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听到了这个要求,陈凡有些吃惊。

“你的这个要求似乎有点难度。”陈凡直接道

“那看起来你也和其他那些人类一样,都是无聊的人。”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陈凡没有立刻回答,因为他很清楚对方这个要求的难度将会有多大。

“给我一些考虑的时间。”陈凡回答道。

“随便你。”

那声音懒洋洋的回答了一声,接着便消失不见了。

陈凡又再次打量了面前的房间一番。

这个房间尽管都差不多,但也还是能从一些物品的不同上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比如老人鬼那里有很多柜子,沙克的房间中有一个玩具箱,而陈凡现在就想看看在一个房间中有什么特殊的东西。

陈凡很快便在墙角那个地方发现了一个日记本。

他直接走向了那个日记本。

此时那道声音再一次响起:

“你想干什么?”

陈帆停住脚步,看着那本日记缓缓说道:

“那个本子上的东西能给我看一看吗?”

“做梦。”那声音立刻回答道。

“怎么才能让你把那本子上的东西给我看?”陈凡继续问到。

“如果你能做到我刚刚说的那个要求的话,我就可以把这个本子给你看。”

一番交流,让陈凡再次陷入无语。

离开了210房间之后,陈凡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次的收获虽然不能算多,但总算也有了点收获。

首先可以确定起码有一个办法能让210里面的家伙给自己打一个高分,另外还有那本不知道记载着什么的日记,无论上面是什么,看起来似乎对210住户非常重要的样子。

陈凡迅速总结好了这次的收获。

“你说什么?不就是一份盒饭吗?快给老子!”

而这时,陈凡忽然听到远处的走廊里传来一阵吼声。

而且这好像他听起来似乎还有一点耳熟。

陈凡微微眯了眯眼睛,不对,这已经不是耳熟了,这他妈就是袁飞呀!

陈凡赶紧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他怕袁飞在这里惹事儿。

随着陈凡越走越近,他发现这声音竟然是从2楼的食堂里传出来的。

他一进食堂的门,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袁飞竟然一手扯着那负责打饭鬼,一手拿着一个空饭盒。

“啊,怎么回事?怎么说都不行是吧?有钱你都不赚?”袁飞吼道。

而那个打饭的鬼此刻已经彻底懵逼了,他估计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类敢这样对他。



“我……我……”

“你你什么你呀?你就是厨师,厨师的职责就是他妈做饭,这是有哪条规则规定你不能卖饭给这里的客人吗?”

那打饭的鬼刚想说话便被袁飞直接给怼了回去。

“好,那你说你想要什么?”那打饭的鬼似乎被袁飞烦的不行,终于妥协了。

哦,看来这里面的一些规矩是这个打饭的鬼私自定的?

陈凡的目光微微一动。

如果袁飞可以用这种手法逼着打饭鬼给他饭,那自己能不能也用这种方法?

陈凡的脑子活跃了起来。

餐厅当中那打饭的鬼,很不情愿的为袁飞打了一份盒饭。

袁飞立马抢过饭盒笑嘻嘻道:“嗯,这才对嘛,这才是个好厨子。”

此时,陈凡缓缓走进了食堂之中。

袁飞转头看到陈凡之后,立刻喜笑颜开。

“凡哥你也来食堂吗?你要什么我让这个厨子给你打。”

陈凡笑着摇摇头:“不用了,你已经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提示了。”

说着特意转头看了那打饭的鬼一眼,后者则是立刻下了一个激灵。

因为他很清楚陈凡的实力。

陈凡没有去管那打饭的鬼在想什么,而是看向了袁飞,缓缓说道:“任务做的怎么样了?”

“别提了,我伺候的那几位爷,一个比一个难伺候。袁飞摆了摆手道。”

陈凡:“怎么,你有什么难处吗?”

袁飞:“你别说这还真有,我这儿有一个gay鬼,他居然让我帮他找一个男朋友。”

这个要求把陈凡听的一愣。

还有这种要求,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那你准备怎么完成这个任务?”陈凡好奇道。

“那谁知道,反正我是不会把我的屁股给他的,现在我进他那个地方都不敢把屁股面对着他。”袁飞骂道。

听完袁飞的话,陈凡真是哭笑不得。

就在陈凡和袁飞谈话的时候,又有一人走进了食堂内。

陈凡和袁飞顿时转头看去。

只见来的人是一个30多岁的高大黑影。

“你们两个给我滚开!别挡着老子买饭。”那黑影瞥了一眼陈凡和袁飞后骂道。

他是这栋精神病院的一个安保人员,只不过恰巧没有见过陈凡,不知道陈凡是怎么干掉保安队长的。

所以把他当做了普通人类,而在这里人类对他们而言只是最低贱的生物。

陈凡和袁飞顿时互相看了一眼。

这不就是送上门的吗!

两个人立刻转头看向了那个高大的黑影,而且还嘿嘿的笑了笑。

那人也被裁判和袁飞弄得有些懵,又骂道:“小兔崽子,赶紧给我滚开!”

不过陈法案和袁飞可没有半点害怕,脸上反倒是露出了一种看见猎物般的欣喜。

随即二人直接冲着那高大的黑影扑了过去。

餐厅之中顿时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不过这阵打斗声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差不多半分钟后,陈凡和袁飞便拎着这个巨大的黑影走出了餐厅。

“二位二位大爷,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此时的那黑影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

陈凡看了他一眼笑道:“给你介绍一位好朋友。”

“好,好朋友,什么好朋友?”那鬼一脸疑惑道。

二人很快便带着那鬼到了陈到了袁飞所负责的那栋房间前。

看着这种病房,那黑影的脸色顿时一变,他也知道这座病房里有什么。

“不我不要进去,这里面的鬼是个gay!”那鬼厉厉声喊道。

不过陈凡和袁飞可根本没有管他,把门一开,直接把手中的巨大黑影扔进了房间里。

很快,里面就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屁股,我的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