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夜幕降临。

邗荡仍在城头上慰问士卒,并让人送来大量的饭菜,让部众填饱肚子之余,还能吃上几口热乎的东西。



“城外的吴军,可有异动?”

邗荡询问守城的将领道。

“回禀大王,吴军一如往常,放晴后两日都未曾动辄一兵一卒攻我邗城。想来,庆忌可能困于我邗城之固若金汤,是起了撤兵之心,只是仍在犹疑不定而已。”

“绝不可掉以轻心!”

邗荡摆了摆手道:“庆忌此人,阴险狡诈,其麾下又有孙武、伍子胥等大智若妖的谋士为其出谋划策,说不定吴军仍在谋划,如何攻下咱们邗城!”

“大王英明!”

邗荡眺望着远处的吴军营寨,眉头紧锁着,心中仍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常年率军侵扰吴地,几乎每一次都被击退。

庆忌适才上位的时候,邗荡更是趁火打劫,一举侵入吴国的朱方、云阳二地,但都占不到任何的便宜,最终只能无功而返。

邗荡是跟庆忌打过交道的,他深知庆忌是为一代雄主,吴国又是兵强马壮,若倾国之力,要攻下邗城,绝对不是一件难事。

但,庆忌如何舍得那般大动干戈?

真是瞧不起邗国!

邗荡的心里依旧是有些忿忿不平的。

“杀!”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而响起一阵冲天而起的喊杀声。

伴随着一片火海,浓浓的黑烟直冲云霄!

“怎么回事?”

邗荡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城内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大量的吴国兵士,并趁着黑灯瞎火之际,点火为号,勐然攻向邗城的城门口!

“报——”

一名小校急匆匆的跑过来禀告道:“大王,不好了!”

“城内忽然出现好多吴军!正在进攻城门,咱们守不住了!”

“甚么?”

邗荡不禁勃然变色。

“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吴军出现在城内?他们是如何进入邗城的!莫不是吴人都能插上翅膀飞进来?”

邗荡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实在不是纠结于吴军是如何悄无声息的进入邗城。

因为在城内的吴军勐攻城门的时候,城外已经亮起绵延不断的火把,并伴随着纷乱的马蹄声。

邗荡放眼望去,只见是原本待在营寨里面的吴军将士以及淮夷各部的勇士,已经一往无前的冲向城门。

显然是之前就谋划过,点火为号的!

“卡察察……”

厚重的城门,旋即被敞开。

在城门口处,已经是尸体横陈的一番景象。

冲过来的吴军将士在里应外合的情况下,迅速踏过敌人的尸体,如同饿狼一般,嗷嗷直叫的杀入城内!

随着越来越多的吴军士卒进入邗城,邗军已经抵挡不住,正在逐渐崩溃。

正所谓兵败如山倒!

在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邗军这边是节节败退,非死即伤。

等到他们的,不是引颈待戮,就是乖乖扔掉武器,束手就擒的命运。

“大王,挡不住了!撤吧!”

邗荡正在浴血奋战,身边一名血染征袍的将领在击杀一名敌人后,大声叫喊道。

“撤?寡人能往哪里撤?”

邗荡苦笑不已。

事到如今,他已经是无路可走的!

以他的勇武,再加上一众忠勇将士的掩护,想杀出重围,逃亡出去一点都不难。

只是,邗荡能逃到哪里去?

世界之大,已经没了邗荡的容身之处!

邗国,源出东夷,一直被周朝的诸侯们瞧不起。

即便是邗荡在周王室册封的诸侯中,属于子爵的存在,被周天子所承认,但是,中原诸国,没有一个是瞧得上邗国的。

邗荡可以逃亡,只是注定无法复国的!

他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亡国之君!

与其如丧家之犬一般,流离失所的逃亡他乡,邗荡更愿意力竭而死,战死在生养自己的这一方土地上!

“杀!”

邗荡咆孝一声,好似暴怒的雄狮一般,手中的长矛一刺,就径直戳在一个敌人的心窝子上,将其挑飞出去。

邗荡的勇勐是母庸置疑的。

但凡是靠近他周身三丈之内的敌人,都无不被一一击杀,死于非命。

靠着这样的勇武,靠着一往无前的信念,邗荡左右冲杀,一人一矛,手下几乎无一合之敌!

而正在与邗兵战作一团的黑夫,见到这般悍勇的邗荡之后,亦是不惧,挺着一支长戈冲向邗荡。

整个邗城,已经沦为了人间炼狱一般的景象!

邗人不缺乏血性,故而战斗意志极强,即便是在这种完全劣势的情况下,他们都能失志不渝的拿起武器,保卫自己的国家。

庆忌都可以清楚的看见,哪怕是有穿着皮甲的邗兵倒下,一些身穿葛布衣裳的邗国的百姓,都能捡起武器,或者干脆拿着锄头跟作为侵略者的吴军士卒厮杀。

这其中,不乏健壮的妇人,不乏老态龙钟的老者,不乏稚气未脱的少年……

何其之悲壮哉!

饶是如此,邗国的灭亡,已经是无可避免的。

邗城的厮杀从夜间一直持续到翌日清晨。

天蒙蒙亮,庆忌的戎车就穿过尽是尸体的道路,进入邗城的街道。

天边已经出现鱼肚白,而厮杀的声音已经停止,作为胜利的一方,吴军将士们正在打扫战场。

城外的原野上,已经挖起一个又一个的大坑,士卒们在用推车的情况下,将敌我两军将士的尸体,都扔到坑中掩埋。

这样能最大限度的避免瘟疫的发生。

部分将士,则是负责捡起还能使用的甲胃,戈、矛、剑、戟之类的武器,准备二次使用。

庆忌立于戎车之上,看着四周的这种惨澹光景,心中很不是滋味儿。

但,作为一国之君,庆忌又是沙场宿将,他怎能不清楚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

“呜呜呜呜!”

一阵哭声忽而响起。

庆忌转头一看,只见是一个妇人正跪在地上,抱着一具尸体在哭泣。

也不知是死了丈夫,还是死了儿子!

“让开!我们要将尸体都拉到城外的大坑中掩埋!”

两名吴军士卒上前,说着就一把拉开这妇人。

但妇人依旧是不依不饶的,又一下扑在那具尸体上,泪如雨下的道:“二位将军,这是我的儿子。他对抗尔吴军,固然有罪,但已经身死,可否让我亲手埋葬了他?为其筑坟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