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罗云清回来的消息很快就在余都传开了。

    他身为貔貅至尊的传承者,前往边关历练,如今废掉回来,这件事情根本瞒不住。

    罗家府邸内。

    罗云清在自己的房间内,他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了。

    从边关被带回来就没醒过来过。

    家里的几株圣药都给他服用了一遍,但根本没用,无法弥补他干涸的本源。

    各大家族都来慰问过了。

    罗云清好歹是貔貅至尊的传承者,  还和皇家公主有婚约在身,纵使如今被废掉,也无人敢造次。

    至少,在罗云清还没死掉的这两天内,各大家族是很安分的。

    傍晚。

    罗云清终于醒了。

    一直守在他床榻边的小巧和罗云荷第一时间发现的。

    “哥,你终于醒了。”罗云荷眼睛通红,  这两天她就没停止哭泣过。

    “公子,你感觉还好吗?”小巧立刻上前来,将罗云清搀扶起来,也是眼睛通红的问道。

    此时,罗云清是一脸懵。

    他记得一切,脑海中各种画面如同幻灯片一样接连不断的闪过。

    蓝星,东岩城,边关,十大位面。

    他全都记得,也明白自身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三世劫!

    他在真身经历三世劫。

    踏入雷池,净化掉一切因果后,一个更大的因果也来了。

    丝丝缕缕,三世因果堆砌成的他自身一切,需要去渡。

    这是真正的生死劫。

    三世过往早就了他现在的一切,真的全部斩断,净化,  那他自身就是会面临这样一个结果。

    本源耗尽,身死道消。

    “水。”

    被小巧扶起来后,  罗云清声音虚弱的说道。

    罗云荷立刻就端来了一碗凉茶,轻轻送到罗云清嘴边,喂他喝下。

    “哥!你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罗云荷喂着罗云清喝下一碗凉茶后,  忍不住问道。

    此时,罗云清感觉好了不少。

    他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我没事,有些事情需要我去做抉择,关乎生死,可我不想妥协。”

    罗云荷立刻又哭了,她轻轻的摇晃着罗云清的手臂,开口道:“哥!你不要倔强好不好,有什么能比活着更重要?你先活下来再说其他的好不好。”

    罗云清再次摇了摇头,出声道:“云荷,巧儿。你们带我出去走走好不好?”

    “嗯。”

    “好。”

    ...

    在两人的搀扶下,罗云清走出了房间。

    此时临近傍晚,府邸内到处已经亮起灯火。

    罗义堂和柳氏在正厅招待宾客,他们还不知道罗云清已经醒了。

    “小清子!”

    “主人!”

    守在门外面的大黑狗和小黑,见房门打开,都是回头看来,看到罗云清醒了,  立刻爬起身奔了过来。

    大黑狗更是立刻出声道:“小清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进入了雷池,  那里面是雷劫液,  是难得的宝液,怎么会伤了你的本源呐?”

    罗云清出声,并摆手道:“现在不说这些。云荷,扶我去那边的凉亭坐会。”

    “好的哥,你慢点。”罗云荷出声应道。

    来到凉亭内,小巧又是起身道:“公子,我去给你煮点粥吧!顺便将你已经醒了的事情告诉老爷和夫人。”

    “嗯。”

    罗云清点了点头。

    很快,得知消息的罗家众人都过来了,挤满了罗云清的院子。

    甚至,察觉到这里情况的貔貅至尊也赶来了。

    罗家众人退下,只有几人在院子里作陪。

    貔貅至尊再次检查了罗云清的身体,依旧摇头道:“还是这么糟糕。你在边关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伤成这样。”

    罗云清面带笑容,他这会的气色已经好了不少,如同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一样,他笑着说道:“老师,我没事。我只是在做一个艰难的抉择。”

    说着,他沉思片刻,向着貔貅至尊问道:“老师,你觉得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貔貅至尊:“...”

    柳氏在一旁插话道:“就是活着。清儿,不管你遇到什么事情,娘都只要你好好活着。”

    见此,貔貅至尊也是点头道:“对!目前来说,你活着的意义大过一切。”

    边关发生的事情已经传过来了。

    貔貅身为至尊,他推测到了一些。

    除此之外,罗云清身上拥有大量的资源,这是东道皇朝十分渴望的东西。

    现在,罗云清竟然出了状况,那些东西都不知去处了。

    可以说,罗云清如果死了,对于东道皇朝,对于这个世界来说都是一个重大的创伤。

    没办法,他身上的好东西太多了。

    尤其是那些至尊体质的碎片,以及成就卷轴,能够开创一个时代。

    “呵!”

    罗云清笑了。

    他不在说话,目光空洞的看着远处,没有焦点。

    貔貅至尊眉头紧皱,随后他起身道:“当然,如果你觉得有必要,那就坚持本心。但你要考虑他值不值得。”

    说完,貔貅至尊离开了。

    院子内就剩下罗家众人。

    柳氏再次开口劝导,可是罗云清却仿若未闻一样。

    深夜。

    群星照耀,迷蒙光辉撒落,府邸上方的三挂瑞彩流淌,将整座府邸照耀的一片透亮。

    罗云清躺在一张竹椅上,上面小巧给他盖了一张柔软的兽皮褥子。

    罗云荷坐在他的身旁,和罗云清一样仰头看着星空,忍不住出声道:“哥,你有没有发现这余都的星空还不如我们东岩城的星空美丽,好多星星我都不认识它们了。”

    “咳咳!”

    罗云清咳嗽了一声。

    他已经虚弱到了极点,肉身本源耗尽,身上的力气不受控制的被一丝丝剥离,他连张口说话,眨动一下眼睛都无法做到了。

    “哥,我说过会一直追随你。”

    “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

    夜空下,院子内忽然安静了下来。

    此时,余都内城,皇宫之内。

    一座高大的殿宇之上,轩辕芊芊看着罗家府邸的方向,修眉紧皱。

    同一时刻,落霞山顶,貔貅至尊的气息遍布整座余都,他也在看着罗家府邸的方向。

    逐鹿书院,少女小妖偷偷跑了出来,化成一只金乌,向着罗家府邸飞去。

    四方塔顶,姜芦站在十方钟前,伸手敲响十方钟。

    “铛!”

    悠悠钟声,回荡在余都城内。

    其声低沉,似在悲鸣。

    “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