了一顿。

    紧接着,达米安为了能让蝙蝠侠承认自己、认同自己,将罗宾的位置交给他担任。

    达米安三天两头的偷跑出去,他像一只愤怒的小兽在哥谭乱闯,砍伤了不少哥谭的罪犯。

    甚至,达米安为了证明自己去找小丑麻烦,幸好蝙蝠侠在达米安走进小丑精心设下的必死陷阱之前将达米安拎了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事情,达米安也逐渐改变了自己的行为,他也意识到不杀人的蝙蝠侠是真正的英雄。

    自那之后,达米安的脾气便收敛了不少,也不再因为蝙蝠侠不将罗宾制服交给他而感到愤怒和焦虑。

    而随着红罗宾决定单飞,达米安终于拿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罗宾制服,一穿就是现在。

    所以,达米安以前也是个叛逆的崽,现在叛逆一下也不是不行。

    总不能放任默莱尔和小玉两个人出去乱晃吧,达米安认为自己作为唯一靠得住的人应该盯着他们两不让他们两乱来。

    这绝对和他想玩符咒没有半毛钱关系,绝对!

    总之偷偷翻窗使用兔符咒的力量离开韦恩庄园的三个人来到了达米安信息记载里罗马人销金窝的位置。

    这地方看起来就是一栋很普通、常见的办公楼。

    但当他们踏上前往销金窝那层的电梯时便清楚的知道这里绝对是销金窝。

    因为电梯已经脏乱到看起来有半年没有清理过的样子,而这里处于繁华的上东区,上东区的区长对卫生的要求非常严格。

    像这样电梯半年没人清理依然在运作的情况,大概率是有人往检察官塞了钱,避开了每个月一次的检查。

    这很显然是在进行一些违法的事情。

    而销金窝里的罪犯们也非常警惕,当他们注意到电梯在动,而他们全员都在,这很明显是有人盯上了他们,来找他们的麻烦。

    这栋办公楼里不仅有罗马人的销金窝,还有一些比较贫困的工作室、公司开在里边。

    这栋办公楼非常老旧,地理位置也不算好,但它的价格便宜,最适合一些小作坊或者资金周转不佳的公司使用。

    这些公司、小作坊也清楚这栋大楼里大概是有某个帮派的据点或者别的什么,因为这栋大楼的十四层并不在电梯的范围。

    罗马人的销金窝有自己专属的电梯,只能通往十四层,所以也很好检测是否有敌人侵入。

    当他们全员到齐的时候,电梯突然动了,这不就是很简单的道理吗?

    销金窝的两个门卫立刻端好枪瞄准了电梯,只要电梯门一开,他们就开枪把入侵者扫成筛子。

    叮咚。

    是电梯门缓缓打开。

    暴徒紧盯着电梯,手指压在扳机上,做好攻击的准备。

    然而,电梯门开了,却是空无一人,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算得上急促的风。

    暴徒一只手捏着枪,另一只手疑惑的摸了摸脸。“我刚才怎么感觉到有风?”

    另一位暴徒也有些疑惑,但他很快就说服了自己。

    “正常的,电梯里没人肯定会带起风,大概是某个贪玩的小孩儿按了电梯然后跑了吧。”

    暴徒啐了一口,他骂骂咧咧地说:“这些死阿妈阿婆管不好小孩儿是吧,等哪天自家小孩儿没了才知道哭,到时候找蝙蝠侠都没用。”

    突然,暴徒感觉有人好像在用手指碰他的脸。

    他非常自然地以为是身边的同伴在戳弄他,暴徒下意识的转头:“干嘛?”

