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进攻!”

“杀——”

邗城之下,依旧是喊杀声冲天而起,血流成河的景象。

整整三日,吴军都在围攻邗城,但一直都是久攻不下。

吴军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伤亡代价,仍旧不能攻破邗城,好几次吴军将士都已经撞破邗城的城门,准备杀进去,却都被顽强不屈的邗人击退回去。

这让吴军的士气颇为萎靡,大有一蹶不振的征兆!

终于在第四日,凉风习习,一场绵绵的秋雨如约而至。

这雨势不大不小,却十分影响两军厮杀,所以庆忌明智的选择停战,暂时休整军队,来日再战!



中军大帐之内,庆忌召集一众将领议事。

将军黑夫首先道:“大王,要攻克邗城,着实不易。我军已经强攻邗城三日,阵亡近两千将士,伤者不计,若长此以往,唯恐士气低落,不可一战矣。”

“究竟有无计策,可使邗人出城一战?”

闻言,庆忌摇摇头道:“恐怕邗人是不可能让咱们如愿以偿的。”

“邗国,虽是小国寡民,但却是一个十分顽强的国家。吴邗相战数十年,吴国已经征服淮夷各部,唯独一个邗国,如鲠在喉。”

“邗国所依仗的,除了的确顽强不屈的意志,也有邗城的坚固所致。”

“据寡人所知,吴军伐邗城至少三次,最后却都无功而返。邗人实在是占据了地利!”

庆忌实在是被邗城的坚固程度恶心到了。

照现在的情况,若无意外的话,吴军必须要动辄更多的兵马,方能攻取邗城,灭掉邗国。

但是,这与庆忌的初衷是相悖的!

吴国好不容易推行变法,进入和平发展的时期,若是动辄大战,岂非庆忌之前所作的一切努力,都将打水漂?

若是让庆忌放弃攻取邗城,无功而返,庆忌实在又不甘心。

“大王,可否徐徐图之?”

黑夫忽而道:“邗城坚固,欲攻克非一时之功。既如此,我军何不围城,坐等城内的邗人粮绝,以期一战?”

“不妥。”

庆忌摇摇头道:“早在战前,邗人已经坚壁清野,将所有能带走的粮食牲畜都放入邗城,带不走的东西也都一一焚毁,不予我吴军一粒粮食!”

“相信,邗城之内,已经囤积了大量的粮秣,跟邗人干耗着,如何使得?”

现在庆忌最怕打的,就是消耗战!

邗国的百姓,基本上都在邗城之内,每日的消耗的确很大,可能还撑不过半年,便将不战自溃。

但,这半年的时间,与之对峙的吴军,又将消耗多少的粮草?

那是一个天文数字!

吴国不是耗不起,而是没必要这般消耗。

得不偿失!

“雨停之前,全军暂且休整,枕戈待旦。”

“诺!”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庆忌只能暂时停止攻城。

以现在的形势来看,吴军若是想攻克邗城,必须要付出更为惨重的代价!

庆忌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

只是,若是能最大限度的减少伤亡,何乐而不为?

深夜,寝帐外边的小雨依旧在淅淅沥沥的下着,绵延不绝。

庆忌躺在榻上,辗转反侧,思索着如何能以最小的代价攻下邗城。

一时间,庆忌心烦意乱,绞尽脑汁想办法,却都没有灵感。

实在睡不着觉的庆忌,又披起一件斗篷,掀开帘子,眺望着远处漆黑一片的原野。

邗城的瓮城方向,轮廓依稀可见。

秋天的凉风带着些许的寒意,吹过帐篷的帘子,如银针一般的细雨蒙蒙,滴落在庆忌的脚边,泥土为之泥泞。

看着靴子上沾染的泥土,庆忌忽而脑海中灵光一现。

地道战!

庆忌的嘴角一勾,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这邗地的土质,再加上绵绵不断的秋雨,岂非是天助我也?

使用挖地道的方式,悄无声息的进入邗城,无疑是能打邗军一个措手不及,并迅速攻取邗城!

而且,这种地道战,城内的邗人是万万没想到的。

历史上的地道战,出现在战国时期。

墨翟在《墨子·备穴》中就有开凿地道进行攻防作战的明确记载:如果敌军开凿地道攻城,守军也应径直迎敌,针对敌穴方向开凿地道,以穴攻穴,把敌军消灭在地下。

还记载:为了及时了解敌穴情况,每个井穴口派狗执勤,以“审之穴之所在,凿穴以迎之”!

这种关于地道战的应对之法,也讲明了地道战的侦察方法。

可惜的是,地道战在战国之后就停滞不前,直到三国时期才有了新的发展。

汉末三国时期,使用地道作战有文字记载的就达九次之多。

如曹操与张绣的安众之战、袁绍与公孙瓒的易京之战、袁绍与曹操的官渡之战、邓艾与姜维的祁峪之战、诸葛亮与郝昭的陈仓之战等均是典型的地道战。

据史书记载,魏武帝曹操擅用地道作战!

着名的亳州古地道就是曹操为其军事需要,专门修筑的地下军事战道,最初用于运送士兵,后用于攻城、撤退、联络、伏击、反地道战等。

而现在,地道战的方法显然还未出现,所以庆忌使用地道战,派士卒悄无声息的挖通前往邗城的地道,一举里应外合,夺取邗城是可行的!

于是,翌日清晨,庆忌便命令士卒在营帐中拿着锄头、未、耜和竹筐,开始刨土朝着邗城的方向挖地道,凡是挖出来的泥土,都装在竹筐里,运到外边扔掉。

江淮一带的土质十分松软,再加上又是秋雨时节,所以更容易挖掘。

不过,这也有着地道可能坍塌的风险!

而在邗城的城头上,迎着绵绵不断的秋雨,一众邗军士卒都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在雨中站岗放哨,或者干脆躲在屋檐下面,时刻防备着吴军的突然袭击。

作为邗王,邗荡也能跟一众将士同甘共苦,自己披坚执锐,亲自走在城头上,慰问士卒。

然而,一连五日,已经雨过天晴,却不见吴军朝着邗城发起进攻,守城的邗军将士警惕性也松懈了不少。

就连邗荡的心里都在纳闷,莫不是庆忌已经在打退堂鼓,准备打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