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穿过森林,就是昔日雨之氏族的建立的城市奥克尼,同时也是整个不列颠为数不多的大城市,只不过昔日美丽的城市如今只剩下断壁残垣,熙熙攘攘的街道也变得鸦雀无声。

明明还是夏天,温度却低的像冬天最冷的那段时间一样,从堆满了阴云的天空飘落下细密的冰冷雨滴。

托内利可伸出手来,看着它们悄无声息的落在自己的手上,感受着其中蕴含的遗憾与悲伤。这是这是雨之氏族的眼泪、是被毁灭后仅剩的残渣、是向其他氏族的警告和哀伤的诗、同时是对乐园的妖精谢罪的眼泪。

“对不起……是我应该说对不起的……”

看着熟悉的景象化为废墟,她一路上格外的沉默,就连脚步声也沉重了许久。

脚下的街道是通往广场的主干道,雨之氏族的妖精们从这里前往广场举办庆典,道路俩旁栽有笔直高大的白蜡木,每到夜晚的时候,睡在树叶上的小妖精就会醒来,将用魔力凝聚的花朵挂在树枝上,驱散黑暗,照亮下面的道路。

广场上还残留着战斗后的痕迹,雨之氏族的妖精汇聚力量在广场这里与其他四族的妖精发生了激烈的战斗,只不过很快就输掉了,战斗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

当然这都是米凯尔的亲眼所见,那一晚他伪装成那只牙之氏族的妖精混入了奥克尼,所能见的尽皆是破坏与杀戮,在这一点上,妖精与人类无异,甚至还要更野蛮些。

看着已然破败的建筑,托内利可的眼中闪过昔日的景象,她就这样默默的走着,不知不觉间踏上了回家的路,

路的尽头就是那栋被称作“家”的建筑物,只不过家里的人早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寂寥与空旷。房子前的花田被无情的践踏,盛开的花朵东倒西歪的爬伏在地上,娇嫩的花瓣破败不堪。

她停在门口,看着虚掩的门,抬起了微微颤抖的手,然后将其推开。

没有熟悉的身影,也没有熟悉的问候,入眼处尽皆是一片狼藉。

明明早已经知道了结果,自己还在期盼着什么?母亲、爷爷,还有大家早已经……因为掩护自己逃走而被杀害了啊!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托内利可看向了外面平静的海面,由于天气阴沉的原因,湛蓝的海面也显得灰蒙蒙的,没有一丝生气。

她安静的躺在床上,注视着头顶的天花板,莫大的悲伤如奔涌的海潮般涌上了心头,将心中自欺欺人的镇定无情的击碎。

眼泪再次涌出,顺着脸颊滑落,将枕头浸湿,她捂着脸庞呜咽出声,就像受伤的幼兽一样,最后蜷缩成了小小的一团,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梦里的大家都在微笑着看着她,嘴唇翕动,似乎在说着什么,托内利可想要拥抱他们,可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跨越那一步之遥。

他们只在微笑着,阳光洒落在他们的身上,彷佛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远方的奥克尼也是如此,那么的宁静与祥和。

可是自己却无法融入他们,只能孤独的看着。

最后母亲走了出来,温柔的牵起了她的手。

“很抱歉啊,托内利可,无法继续陪伴你走下去了。”

“母亲……”

感受着掌心那熟悉的温暖,托内利可的眼圈再次红了起来,

“我不想去巡礼了,也不想做乐园的妖精了,你们回来好不好,我们还是像以往那样快乐的生活!这样其他的妖精就不会敌视我们了。”

母亲摇了摇头,伸出手拂去了她的泪水。

“你已经长大了,托内利可。抬起头来,握紧你的手杖,是该踏上旅途的时候了,只有你才能给这个不列颠带来救赎,你就是毫无疑问的救世主。”

“真的抱歉啊,托内利可,但是无论梦如何美好,总会有醒来的那一天。”

………

“母亲——!”

托内利可伸出手来,结果却抓了个空,她怔怔的看着天花板,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睡了半天的时间。

梦里的景象已经有些记不清了,房间也是格外的安静,她唯一能听清的就只有回荡在胸膛中的声音,鲜活着的,跳动着的,心脏跃动的声音。

是啊,回到往日的生活早已经是无法实现的梦了,脚下的路也没有返程的岔口,不论挫折多少次,不论失落多少次,都要打起精神来,昂首挺胸地向前。

那么就换上母亲为自己做的最美丽的衣服吧,握紧手中的【选定之杖】,开始自己的巡礼之旅,为不列颠带来救赎,建立妖精与人类共处的,爱与和平的妖精国。

………

“这一身很漂亮呢。”

米凯尔看着眼前几乎可以说是焕然一新的托内利可,开口称赞道。虽然不具备妖精眼,但他依旧能察觉到托内利可在精神上发生了蜕变,就像破茧而出的蝴蝶一样,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谢谢你,米凯尔。”

托内利可点了点头,对于米凯尔的称赞不置可否,然后看向了不远处的那座坍塌的城堡,在城堡的楼顶上就是钟楼,盛放着【巡礼之钟】的钟撞之堂,同时那里也是雨之氏族最神圣的地方。

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沉默的踏上了阶梯,最后她停在古朴的骨钟面前,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伸出了选定之杖,嘴里吟唱着咒文。

【乐园之歌,内海之声;

为了选定,裁决,修正而生之人;

初始的骨钟,为迷子指示归途;

———请宽恕这个罪行】

随着托内利可的吟唱,选定之杖表面闪耀着乳白色的光辉,那光芒是如此的温暖,就像春日和煦的阳光,给大地带来了无限的生机。



白光过后,是从钟撞之堂传出的,响彻不列颠每一寸大地,传遍整个不列颠的角落。

与此同时,她整个人愈发的明亮,空气中的温度也随之升高,炽热的光明撕碎了黑暗。

在米凯尔的眼中,六道如烈日般的封印被解开了其中的一道,托内利可体内贫瘠的魔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强,很快就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水平,相当于自己一只手掌的魔力量。

虽然听起来不是很多,但之前的托内利可体内的魔力量连他的一片指甲都不如,但如果这六道封印全部解开的话,单纯在魔力量上,就连米凯尔也只能甘拜下风。

………

“诶——我居然变得这么强了?!”

感受到体内澎湃的魔力,托内利可惊异的上下打量着自己,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只是以前的你太弱了而已,才给你带来这样的错觉。”

米凯尔曲指弹在她光洁的额前,无情的打碎了她的幻想。

“牙之氏族的精锐战士可以轻松的解决掉十个你这种的妖精哦。”

“是嘛……看来还没有到可以骄傲的时候啊。”

托内利可揉了揉自己微红的额头,略微有些沮丧,不过很快她就想到了什么,勐地抬起头来,目光炯炯的盯着眼前的米凯尔。

“米凯尔你是会魔术的吧?”

“嗯。”

“教我魔术怎么样?”

“你真的要我教你魔术?”

米凯尔挑了挑眉,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似乎发现了很有趣的事情。

“事先说明,我的教学水平可算不上高明,跟着我学习魔术会有生命危险的。”

“………我相信自己,绝对没问题的,米凯尔老师。”

“还是叫我米凯尔吧,【老师】这个称呼不怎么吉利,上一个称呼我【老师】的人,嗯……你懂的。”

“………”

所以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忽然感觉很可怕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