    下秒便是迎面的一个棒击。

    打倒门外的两个暴徒后,三个人的身影出现在销金窝门口,他们刚才用蛇让自己隐身,紧接着用兔子快速穿越了走廊这段距离。

    “给我兔子,我一个人就能摆平他们。”达米安兴冲冲地说。

    默莱尔将手中的兔符咒拿给达米安,默莱尔从来都不是什么不信守诺言的人,既然他答应了会把符咒给达米安用,自然就会把符咒给达米安。

    小玉则挑走了蛇符咒,蛇和兔子无一例外是潜行的好伙伴。

    见他们挑走了最好的两枚符咒,默莱尔也不能挑极具杀伤力的龙或者猪,索性他拿起牛符咒。

    “走吧,去让这些罗马人的走狗见识见识我们有多厉害。”

    接下来的事儿就很轻松了,销金窝里虽然人人都配备了武器,但绝大多数都是文职人员,他们连保险栓在哪儿都不知道,更别提开枪了。

    大概半个小时时间,里面的人员就全被他们清理干净了,默莱尔还记得弄掉监控,然后让黑影兵团将这些钱拿回去。

    达米安对默莱尔行为感到非常不耻,他以为有了蝙蝠侠进行资金支持的默莱尔不会再表现得像个没见过钱的乡巴佬,但默莱尔依然那样。

    默莱尔也非常理直气壮的表示,如果他们不把销金窝里的资金和数据拿走,一般只会有两种下场。

    第一是被罗马人的手下赶来带走并消除证据,第二是被警察私吞,指望哥谭的警察会把这些钱上交政府?

    得了吧,他们都快是自己的政府了。

    当然,并不是指哥谭警局里没有好警察,有好警察,但与坏警察相比,坏警察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而人们最原始的便是贪婪,看起来这只是一笔销金窝的赃款,但里面饱含的东西太多了,詹姆斯・戈登局长可以命令下级将钱全部上缴。

    但难免会引发不满,而坏警察会做的事,你想都想不到,他们很可能会出卖警局,将这个情报卖给别的□□,仅为了分羹一勺。

    这在哥谭并不少见。

    所以说,将这笔钱放在默莱尔、在新六区的管理下才是最安全的,默莱尔又不会私吞这笔钱,这些钱是真真正正的充公成为了新六区的运作资金。

    是因为有了资金,才能让新六区每晚能出现在哥谭的大街小巷帮助那些受到犯罪伤害的无辜群众。

    为了让这个基地彻底失去运作的能力,默莱尔还用棍棒对着设施一顿打砸,然后因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反弹回来反倒是自己摔了一跤。

    丢人,非常丢人。

    接连砸了附近的两三个不同帮派的销金窝后,三个人决定休息一下,在路边吃个甜筒什么的,主要是默莱尔又想吃甜筒了。

    他至少要吃两个香草和草莓的双色冰淇淋球才能缓解刚才摔跤后的难过。

    虽然哥谭的治安不太好,但是哥谭小贩卖的甜筒是真的很好吃。

    这也就是拉苏、阿奋和周每次被瓦龙发配出来找事儿时大概率都会在街上溜达吃甜筒的原因。

    默莱尔和小玉一眼就认出了三人组,他们两隔着一条街盯着对面倚着墙壁吃甜筒的三人组。

    与此同时,拉苏、阿奋和周也抬头与默莱尔和小玉对视上。

    哪怕小玉和默莱尔戴着鸭舌帽和口罩,他们依然从对7年老对手的熟悉程度和那两双时常出现在他们噩梦里的双眼认出了两人的身份。

    成小玉和成晟。

    三人组的脑袋像是被锤子猛地敲中后脑勺,嘴里的甜筒再也不香了,他们怔怔的看着默莱尔和小玉,就像是看见了来索命的阎王。

    吃个甜筒还能碰上宿敌。

    不,真的能算宿敌吗?他们或许把龙小组、成家当做宿敌,但成家和龙小组还真不一定看的上他们。

    毕竟龙小组对抗的是远古恶魔什么的,而他们呢?他们只是三个经常被当枪使和用来体现龙小组有多么强大的龙套混混,连反派都算不上。

    前段时间哥谭还只有成晟一个呢,怎么这才过了多久,成小玉也来哥谭了,放大了想,不会成龙也在哥谭吧?

    先不提成龙,光成小玉和成晟双剑合璧就够闹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