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几秒钟后,群聊炸了。

金鑫:“车车!好快的车车!”

陈坪:“这他妈的,嗖的一下就从我脸上碾过去了……烈哥你有点不像话啊!”

王红丽:“你俩哔哔什么呢?哪儿显着你们了?”

卢瑶:“烈哥你流氓!”

刘晓弥:“(捂嘴笑)打倒臭流氓!”

侠红娟:“@席鹿庭,坚决支持你偷光烈哥的股票,明儿继续~~~”

郑磊:“快拉倒吧,别提股票了,抓紧进入正题吧!”

张铁树:“卧槽!这是我们不花钱就能看的内容吗?”

方菲菲:“@韩烈,烈哥,你死定了~~~”

余韵:“气得我浑身直哆嗦……烈哥你怎么能那样对待庭庭?有什么能耐你冲着我来啊!”

孙雨:“好家伙!余韵你可真是菩萨心肠啊……”

……

群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唯独席鹿庭没吭声,她懵了,麻了,木了,不知道怎么回应才好。

打字,删掉,再打字,再删掉……

最后心一横,发出去六个字。

“行啊!来,你下楼!”

韩烈一看,左右都已经这样了,那就浪呗!

继续皮:“干嘛?要跟我当面表白啊?!”

淦!

你倒打一耙的姿势怎么那么熟练呢?

席鹿庭气得不行,咬牙硬顶:“对啊!你不会是不敢下来吧?”

下来我打不死你!

结果韩烈一句话就让她破了大防:“心意我领了,但是,咱俩可不可以不谈感情只谈钱啊?”

席鹿庭眼前一黑,彻底气炸了。

好家伙,你当我是什么了?!

方菲菲更生气,主动替她打抱不平:“烈哥!别太过分了!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能欺负人?!”

余韵幸灾乐祸的打岔:“嘻嘻,烈哥,你打算砸给庭庭多少钱啊?”

一个好心办坏事,一个存心斟茶。

被她俩这么一扇风,席鹿庭彻底不好下台阶了。

怎么回应都是输,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看她的笑话,准备跟在韩烈身后补刀。

一想到自己把狗男人当男神,而他居然这么不给自己留面子,顿时委屈得鼻子直发酸。

结果韩烈突如其来的一个大转折。

“你们想什么呢?当然是她给我钱了!梦城鸭王,怎么可能倒搭?”

“(斜眼笑)(斜眼笑)(斜眼笑)”

轰的一声,群里炸了。

“哈哈哈哈哈哈……”

各种各样的大笑表情瞬间刷屏,还有好多女生集体起哄。

王红丽:“什么价位啊?我看看我能不能消费得起~~~”

卢瑶:“算我一个算我一个!”

刘雅洁:“小韩啊,你都擅长什么服务项目啊?”

孙雨:“重点是……接团客吗?(坏笑)(坏笑)(坏笑)”

方菲菲:“啊?团?是我想象的那样吗?”

侠红娟:“我去!你们要是聊这个我可就精神了啊~~~”

被围攻的韩烈,大大方方的回道:“别低估哥的职业操守,钱给够,随便你们几个人!”

正委屈着的席鹿庭,瞬间破涕为笑。

这狗男人怎么这么贱啊?!

真烦人!

韩烈拿自己开涮,前面的小冲突自然就过去了,针锋相对的硬顶顿时变成了无伤大雅的玩笑。

席鹿庭绝处逢生,心里突然升起一股感激和欣喜。

就离谱。

明明是狗男人先开的车,欺负女生没他脸皮厚,到最后还得领他的情……

好人坏人都让他当全了。

不过也正常,系统面板上明晃晃的【3级拉扯】,确实超出了席鹿庭的应对极限。

她会什么呀?

板着脸,装高冷,骂人:“滚!”

三板斧一旦不好使,她就傻眼了。

以烈哥那全套的流浪技能,只要稍微认点真,一拳一个小菜瓜。

不过,韩烈没能得意多久。

5秒钟不到,辅导员刘宏突然在公共群里@韩烈:“你胡闹什么呢?耍流氓?明天课间来我办公室一趟!”

然后@席鹿庭:“公共事务为什么不在班级群里通知?我到现在都没看到排名文件!”

最后@全体同学:“都是大学生了,公开场合聊天时注意点分寸!什么素质!”

娱乐群里,同学们顿时噤若寒蝉。

刘宏发言是在班级正式群,他是群主,群里还有一部分老师和全体同学。

而大家开车胡闹的那个是席鹿庭建的私群,里面只有学生。

所以很明显——有人暗中给刘宏提供了群聊截图。

现在,大家都不敢在娱乐群里出声了,但相对的是,各个小规模私群当场爆炸。

“草草草!谁那么贱啊?”

