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黑雾中发出了诡异的笑声,只是那声音听起来有几分虚弱,似乎是受伤了的缘故。

    那黑雾之中出现了一个瘦的像副髅的男人,脸皮干枯的贴在脸上,上面还有一道道黑色的印痕,看上去诡异又丑陋。

    仔细看,这个男人还有几分熟悉,眉眼中居然有几分火炽的影子。

    再想到江南刚才的喊出的名字,他的身份不言而喻。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火炽变成了这副不人不妖不鬼的模样,几人还是非常诧异。

    上次见到火炽时候,他明明还不是这个样子,才短短几天时间,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这个疑问同时出现在所有人的脑海中。

    江南猜测,火炽可能是修炼了什么邪术,然后受到了什么反噬,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火烈看着火炽的样子,眼神里闪现出狠意:“火炽,外面那些白骨,跟你有没有关系?”

    火炽阴森森的笑着,面对火烈的质问,他直接承认了。

    “没错,是我做的,你应该不知道吧,那些都是火族的女妖,还有很多是你身边的女妖呢,只可惜你现在看到的她们,已经变成一堆骨头了,哈哈哈。”

    闻言,火烈双眼暴突,愤怒瞬间席卷了他的理智。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们并没有得罪过你,同为火族,你为何要这样对待她们?”火烈气愤的质问道。

    火炽的手慢慢抬起,他们这才发现,他的手上也有一道道黑色的印痕,不止是手上,露出来的皮肤上,都有黑色印痕的痕迹,要是没料错的话,他应该全身都是这个古怪诡异的黑色印痕了。

    火炽的手在脸上轻抚了几下,神色扭曲看着有些渗人,他阴沉的说道:“她们当然没有得罪我,跟我无冤无仇,要怪就怪她们是火族的臣民吧,我修炼的功法需要我吸食她们的妖气,要不是有她们,说不定本王现在已经变成了废物了呢。”

    火炽的话让在场的人不寒而栗。

    遇到火炽前,他们都预想过火炽利用魔晶种修炼,却没想到他还用了这么恶毒邪恶的方法来修炼,甚至连火族的那些女妖都不放过。

    想起通道里的累累白骨,难以想象有多少女妖惨死在他的手中。

    其中,最愤怒的莫过于火烈了。

    火烈眼中闪烁着怒火,几乎要将对面的火炽烧成灰烬。

    “我竟然不知道,你私下修炼了如此恶毒的邪术,居然还以火族的女妖来修炼,最可笑的是你竟然还想成为火族的大王,如此对待火族的子明,你配吗?”

    火烈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着。

    他为了坐上火族大王的位置虽然也使用了一些手段,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伤害火族的子明,这万年来,也是想尽办法让火族变得更加的强大。

    身为火族的统领着,他对火族的妖们已经有了责任了。

    所以火炽的所作所为才会让他如此愤怒,恨不得马上杀了他。

    火炽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本王的身份本就比他们高,身为子明,为本王的修为付出生命是她们的荣幸。”

    他说着,阴冷的目光落在了安邦的身上,带着满满的恨意。

    “安邦,若不是你当初废了本王,本王也不会沦落至此,需要依靠这样的方法来修炼,不过也好,本王用这样的方法修炼修为来的更快,很快,本王就会比你们所有人都强大!”

    安邦看火炽状若癫狂的样子暗暗拧眉。

    “早知道你现在成了这样的祸害,当初本座就应该直接杀了你,让你跟你的父亲一起死去。”他冷漠的说道。

    火炽闻言,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神色变得疯狂了起来。

    “啊啊啊,我要杀你了,我一定要杀了你!”

    他说着,再次化作一团黑雾,直直的冲向安邦。

    可惜他已经受了伤,这样的攻势并没有对安邦造成什么伤害,反而挨了安邦一掌,狼狈的倒在了地上。

    火炽仇恨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忽然他诡异的一笑:“是你们逼本王的,那就别怪本王不客气了。”

    他话音刚落,半空中猛地出现几枚黑色的魔晶种,猝不及防的射向他们。

    江南早就在他冲向安邦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了。

    实在是他冲过去的方向和角度太过诡异,就像是刻意冲到那个位置一样。

    火炽平白冲到这个地方还被安邦打了一掌,肯定另有他的阴谋,江南早就暗暗的设下了防备。

    此时看到这些魔晶种闪着诡异的光出现,他立即明白了火炽的意图。

    “糟了,他要给我们种下魔晶种!”安邦厉声喝道。

    火炽踉跄站起身,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不过已经晚了!”

    他说完,瘦成枯枝的手猛地一挥,霎时半空中忽然出现一个阵法,几人的力量顿时被阵法给限制住了。

    “束魔阵,没想到你连束魔阵都用上了。”火烈眉头紧拧,诧异又愤怒的瞪着他。

    束魔阵,要以自身一半的修为来设阵,阵成之时可以让阵法中的所有人失去战斗力。

    不过这个阵法需要用修为来作为阵眼,不管是人类,还是妖,修炼都极为困难,修为更是重中之重,就算束魔阵有这么大的威力,也极少有人或者妖用修为来设阵。

    “疯了,你真是疯了!”白浩明恨不得冲出去弄死火炽。

    火炽目光贪婪的从他们的身上扫过。

    “你们还是别浪费力气挣扎了,在束魔阵中,你们的力量都被封住了,只能任由我揉搓捏扁,设束魔阵这点修为算什么,我只要把这些魔晶种种入你们体内,你们的修为就都是我的了。”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安邦沉声说道。

    “没错,不然我把你们引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自然是为了你们的修为。”火炽神色癫狂的说道。

    江南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火炽的目光落到了江南的身上:“本王本以为你区区一个人类不足畏惧,可没想到你比他们都强,居然把火撒冥给废了,那就先从你开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