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翌日,大江之上。

吴军大大小小数百艘战船横陈在江面之上,旌旗蔽空,声势浩大。

在吴军战船群的另一侧,则是规模更大的楚军战船群。

大翼、中翼、小翼、突冒、楼船、桥船几大类的战船应有尽有,都可以用于水战!

此刻,楚军主将沈尹戍就站在一艘楼船的塔楼上,眺望着远处气势汹汹的吴军战船群。

他忽而从中察觉出了异样,不禁眉头一皱!

“上将军,下令进攻吧!”

身边的将领都纷纷请战。

“不,不急。”

沈尹戍摆了摆手,道:“不知二三子有无看到这些吴国战舟的异样之处?”

“异样?”

芈稽等将领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放眼一看,仔细端详之下,还真是察觉到其中的端倪。

“上将军要说的,可是吴军的舟师规模虽大,然则缺乏大翼、楼船之异样?”

“不错。”

沈尹戍微微颔首道:“众所周知,吴国的翼船之坚利,不亚于我楚国,雄于天下!而今二三子所见,吴军的楼船、大翼甚少,远不及我楚军,何以一战?”

“这……”

一众楚军将领闻言,都不禁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芈稽更是一脸狐疑之色, 问道:“上将军,难不成吴军有诈?”

“多半如此。”

沈尹戍沉吟道:“普天之下, 能在舟师上与我楚国一决雌雄的, 只有吴国。如今庆忌以如此之少的楼船、大翼, 还敢出战,其中必有蹊跷!”

“上将军所言甚是。不过, 末将以为,还有一种可能!”

芈稽蹙眉道:“现在吴国群敌环伺,国难当头, 庆忌一时间征调不到这么多的战船,又急于增援鸩兹,亦是情理之中。”

“然也。”

沈尹戍同样想到了这一点。

“咚!咚!咚!”

就在这时,一阵充满肃杀之气的战鼓声骤然响起。

吴军的战船群迅速移动,以锥形阵冲向对面的楚军舟师。

“放箭!”

在敌人的战船进入弓箭的射程范围之内后, 吴军的弓箭手立刻张弓搭箭, “咔嚓嚓”一阵令人感到牙酸不已的响声后, 他们拉弓如满月。

随着前方一名将领的一声令下, 一支又一支的劲矢顿时宛如蝗虫过境一般,向上抛射,随后又好似下冰雹一样坠落到楚军的甲板之上!

“夺夺夺!”

“噗嗤嗤!”

“呃啊啊啊啊!”

吴军弓箭手所射出的火箭极具穿透力, 每当射中一名敌人,后者总会哀嚎着,抱头鼠窜。

在漫天的火箭冲袭之下, 即便没有命中楚兵,也能插在战船的甲板之上, 引起火苗。



更让楚军肝胆俱裂的是, 吴军这一轮又一轮的箭雨, 皆是火箭,射在战船的船帆上,立刻就燃起一片大火!

“快!救火!”

“反击!”

“放箭!”

楚军不多时,便反应过来, 分出部分士卒扑灭大火, 且又派遣弓箭手跟吴军对射。

他们的目标, 都是敌方战船桅杆上兽皮、帆布或其他织物,即船帆!

不得已, 交战当中的吴楚两军的战船只能各自收拢船帆,开始依靠桨手的奋力划桨, 以此推动战船不断向前推进。

“传令!大翼居中, 突冒、桥船掩护,杀过去!”

“诺!”

接到庆忌的王命之后,站在塔楼上的旗手们立刻舒展双臂,快速挥舞着手中的令旗。

通过这种旗语,吴军能更为迅速的传达将令,进行部队的下一步行动!

值得一提的是,吴国的战船分大翼、中翼、小翼、突冒、楼船、桥船几大类。

其中大翼“广一丈五尺二寸,长十二丈,客战士二十六人……凡九十一人”。

三翼是吴国内河水战中的利器,大翼是利器之首,船型瘦长,桨手多,速度快,是一种快速战船。

突冒是一种船首装有冲角的攻击战船。

楼船体型高大,是水战中的主力舰!

桥船是水战中的小型战船,灵活轻快,水战中常打头阵。

此外,吴国还有君王乘坐的装饰华丽的楼船,是水战中的旗舰!

北方的秦、晋等也有自己的舟船部队,但都远不及南方诸国。

一个时代最先进的技术总是第一时间被运用在军事上,船也是如此。

早在商朝时,船只是被用作交通工具,镇压叛乱的奴隶,而“武王伐殷、先出于河,吕尚为将,以四十七艘舡济于河”。

当时船舶用于战争,主要是运送军队和粮草,不直接进行水战, 而且大多是临时征用民船, 没有出现专门的战船。

到了春秋时期,各诸侯国之间的争霸兼并战争, 从辽阔的陆地扩大到浩瀚的江河湖海, 水战的主战装备——战船迅速发展起来。

这时倚江傍海的吴、越、齐、楚四国, 都建立了庞大的“舟师”,这是历史上最早出现的海军部队!

而在各国中,地处长江下游吴国的战船最为出名。

楼船且不说,吴国的大翼战船,长度已经达到二十七米以上!

与民船相比,战船速度快,船体坚固,并有防护设施,如矮墙、栏栅、战格,有的船体外壁还蒙以皮革或钉上竹片等。

主力战船一般都比民船高大,如楼船就设楼三、四层!

不过坦率地说,虽然这个时代战船的发展较快,但仍处于初创摸索阶段。

西方古代的埃及、波斯、腓尼基、希腊等国战船的诞生比华夏早几个世纪,发展也很迅速。

跟西方同期战船相比,华夏古代战船在吨位上和航海性能上存在一定差距。

若有机会,庆忌必须要考虑加强一下吴国的舟师,革新一下航海技术。

“杀!”

此时,吴楚两军在火箭纷飞的情况下,进行厮杀。

大量的战船开始靠拢,铺起长梯,士兵们开始抓对博杀。

“唰!”

一名吴卒挥剑击伤敌人,血流如注,但后者依旧强忍着剧痛,硬是抱着那吴卒一起坠入江水当中,把江水染的一片血红。

部分吴军将士没有跟敌人短兵相接的,也都朝着不远处的楚兵投掷石块、木头,对他们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春秋时代的水战,打法就是这般简单粗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