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秘密通道?”那个半透明的人影有些惊奇道。

“在哪里?”她继续问道。

“这个我就不能现在告诉你了。”

陈凡看着对方,缓缓说道。

后者也明白,陈凡肯定不可能现在告诉她,那是陈凡和她谈判的底牌。

“希望你能确定那隧道真的可以把我带出去,否则在最后一刻,我一定会给你打一个低分。”

“我也不会拿我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陈凡道。

之后,那人影边没有在说话,而是随着一阵空间的波动,再次消失了。

陈凡则是赶紧看起了手中的那本日记。

翻开泛黄的日记本,发现上面只写了很少的几句话。

第一页:

“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除了这句话外,还有几个随便乱画的线团。

第二页:

“这里是哪?我怎么会到了这?我记得我好像……不!不!”

这一张纸上的字迹很潦草,而且明显像是没有写完一样,只是似乎写日记的人想起了什么事情,情绪异常激动,然后再也写不下去了。

第三页:

“真的不敢相信,我竟然已经死了,这里就是死后的世界吗?”

看到了这里,陈凡一惊。

似乎仅仅第三页,她就已经进入到了惊悚世界。

她是死后来到了惊悚世界,还是被惊悚游戏送进了惊悚世界?

陈凡有些疑惑。

不会,如果是死后或者被惊悚游戏送进了惊悚世界,那她的这本日记是哪来的,普通的东西可是带不进惊悚世界来的。

除非这日记本本身就是一件鬼物。

陈凡看了看手里的日记本。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几率真的太小了。

陈凡放下心中的这个疑惑,继续往下看去。

第四页:

“荒漠,到处都是荒漠,不过我现在已经是鬼了,似乎也不用害怕渴死饿死了,只是饥渴带来的痛苦以及孤单还是依旧,我难道以后都要再这里了吗?”

陈凡接着往下看。

第五页:

“我发现了一个叫作夜之城的地方,这里是这一片荒漠中唯一的城市,我很开心,即便是鬼,也比什么都没有的虚无要好,或许我在这里能交到一些朋友。”

然而当陈凡再往下翻的时候,却没有这样一页一页记录的日记了,大部分都是空白,只有最后一页上,写了一句话:

“我要离开这,报仇。”

这是什么意思?

陈凡眯了眯眼睛。

离开这,肯定是精神病院,或者很大可能是精神病院,关键是后面这个报仇。

她要找谁报仇?

如果弄明白了这个,或许就能更容易的获得高分。

“先不管了,还是去看看那个秘密通道到底怎么样。”

陈凡收起笔记本,又拿出了之前老人给他的那个地图。

如果能把210里面的鬼送出这个精神病院,那么也就不用问她到底想找谁报仇了,反正自己只要拿到高分就行。

而送她出去,就能拿到高分。

这第一天的任务,陈凡总算是全部完成了,他松了一口气。

剩下的,就是去考察考察那个秘密通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很快,陈凡便来到了那老人地图所指的地方。

是这座精神病院里的一处仓库。

但是这座仓库的造型非常不一般,整体都是由金属的墙面打造的。

“如果只是一座普通的仓库的话,完全不用花费如此大的功夫建造成这样。”陈凡心中暗道。

他刚想拉开仓库厚重的大门进去,却忽然想起了袁飞的话。

思考了几秒,他缩回了伸出去准备拉开仓库大门的手,转而拿出了手机。

拨通了袁飞的电话。

他所用的手机是惊悚世界里专用的手机。

“也不知道在这里能不能拨通……”

毕竟这里属于惊悚世界里面的莽荒地带,就像是人类世界的荒漠之中一样,如果这个手机和人类世界的手机是用同样的工作原理的话,那这里真不一定有信号。



但是好在,手机打通了。

“喂?凡哥什么事?”那边传来了袁飞慵懒的声音。

“我要去看看那个秘密通道,你要一起来吗?”陈凡问道。

之前袁飞已经再三告诉陈凡了,如果他要去看那个秘密通道的话,一定要叫他一起,防止有什么危险。

一听陈凡的话,袁飞语气中慵懒的声音顿时一扫而空,立马喊道:

“去去去,你在哪?”

陈凡将自己的所在地告诉了袁飞后,后者表示,自己一分钟就能到。

事实上他比一分钟还要早一点就到了陈凡所说的地方。

“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陈凡先问道。

袁飞此刻已经面带微笑:“幸亏在食堂遇到那个不开眼的鬼,让我完成了最难完成的那个任务,现在来说今天的任务是完成了。”

陈凡这才点点头。

如果袁飞还有自己的任务没有完成,硬要来帮自己的话,他是不会同意的。

“行,一会小心点。”陈凡看了一眼袁飞道。

“放心吧!”后者嘿嘿笑了笑。

随即,陈凡便拉开了面前沉重的铁门。

好在他的力量比常人强很多,还不算费力。

仓库之中黑漆漆的,只能隐约看到一些东西的轮廓。

“艹,这精神病院看起来营收不行啊,连个灯都不舍得开?”袁飞直接吐槽道。

陈凡则是直接拿出了之前的屏障球。

这东西既能给两个人提供防护,又能发出光亮照亮。

有了光之后,陈凡和袁飞两人不约而同的眼神一动。

这里面存放了很多物资,但是物资已经覆盖了厚厚的灰尘和蜘蛛网,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动过了。

不过地面上,有很多覆盖灰尘深浅不一的脚印。

这些脚印一直从大门口延伸到里面光照不到的地方。

袁飞眯了眯眼睛:“这里的脚印还挺多的,而且上面的灰尘深浅不一样,应该是不同时间留下来的。”

陈凡看着这些脚印,忽然说道:“但是这些脚印,只有进去的,却没有出来的。”

陈凡的一番话,让袁飞一惊。

他连忙又仔细的看了看地上的脚印。

发现地上的这些脚印虽然多,但确实是只有走进去的,没有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