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正在这时,从郡守府里突然爆发出一阵绝世强者的气息,马家老祖现身了!

“呵,郡守府里果然有绝世强者,好在我借助银河图,没有托大,分出念头去面见马彩凤,这才没有被发现,如果没有银河图,只怕谁也强闯不得!”李修嘴角上扬,所有一切都没有脱离自己的推算和预料。不过在李修看来,马家老祖这一现身,并不明智,因为这会打破上北郡目前的格局,隐藏在这片土地上的真正的高手,将会开始较劲,重点是此人第一个冒出来,等于是处在明面上,有可能会被人刺杀和暗算,只要马家老祖一死,马天诚没了底牌的威慑力,后果可见一斑。当然了,这不关李修的事,马天诚不死就行!

“长安子,卢子升,秦伯飞,你们三派让我太失望了!”马家老祖的声音响彻在这片天地间,整座城池的所有人都能够听到这声音,有不少人好奇,四处张望,随即所有人无不惊恐万分地颤抖起来。

他们看到了什么?

马家世代雄踞上北郡,代代出高官,得以享受国运的加持,此时的马家,更是镇北侯加郡守之位,乃拔上北郡头筹,马家老祖的现身,挟着大势,他的一尊法身足有九十九丈高,白须舞动,衣袂飘舞,高高在上,宛如仙神。这太不可思议了,一时间,全城百姓无不伏地叩拜,所有修士都心怀敬畏,有的人则内心火热,仿佛看到了修仙的希望!

马家老祖发现了李修,两眼一瞪,如同两盏铜盆大灯,精光化为实质,化为两道光束,朝李修激射而来!

李修丝毫不惧,双掌朝前一探,七莲生盘出现,然后互搓,合二为一,立刻出现了更大一面生盘,他以元神摄住生盘,朝前一招,两道光束射入其中,顿时如同泥牛入海,李修只是脚底下倒退了三步而已。

李修稳住身形,道:“老马,我不是你的敌人,你要知道,这普罗陀寺占据天水城第二处风水宝地,仅次于郡守府,此乃三派暗中应允之事,目的何在,就不用我说了,你是个明白人,你虽然修成法身,但比起那普罗陀来,只怕还少点什么,到时候他如果发难,你拿什么来抗衡?”

“放屁!”

“无稽之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小子你当诛!”

三大掌门矢口否认。

“嗯?”马家老祖是何等人?他自然看出了普罗陀寺的确在分享马家的气运,天水城乃马家的郡城,本该为一体,这普罗陀寺是怎么回事?暗道自己的子孙糊涂,同时也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多年没有出面的缘故,否则三派怎会如此相逼?不过,马家和三派之间的尔虞我诈,也是内部之事,他不可能允许一个外人来指指点点,从李修开口的那一声“老马”,马家老祖就已经杀心大作,任你口吐金莲,也是徒劳!

李修和他遥遥相对,察颜观色,口气也立刻淡然起来,道:“怎么?你也想对我动手?”

“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我若不让你明白修行之路的坎坷,也浪费了你的天赋。不过,我给你机会,你若不想和我动手,那便束手就擒,留下吧,否则你活不成!”马家老祖对于适才李修化解他那一招,轻描淡写,也没有无视对方,倘若他出手能够一举碾压自然是好事,反之则就助长了敌人的气焰不说,自己此番现身,威慑力也就减弱了,故而没有把话说死。

李修道:“本来到了天水城,我的确应该登门拜会,不过眼下我还有要事在身,今日就此别过。对了,我还给你们马家送了一份厚礼,希望你能守得住,正所谓皇帝轮流做,看到你这样的强者出现,我就放心多了。告辞!”说到这里,李修一心几用,总算被他看到了法宝的庞大信息在爆发后,最后消失的轨迹,这些能量爆发,物理反应只是很小的一茬,真正有用的是它释放的信息,有很大一部分都进入虚空,至于最终去了哪里,李修也不知道。不过只要能够捕捉一丝一毫的痕迹,便有可能将自身都化为数据,如影随形。本来李修的元神已经可以做到这一点,但肉身本体还难以做到,此番他以三尸法决,将有化为无,立刻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咦?”马家老祖感到诧异起来,此人的肉身是如何消失的?他竟然都没有观察到任何痕迹,如果是借用一般的虚空法宝或者是传送阵,以他的修为,能捕捉痕迹,如果他愿意的话,还能出手拦截。