“就是!在咱们自己群里开个玩笑都告密?”

“狗篮子刘宏!装你麻痹!”

“屁大点事都特么上纲上线,脑子里都是屎吧?!”

韩烈加的小群不多,但是好多同学直接私聊他,表达愤慨和安慰。

席鹿庭是最生气的。

“妈的,真不想当这个班长了,导员导员有病,同学同学傻逼!”

韩烈一看她已经不生自己气了,皮子又有点痒。

“抓紧给钱!想白嫖我啊???”

席鹿庭懵了:“我需要给你什么钱?我不找鸭!”

“想什么美事呢?你点得起我吗?我找你要的是抄我作业的学费!”

韩烈一提到股票的事,席鹿庭的心情顿时大好。

这是她做过的最勇敢最明智的决定。

其实原本她是打算犟下去的。

本姑娘又不是菜鸟!

不就是选股么?谁不会似的!

但是,就在事到临头的那一瞬间,她鬼使神差般的打开了开元的k线。

看了又看,不但看不懂,而且还恐高……

到底是买自己看好的?

或是跟着韩烈走?

她挣扎了片刻,然后突然间等到了开元价格下挫,接近了韩烈的成本线。

于是她心头一喜,闭着眼睛全仓杀了进去。

事实证明……完美!

她神采飞扬的笑着,敲击键盘的手指轻灵而又雀跃:

“嘻嘻!你想的更美!我抄都抄到手了,还给你什么钱?下次吧,下次一定~~~”

韩烈玩味的笑笑,把qq一关,不再回复。

女王庭?

就这?

你快要求着我跟你玩游戏咯!

……

14号,星期四。

席鹿庭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早上,跑步时,她再次主动和韩烈打起招呼。

“韩烈,早呀!”

韩烈故意凶了她一下:“闭嘴,跟上!”

“哼!”

她冷哼一声,复又悄悄窃笑,甩着高马尾,乖乖跟在韩烈身后。

跑步之后一起去吃饭,今天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等到分手时,席鹿庭忽然喊住他:“嗳,今天第二节课是老吴的投资学,你记得去上!”

“好,我知道了。”韩烈点点头。

两人正要分开,学校一年难得响两回的大喇叭突然响了起来。

“亲爱的同学们,现在播放一则喜讯:我校商学院金融班2013届新生韩烈同学,在日前举办的疼讯a股大赛初赛第一周,取得了全国第七的优秀成绩,在此,我仅代表人文校办、宣传办、学生会以及广大师生,向韩烈同学表示热烈祝贺!

疼讯a股大赛是……

韩烈同学是……”

巴拉巴拉一顿科普,一顿吹,当场就把韩烈吹成了人文之光,优秀学生代表,未来的投资精英。

席鹿庭抿着嘴止不住笑,看上去比韩烈还高兴。

而韩烈只觉得懵。

不是,你们至于这么急吗?

第一周比赛都没结束,迫不及待到这程度?

人文到底是有多缺荣誉啊……

韩烈虽然觉得难以理解,但也没多想。

因为人文确实没什么值得骄傲的点,宣传工作特别难做。

前世他在文艺部混了那么久,深知人文有多垃,这么说吧:不拽着本部,自己想搞一台晚会都搞不起来。

现在是拿我当救命稻草了?

烈哥心里多少有些窃喜。

两人继续往回走,很快又看到,教学楼门口的公告栏上贴着一张喜报。

那跟前围着不少学生,对这事儿议论纷纷。

“韩烈是哪来的杂鱼?没听说过!”

“就是说呢,屁大点事闹出这么大动静,垃圾学校早晚药丸!”

“酸鸡?”

“我们烈哥强得一批好吧?”

“哟,这就有粉丝了?”

“我们酸谁啊?韩烈?他配吗?一群商院的穷比,少跟老子找存在感!”

“你!”

“滚远点,别特么找揍!”

几个同班同学很快就被国交院的学生骂跑了。

那个打头的国交院学生不屑的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冷笑两声,扬长而去。

席鹿庭原本还想拉着韩烈去看看公告的,见状急忙打消了主意。

甚至,她还为韩烈担起了心。

“你别搭理那群家伙,都是嫉妒你,较真你就输了。”

韩烈好笑的看她一眼,溜溜达达往寝室走。

“放心吧,你急了我都不带急的……去吧,好好上课!”

“嗯,拜拜。”

两人在教学楼前面正式分手,席鹿庭去上课,韩烈回寝室盯盘。

回去的路上,好巧不巧的,韩烈又和单梓豪一行人撞个正着。

单梓豪、黄威、两个面熟的男生,再加上三个生面孔,一群七个男生吊儿郎当的走在马路当中。

看到韩烈的一瞬间,黄威一哆嗦。

下意识的堆出笑脸:“烈哥好!”

