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你……你……你……”

    门窗紧锁, 也没有丝毫开动的迹象,朦胧的身影却像鬼一般突然出现,谢敛惊骇的声音都变了, “你……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你觉得呢?”那声音嘶哑,苍老,拖着长长的尾音, 还一颤一颤, 就好像是从地狱当中爬上来的恶鬼, 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我不认识你啊!”谢敛几乎都快要哭出了声, “我没有害死过人,要报仇, 你去找害了你的那个人啊!你来找我干什么?”

    “谁说你不是我的仇人呢?”嘶哑嘲哳的声音当中似乎带着丝丝缕缕的鬼气, 冰冷的气息喷洒下来, 让谢敛感到了一股渗入骨髓的冷。

    “你是谁?你究竟是谁?”谢敛双手死死的抱着自己的身体,双眼睛瞪得老大, 里面充满了恐惧, “冤有头, 债有主,我从来都没有害过人,你找错了, ”

    说到这里, 谢敛有些声嘶力竭的嘶吼出声, “你真的找错了!”

    “是吗?”那诡异的人影再次开口,谢敛竟然从当中听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如此, 你可看清楚了?”

    黑色的雾气缓缓消散, 最后露出了一张年轻却又苍白无比的脸。

    而这张脸, 谢敛打死都不会忘记。

    “温……温书承?!”

    当看清了眼前的人影的模样的时候,谢敛几乎是目眦欲裂,恐惧在这一刻席卷了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神经,整个头皮都在发麻。

    浓密的黑雾萦绕在眼前这个人的周身,他的身体飘忽不定,几乎接近透明。

    这让谢敛感到害怕的是,眼前这人没有双腿,躯干以下全部都是浓烈到了极致的雾气,就好像凭空飘荡在了房间里一样。

    “鬼啊――”

    谢敛大叫一声,感到了惊恐万分,他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后背死死的贴着墙壁,随手抓过一旁的椅子挡在自己的身前,身子不断的颤抖着。

    “不要过来……”

    “啧,”云励寒微微撇了撇嘴,深邃的眼眸中染上了一抹鄙夷的神色,原本以为能做出那般陷害温书承的事情的谢敛应该是一个胆大妄为的角色,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不经吓。

    只不过是装鬼露了个面而已,谢敛的魂都快要被吓飞了。

    “你……你不是温家走丢了的儿子吗?”谢敛双手抱着椅子,哆哆嗦嗦的开口,“为……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你死了吗?”

    “不然呢?”云励寒反问道,深邃的眸子直勾勾地望着他,“我那么绝望的从楼上跳了下来,你却成为了顶流好不快活,谢敛,你不怕遭报应吗?”

    “不关我的事!”谢敛被这双冰冷的眼眸看得寒毛倒竖,只觉得心中一片寒冷,他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嘴唇颤抖着开口,“不是我要害你的,我只是被推出来的一颗棋子而已,你要报仇,也不应该找我呀!”

    云励寒缓缓靠近了他,“是谁?”

    温书承是一个孤儿,没有丝毫的身份背景,谢敛也不遑多让,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家庭而已,他绝对没有能力设计出那样一场逼真的抢劫案。

    这背后必然有一个身份地位极高的存在,但云励寒至今也没有弄清楚,温书承只是在选秀节目当中大放异彩而已,即使是挡了某些人的路,却也不至于被迫害成这个样子。

    这其中,定然还存在着一些他所不知道的缘由。

    谢敛感觉有一种无形的东西贴在了他的脖颈处,吹着一股阴冷的风,让他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我不知道,”谢敛大张着嘴,两眼睁圆,眸子当中全然都是慌乱和恐惧,“我只是被他们推出来的棋子而已,我真的不知道谁才是幕后黑手。”

    说完这话的谢敛用力咽了咽口水,想到之前见过的那人,心肝都不由得跟着颤抖。

    谢敛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人是厉鬼的化身,他只有隐藏住幕后那人的身份,或许凭借这个还有活下来的可能,一但他和盘托出,势必会被历鬼吞吃入腹。

    谢敛自以为自己隐藏的很深,但云励寒却早已看穿了他全部的伪装,他微微叹了口气,“既然你不愿意配合,那就不要怪我了。”

    谢敛努力缩了缩身子,只感到一股凉意直冲天灵盖,几乎快要将他的头皮给冻落下来,“你……你想要干什么?”

    云励寒勾唇一笑,只缓缓吐露出两个字眼来,“你猜?”

    “我不管你要做什么,”谢敛努力咬着后槽牙,“我是真的不知道,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算了,”云励寒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指尖微微一晃,一道如头发丝一般粗细的灵力就打入了谢敛的身体。

    刹那之间,谢敛感觉自己的身体奇痒难耐,一阵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全身上下的经脉当中一直传递到头皮,仿佛有千万只蚂蚁不断地在他的骨头里噬咬穿行。

    骨头寸寸断裂,血肉丝丝溶解,灵力随着谢敛的动作在他的体内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使得谢敛不断的发出阵阵哀嚎,五官因为极致的痛苦而变得无比的扭曲,被粉丝吹做神颜的面容彻底的崩溃,只剩下一片狰狞。

    他四肢扭曲的交叠在一起,在地上不断地打着滚,试图想要把痛苦的感觉驱除体外,但直到他雪白的衬衫上沾满了灰尘,笔挺的西装裤变得皱皱巴巴,像是从垃圾站里捡来的烂菜叶子一样,都始终没有把这种感觉压下去。

    那种被万虫噬咬的感觉越来越重,每一个细胞都在发生着抗议。

    谢敛再也忍受不住,双手开始不断的挠着自己的身体,但那种痛仰的感觉却是深入了他的骨子里,无论他用尽了多大的力气,即使是用那并不尖锐的指甲将浑身上下所有的皮肤都挠得鲜血淋漓,那种难以言说的痛苦的感觉,却始终挥之不去。

    泪水淌满了他的整张脸,谢敛惊恐又无助,几乎魂飞魄散。

    谢敛语无伦次的开口求饶,牙齿把口腔内壁咬出了殷红的血,“让我死……你让我死吧!我求求你了?”

    “想死?” 云励寒抬腿踹了踹他,将谢敛翻了个面,居高临下的望着他,“可没有那么容易。”

    阴森诡异的气息不断的冲击在谢敛的身上,瞪大的双眸当中倒映出冰冷的鬼影,谢敛死死的咬着牙关,“你究竟要怎样才肯放了我?”

    云励寒神色不变,懒洋洋的带着几分不耐烦的声音响起,“那你要说吗?”

    “我说!我说!”谢敛重重的打了一个哆嗦,几乎魂飞魄散,他的咬牙坚持在生不如死的痛苦当中土崩瓦解。

    云励寒抬手收回了灵气,冷声道,“快点!”

    终于从密密麻麻的痛苦当中解脱出来的谢敛宛若一摊烂泥一样的瘫倒在地上,他整个人好像是从水里刚刚捞出来的一样,浑身上下全部都被冷汗给浸透了,衣摆上还在不断的往下滴落着汗水。

    “嘀嗒――”

    “嘀嗒――”

    水滴砸在地面上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的清晰。

    “我说,我说,”谢敛身形颤抖着,什么死不死的通通被他抛之了脑后,就算眼前这个鬼顷刻间就会杀了他,他也顾不得那些后果了。

    那种万虫噬心的痛苦,他再也不想承受第二遍。

    “是许总,慧心娱乐的许慕离,”谢敛满含恨意的声音传出,“这一切真的和我无关,我就是一个被他们拉出来挡在前面的棋子而已,全部都是许慕离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