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当晚,庆忌便临幸了小狐、小狸这对山越族的双胞胎姐妹。

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

当然,庆忌也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嫌疑。

但,有一个事实是不能否认。

庆忌与二女的结he,属于吴国同西南诸夷之间的政zhi联姻!

庆忌只有迎娶小狐与小狸二女,才能真正笼络九夔部族之心,安抚西南诸夷,让他们或多或少的对庆忌,对吴国有一些归属感,而不至于那么抵触。

所以,次日醒来的庆忌,便口头册封二女为妃子,属于吴王后宫当中的美人一等。

只不过,让庆忌万万没想到的是,小狐和小狸的年纪实在太小,竟然只有十四岁!

罪过,罪过!

庆忌暗暗咂舌,知道二女是小萝莉,只是未曾想这般早熟,这事儿他要是放在现代干的话,绝对是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那种。

毕竟摧残国家的花骨朵儿,庆忌在心理上如何能没有负担?

好在,庆忌穿越到这个时代已久,心中已经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而就在庆忌紧锣密鼓的筹划着会盟山越各部族之事的时候,在夫差的领地内。

夫差高坐于台阶之上,左右两侧,皆是夫概、要离这样的心腹部下。

当庆忌准备会盟山越各个部族,一同讨伐夫差的消息传来,夫差便已经坐不住,连忙将自己的心腹干臣召集过来议事。

“二三子,如今庆忌已然知晓我夫差在野人山,正欲联合山越各个部族,一同讨伐我。我当如何是好?”

夫差的脸色颇为凝重。

不怪他这般无奈!

夫差便是再愚钝,都清楚以他现有的力量,是无法跟庆忌对抗的,更何况再加上大大小小数十个山越部族的联合讨伐?

这对于夫差而言,已经是一个必死之局!

此时,要离首先起身道:“主上,依我之见,庆忌不可力敌。为今之计,臣建议主上率部南下,避开其锋芒,以图发展。”

“避其锋芒?”

还不等夫差说话,在一侧的夫概禁不住起身道:“要离,你说得容易。率部南下,期间至少要出现大量溃逃之人,再者我们能退到哪里去?”



“茫茫林海,沼泽险地,莫非要我等辗转离开吴境,逃亡于更偏远之地?”

“正是!”

要离沉声道:“能退走一人算一人。以庆忌之强势,断然不可容忍主上活于世上,更不可容忍主上仍有部众盘踞于吴境!”

“倘若主上能自退一步,善莫大焉。料想吴国此时推行新法,百废俱兴,已然不会动辄大军追击我等。”

夫差知道,要离所言,颇为有理。

只是让他这样耻辱的不战自退,夫差实在是心有不甘!

“主上!”

夫概忽而道:“难道你忘记了与庆忌的杀父之仇了吗?”

“夫差不敢忘!”

夫差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站起身回了一句。

“既然不敢忘记复仇,主上何以不战而自退?”

夫概咬牙切齿的道:“庆忌小儿眼下就在迟尺之间,那是你的杀父仇人!”

“主上,依我之见,与其这般屈辱的不战自退,倒不如跟庆忌拼一个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

要离不由得嗤笑一声,道:“只怕是鱼死了,网却不一定破!”

“要离,你!”

夫概气得不行,指着要离的手臂战栗不已。

就在氛围陷入僵局的时候,要离沉思良久,便冲着夫差道:“主上,若是你实在心有不甘,不妨做两手准备!”

“请讲。”

“主上可以将亲信精锐留于营中,以备不测。同时,趁着庆忌会盟山越各部族之际,派出军士突袭,最好是使人扮作会盟的部族,制造混乱!”

“一切以击杀庆忌为前提。若成,则大事可为,若不成,主上也当率部南下,远走他乡!”

“若无实力,今生今世都不复入吴地半步。”

夫差闻言,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终于答应下来。

这已经是他们能想到,最为稳妥的计策!

……

会盟之日。

庆忌将与山越各个部族首领会盟的地点,定在一处湖泊边上。

郁郁葱葱的草地,早已经搭建起一座简易而高大的四方台,上边只设置一个席位,就是庆忌的席位。

四方台下,则是放置多个席位,以便前来会盟的部族首领入座!

此时,庆忌尚未入场,早已经赶到此处的部族首领们便都纷纷落座,有认识的人还会坐在一起攀谈,谈笑风生。

对于庆忌的威逼利诱,他们有的人口服心不服,但是在大势所趋之下,只能咽下这口气,听之任之!

而在远处的一处木棚中,暂时歇息的庆忌正在听着御史大夫孙武的汇报工作。

“大王,此番前来会盟的部族首领,共计八十九人,随行部众有近一千五百人。根据其汇报,臣总计一下,会盟部族所属人口,当有四万人之多。”

四万多的人口?

这倒是意外之喜!

要知道,在地广人稀的吴国西南之地,吴国本土国人所占的比例并不大。

而在这个时代,一个普通的小国,也就过万的人口。

小国寡民,莫过于此!

反观这些山越部族,一下子就能出现四万多的人口,岂能让庆忌不为之满意?

孙武又道:“大王,西南诸夷还不止这些人口。未来会盟的部族,臣已经记录在册。”

“根据臣的估测,西南诸夷中,尚有近二万人的山越部族,并未前来会盟。”

闻言,庆忌轻笑一声,道:“且先记着,寡人,当秋后算账。”

“大王英明!”

孙武恭维一句,继而道:“大王,此外臣还发现一个问题。”

“说。”

“前来会盟的部族首领中,所带随从往往是三人到十人不等,有十几个部族首领,随从却是超过三十人,这……”

孙武隐约之间,有一种担心。

“可能是夫差从中作梗?”

“不无可能。”

孙武缓声道:“近日,已经有一些原属于夫差麾下的山越部族私底下与我等通风报信,不愿与大王作对,愿意臣服于吴国。”

“此番,便有不少的部族首领前来会盟,臣担心,这其中可能有诈!”

庆忌一笑置之,道:“长卿,你的担忧不无道理。这样吧,会盟期间,将所有山越人的武器全部卸下,若有违抗者,等同谋逆!”

“大王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