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杀!”

旷野之上,厮杀正酣。

在庆忌的调度之下,数百名武士冒着密集的箭雨,悍不畏死的冲向阖闾军的盾牌阵!

“战车兵,出击!”

阖闾军这边同样不甘示弱。

盾牌阵散开一个缺口之后,上百辆兵车轰隆隆的直扑过来,大有将庆忌军的武士碾为齑粉之势!

庆忌军在突破盾牌阵后,迎面而来的就是气势汹汹的兵车群。

“杀啊!”

“噗嗤!”

庆忌军的武士十分悍勇,面对着压迫感极强的敌军兵车丝毫不惧。

他们往往以挥剑砍伤马腿为攻势,大大的挫败阖闾军的战车!

“啾——”

“唰”的一声,疾驰过程中的骏马嘶鸣不已,被砍伤的马腿直接扑倒在地上,血流汨汨。

战马哀鸣!

兵车上的阖闾军甲士跟着身子摇晃不已,猝不及防的人一个不慎,就摔在车下,被活生生的碾压过去。

血肉模糊,化作一团烂泥!

“喝!”

“呜哇!”

对阖闾军兵车造成重创的同时,庆忌军武士自身的伤亡都是极大的。

只见兵车上的阖闾军甲士挥动长矛,奋力一刺,就挑飞了一名敌人!

更惨的,则是还没反应过来的庆忌军武士,兵车轱辘两侧装着的轴承铜刺直接滚动过去,硬生生的刺入他们的身躯,一时间鲜血淋漓。

场面十分的血腥!

兵车,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依旧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

庆忌早已意识到这一点,于是命令所有兵车从阖闾军方阵的两侧冲击过去。

这般短兵相接之下,两军的伤亡情况大同小异,盖因他们的兵车实在不多!

让庆忌感到奇怪的是,在两军厮杀的时候,阖闾军一方的将士居然且战且退,逐渐的在扩大战场的范围。

这使得庆忌的心中,不禁疑窦丛生!

但,不知不觉间,两军厮杀已然半个时辰,庆忌准备佯败,以便吸引敌军进入自己事先布置好的伏击圈当中。

不料,意外又陡然发生!

“杀啊!”

“轰隆隆!”

在庆忌军方阵的背后,忽而响起震天动地的喊杀声,伴随着狂乱的马蹄声,战车滚滚,烟尘四起!

庆忌不由得脸色一变。

“报——”

就在这时,一名小校驱马而来,在庆忌的跟前急匆匆的禀告道:“公子!大事不妙!大股敌军忽然从我军后方杀出!”

“有多少敌军?”

庆忌眉头一蹙。

“尚未探明!但这股敌军尽是兵车甲士,观其旌旗声势,应有数千之众!”

闻言,跟在庆忌身边的一众将领,都不禁勃然变色。

数千敌军,还都是兵车甲士,这显然是阖闾军当中的精锐之师!

当下,就有不少将领低声咒骂起来。

“两军交战之际,姬光居然派兵偷袭我军后阵,真是卑鄙,不讲武德!”

“此獠实乃毫无战争道义可言!说好的列阵一战,他竟以精兵突袭我后军!”

“公子,眼下我军该如何是好?”

武德?道义?

庆忌心里对此是嗤之以鼻的。

现在的天下,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谁还会遵循战争原有的规矩?

放在数百年前,阖闾这般不讲武德,明明约战,却派兵偷袭敌军的后方,这的确是不合规矩,不合周礼,将遭到世人的唾弃与耻笑。

更有甚者,阖闾还将遭到周王室以及列国之师的联合打击,以维护周礼的尊严!

然而,大周天下,早已礼崩乐坏,周王室自己的尊严都被一再践踏,还如何再维系逐渐崩溃的礼制?



成王败寇,这才是最现实的。

“全军立刻撤往葫芦口。传令,后军变前军,中军迎战突袭之敌,我亲自断后!”

“公子!”

众将一听这话,顿时大惊,纷纷进言起来。

“公子乃万金之躯,怎可以身犯险?”

“请公子下令,末将愿领军断后!”

“请公子先行撤退!”

听见众将这七嘴八舌的话语,庆忌只是一笑置之。

他将一杆锐利的乌金长矛横在一侧,昂着高傲的头颅,道:“诸君,吾之勇武,视此乱军如土鸡瓦狗尔,何足惧哉?”

“我意已决,尔等休要再劝!”

“诺!”

无奈之下,一众将领只能接受让庆忌自己率领中军断后。

对于庆忌的勇武,他们是心知肚明的!

毕竟,不少将士都狂热的崇拜着庆忌,视之为千古无二的战神!

普天之下,又有谁能伤的了庆忌?

他可是吴国第一勇士!

勇武冠绝天下的勇士!

而庆忌做出这一决定,亦是无可厚非的。

盖因他原先定下的计策,就是将阖闾军引诱到葫芦口伏击!

现在阖闾派兵突袭己方的后军,正好能让庆忌顺理成章的实施这一计划,而不让阖闾起太多的疑心。

再者,庆忌亲自断后的话,也能吸引阖闾率兵来攻!

若以自身为诱饵,可毕其功于一役,庆忌认为十分值得。

“撤退!”

在庆忌的命令之下,所部兵马立即转换阵型,一阵旌旗翻涌,后军撤离,取而代之的,则是庆忌所率领的中军将士。

毕竟是庆忌所操练出的士卒,在看见令旗所表达出的旗语之后,将士们只是慌乱一阵,便开始忙不迭的后撤。

“全军出击!”

“杀——”

立于戎车之上的阖闾,在看见庆忌军的旗鼓大乱后,立即挥剑相向,命所有士卒冲杀过去。

成败,在此一举!

“将士们,跟着我的大纛!”

“杀!”

庆忌一声大喝,就挥着乌金长矛,命令中军将士一起迎击奔袭而来的阖闾军。

“冲啊!”

见到庆忌这般身先士卒,四周的将士都不禁备受鼓舞,纷纷手持武器扑向蜂拥而至的敌军兵车。

“轰隆隆!”

庆忌所在的戎车迅速飞驰过去,绯红色的大纛,在戎车之上迎风猎猎。

“噗嗤”一声,庆忌一挥手中的乌金长矛,立马挑飞一名兵车上的敌人!

鲜血四溅!

肉沫横飞!

庆忌的衣甲上,瞬间沾染了充满腥味儿的血液。

不少阖闾军的甲士见到庆忌,都知道他是一条“大鱼”,所以都前赴后继的冲着庆忌这边杀来!

但是,他们手中的武器往往连庆忌的衣角都擦不到,自己已然被一矛刺死,尸体还被碾压过去,成了一滩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