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当所有闲杂人等都离开闺房后,只剩下庆忌与孙俪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过了许久,庆忌这才缓缓的开腔道:“你父亲准备将你许配予范蠡,你可知道否?”

“适才知晓……”

孙俪的眼眸,一时间变得幽阴深邃起来,不可捉摸。

“你可愿嫁作人妇?”

“大王, 父命难违,孙俪何从选择?”

孙俪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大王可知,孙俪早有了心仪已久之人。他霸道、睿智又仁德,果毅骁勇,乃盖世英雄也!”

“可孙俪从不知道,自己的心上人,是否钟情于自己?”

孙俪说的, 可不正是庆忌吗?

这让庆忌的心情颇为复杂。

他跟孙俪有过几次鱼水之欢,也知晓孙俪爱慕自己,只是未曾想孙俪爱之甚深,对自己早已经情毒深种!

庆忌不是一个情场白痴,自然能意识到这一点。

奈何孙俪总是拒绝成为他的妃子,入宫侍奉他,这让庆忌心中或多或少有些顾虑,难免以为是自己会错意,错付了孙俪!

“孙俪,只要你愿意,随时都能入宫,为寡人之夫人。”

“若你不愿入宫,亦不愿嫁予范蠡,尽可直言, 寡人可为你勒令大司马,命其不得插手你的婚事!”

庆忌朝着孙俪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只要孙俪将纤纤玉手搭上去, 庆忌就能清楚她的心意。

但, 孙俪只是将脑袋别到一侧去,不敢面对庆忌那带着审视意味的目光。

“大王,治粟内史是个好人,是为良配,是普天之下大多女子心目中的佳偶。然,是孙俪配不上他……”

一听这话,庆忌心中暗自为范蠡默哀一下。

被女子发好人卡,搁谁都遭不住吧!

孙俪又道:“大王,臣女可以入宫,成为大王的夫人。然,臣女心中仍有疑虑,还请大王见谅!”

“有何疑虑?”

“臣女父兄,皆贵为三公,显赫于朝野,若臣女入宫,恐孙氏遭非议,大王若听信他人之谗言,治罪于孙氏, 岂非灭顶之灾乎?”

闻言, 庆忌微微颔首, 心中颇为赞同。

在吴国, 孙凭为大司马,孙武为御史大夫,都官居三公,若孙俪又作为夫人入宫,并宠冠后宫的话,势必会造成孙氏的权势尾大不掉!

嫉妒孙氏的人会大加抨击,向庆忌进谗言,晓以利害。

一开始还好说,后边庆忌是否能不改初心,何人能知?

而一旦庆忌忌惮于孙氏,岂非是一场无妄之灾?

再者,庆忌有足够的底气,生杀予夺,能稳稳的压住孙氏一头,但后世之君呢?

庆忌若是为保证后世之君不被孙氏掣制,继而大开杀戒,铲除一切不利于新君的隐患,孙氏就是首当其冲的!

这样血淋淋的例子,在历史上可不少。

最突出的莫过于明太祖朱元章大肆杀戮蓝玉、胡惟庸这样的骄兵悍将,不法之徒,为建文帝朱允炆除掉“荆棘上的刺”。

而最像孙氏一般的,莫过于汉武帝时期的卫氏。

大将军卫青,侄子是骠骑将军霍去病,姐姐是皇后卫子夫,自己又饱受汉武帝刘彻的重用,盛宠不衰!

结果呢?

卫青去世后,晚年的刘彻猜疑心又极重,终于爆发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巫蛊之祸”,抓住这次机会的一些卫家仇人,设计陷害了太子刘据想要造反的事情。

这让汉武帝十分震怒!

于是乎,卫家一夜之间受到牵连,遭了大祸,死的死,逃的逃。

顷刻间,曾拥有巨大权势的家族就这么消失了!

所以,孙俪有这种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即便她并不知晓巫蛊之祸,但孙俪心里也清楚,一个权势滔天的家族,对于国家而言可不是好事!

“孙俪,寡人可能不会一直这般贤明,然,寡人能向你保证。”

“只要孙氏遵纪守法,无有奸恶之徒,寡人有生之年,绝不会因他人的三言两语,继而加罪于孙氏!”

庆忌的这种回答可谓是十分中肯的。

但凡孙氏不干过于出格的事情,他的确不能问罪于孙氏。

孙凭、孙武父子都是世间少有的聪明人,自然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而庆忌这般保证,只是敷衍一下孙俪。

若是孙氏日后的权势,果真尾大不掉,他定然是要以莫须有的罪名,或者专门罗织罪状。

为吴国的后世之君铲除掉这一隐患,以免造成“田氏代齐,三家分晋”这样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悲剧!



毫无疑问的,庆忌这一番大义凛然的话语,让孙俪十分的动容。

她选择相信庆忌!

“大王,臣女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请大王应允。”

“说。”

“大王,臣女自幼便有一个鸿鹄之志,就是成为如商朝妇好一般的女将,驰骋疆场,建功立业。”

说到这里,孙俪的眼眸中闪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光彩,道:“是故,臣女入宫后,请大王准许,令臣女有治军作战之权,为国开拓疆土,不为后宫所限!”

“……”

庆忌不禁有些无语。

孙俪的梦想,还真是非同一般!

不过,她以商朝的妇好为榜样,立志当一个征战四方的女将,名动天下,这倒是值得庆忌赞许的。

妇好是何许人也?

妇好是华夏历史上第一位有据可查的女强人,商王武丁六十多位妻子中的一位,死后庙号“辛”。

商朝的武功以商高宗武丁时代最盛,武丁通过一连串战争将商朝的版图扩大了数倍,而为武丁带兵东征西讨的大将就是他的王后妇好!

在武丁对周边方国、部族的一系列战争中,妇好多次受命代商王征集兵员,屡任军将征战沙场。

据史书记载,妇好曾统兵一万三千人攻羌方,俘获大批羌人,成为武丁时一次征战率兵最多的将领!

她参加并指挥对土方、巴方、夷方等重大作战,着名将领沚、侯告等常在其麾下。

对巴方作战中,妇好率领大军布阵设伏,断巴方军退路,待武丁自东面击溃巴方军,将其驱入伏地,予以歼灭。

这是为华夏战争史上记载最早的伏击战。

而在“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的商代,妇好还经常受命主持祭天、祭先祖、祭神泉等各类祭典,又任占卜之官。

集军事才能与政zhi才能于一身的女子,古往今来都没多少,而妇好完全是巾帼不让须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