单梓豪的表情顿时变得极度阴沉,十分不满的瞪了黄威一眼,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

但是黄威没理会他,直接让开中间的位置,依然笑得很讨好。

韩烈点点头,大摇大摆的从人群中间穿了过去。

没走出多远,就听到后面开始嘀咕。

“这就是那狂货?”

“黄毛你可真他妈怂!”

“就是,咱们这么多人,豪哥也在,怕他个der啊!”

单梓豪也道:“你这样是丢我的脸知不知道?下次该顶就顶上去,怕我不给你出头是怎么着?”

黄威这会儿反倒来了硬气劲儿。

“要顶你顶,我就这样!”

争吵马上变得激烈起来,三个同学开始指责黄威。

而黄威则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理直气壮的回怼。

“你单梓豪在韩烈那儿有个瘠薄面子?

你要是不满意他,就特么自己搞,爱动手动手,爱骂娘骂娘,反正老子不掺和!

还有你们几个,少跟老子逼逼赖赖的!

老子不欠你们的!”

好家伙,小黄毛还是那么桀骜不驯啊……

韩烈有点想笑,摇摇头,不再理会他们的撕逼。

他们也撕不出什么结果来。

单梓豪家里虽然比黄威家里有钱得多,但是黄威也用不着他什么。

两个小年轻,能够掌握的资源和零花钱基本没啥区别,根本谈不上谁怕谁。

相反,黄威对韩烈的畏惧是刻在骨子里的。

所以宁肯和单梓豪硬刚,都不愿意再次得罪韩烈。

那种睡觉时后脑勺直发凉的死亡凝视,谁体会过谁知道~

终于回到寝室,小东北和丁丁居然都回来了,正在吃早饭。

一看到韩烈,两人急忙招呼。

“烈哥。”

“早上吃没呢烈哥?荣凤斋的虾饺,来两口?”

韩烈摆摆手:“你们吃,我冲个澡。”

5分钟解决战斗,韩烈出来时,小丁丁哥俩眉飞色舞的拍起了马屁。

“烈哥,厉害!”

“80多万人干到第七,你是小母牛骑电线啊——牛哔带闪电!”

韩烈淡定的笑笑:“怎么都知道了?你俩参赛了吗?”

“原本我们还真不知道来着。”

小东北大大咧咧的回道:“这不是大喇叭喊的吗?咱们寝室能收到广播。”

丁丁腼腆解释:“我们虽然报了名,但是,其实都没怎么上心,随便买了个股票就放那放着了。”

韩烈随口问:“你们班不是有几个人成绩挺好的吗?”

丁丁挠挠头:“我们班真没几个学习的人。正常讲专业课都听不懂呢,更别说用全英文授课了……”

小东北猛点头:“对对!

我们能把语言关过了就ok,那几个成绩好的也都是运气,别看他们有些人从初中就开始炒股,但是全特么是靠内幕消息割韭菜的!

而且哪怕有内幕消息,有些傻逼照样被套!”

“是的,所以……”

丁丁犹豫一下,然后吞吞吐吐的继续说了下去。

“现在我们班里对你挺酸的……尤其是爱出风头的那几个,怪话特别多……”

韩烈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小东北没当回事:“嗐!学校要立烈哥当典型,轮得到他们酸?有本事拿成绩说话啊!”

丁丁再次腼腆一笑,嘀咕道:“我就是觉得宣传得太大了,也太早了,没必要……”

哟,这孩子挺聪明啊?

韩烈对丁丁有点刮目相看了。

小朋友的胆子确实小了点,看事情还是挺清楚的。

其实宣传计划完全没必要推得这么急,负面效果太大了。

不提别的,这么一搞,大半个国交院都看韩烈不顺眼了。

是不是感觉挺无厘头的?

没办法,国交院一直高高在上,把自己当成天之骄子,向来看不起外院土鳖。

现在被韩烈压了一头,而且是挺大一头,很多人都内心不爽。

人性如此。

韩烈要是能够一直保持住优势还好,一旦失手,必有反噬。

这可真是无妄之灾。

而且直到现在校方都没有通知韩烈——宣传都搞得这么大张旗鼓了,好处呢?!

就感觉有一种仓促上马的莫名其妙……

所以,今天特别关键。

再有3个点的利润,韩烈就能稳住周榜前10,晋级小实盘。

如果利润大幅回撤……

刚宣传完,你就拉胯,结果不用提了吧?

韩烈心头沉甸甸的,开始承受很大一股原本不必承受的压力。

得拿出点真本事了啊……

既然学校给了我扬名的机会,那么,我想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