马家老祖收了法身,真身盘坐在一间静室里,眼睛里满是疑惑和不解,最后静不下心,让小童召马天诚来见他,他要问的事情还有很多。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他都不曾管理这些俗事,大部分时间都是闭死关,偶尔也去世俗中走动走动,也都是散步而已,过着散仙般的生活。但此番他没有掉以轻心,一个年轻后辈的出现,施展的手段居然让他感到陌生,这不是好事。

普罗陀寺一片废墟和狼藉,死去的人也就罢了,活着的人都很吃惊,多少年了,他们没有见过像马家老祖那种强者的出手,用当下修仙界最流行的话说,马家老祖有可能是一尊打破了生死玄关的强者,活得久不说,最重要的是他还能修成法身,法身和气运息息相关,能够替人受过代劫,与人斗法之时,也占据了极大优势,但在这样的强者面前,那个年轻人不但接住对方一招,走时也风轻云淡,不见狼狈。

四大高手这才明白了自身与对方的差距,但他们同时也不明白李修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以自身实力也能取胜,为何要冒险爆开法宝?那些法宝以他们的身份倒是还能消耗得起,只是心中个个憋屈不忿而已。

“此人和卢姝有极大关联,还好昨晚我没有对卢姝动手,否则危矣!”卢子升此刻灰头土脸,受了不小的伤势,不过这没什么大碍,他在思考今后的打算,以为李修和卢姝是一伙的,瞬间又想起先前李修的那番让他感受极深的话来,暗道:“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此人的见地远在我之上,看来近些年我对于名利二字,的确过于沉迷,我连卢门的九转冰心诀都还没有修成,何况瀚辰书院不缺资源,不缺功法,也不缺气运,此人说的不错,我的确该沉淀下来,去好好想想‘为人师表’到底是怎么回事,多年来,我身负灭门大仇,让我的修炼陷入盲区。马家老祖既然出山,我留在这里已经作用不大,正好回去,到时候天水城的负责人一职空缺,那帮老家伙必然不甘落后,个个争前恐后,嘿嘿,此乃我隐退山门的最佳时机!”卢子升因为方才一战,看到了很多东西,萌生了隐退的心思,他的年纪其实也还没有到退居幕后的时候,而且他的修行之路非常坎坷,五年前才修有所成,出关后,学院的长老会遵照老院长的法令,先对卢子升一番测试和考验,通过后,便推举他做了院长,也就是说,卢子升真正为瀚辰书院出工出力的时间,满打满算也才短短五年而已。不过这无所谓,到时候卢子升自有一套说法,倒也还不至于被人摘去他院长的职位。

太清宫和风雷阁的两位掌门则没有卢子升的觉悟,此刻二人依然愤愤不平,不过也知道马家老祖此番出山,算是表明了态度,他二人留在天水城的作用已经不大,随便留个长老在此负责即可,他们还得回宗门商量请哪位高人来和马家老祖面对面谈,如果拿不出平级高手,他们的利益有可能被瓜分大半,甚至丧失话语权。

当下各自退去,纷纷带走了各自的高手,只留一位长老在天水城负责联络,出了城后,二人不谋而合,都将精英弟子化整为零,密切地关注天水军的右卫营,也不去查看马彩凤怀孕是否属实,总之这一场大战,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秦伯飞驾着云翅鸟先行一步,随扈的弟子也离开了。

太清宫稍微落后些,清点人员时,事无巨细,长安子亲自过目了一遍,顿时问道:“嗯?怎么还少了两名弟子?”

“掌门,您难道忘了,不久前那两名弟子被郡守府的管家马承安排出城,去刺杀古阳关的一个谋士,说是已经征求了您老的同意。”一名负责情报的弟子小心翼翼地说道。

长安子想了老半天才总算有了点印象,道:“此事我的确知晓,不过,眼下我倒是对那个谋士有了点兴趣,值得马天诚动怒的人,虽然是凡人体质,也必有过人之处才对。你派出去的两个弟子迟迟不归,只怕凶多吉少,走,转道南下,我要亲自去看看那是何等样的人,如果我能看上眼,便将他拉入麾下,这等谋士如果有真才实学,善用之,胜过十名金丹!”

那名弟子瞪大了眼,虽不敢出言反驳,但对于这种说法,明显不信。

一行人快速朝南边官道走去,并没有刻意隐藏行踪。

对于此刻还在南城外一百五十里处拼杀的胡大先生来说,长安子的到来,就算给他两颗脑袋,只怕也想不到堂堂掌门,会亲临现场!

郡守府,马天诚刚刚从马家老祖的静室里走出来,他的气色不错,可见相谈甚欢。

管事上前通报,马天诚问道:“何事?”

管事道:“老爷,按照您的吩咐,我们都在密切关注三派的行踪,老祖现身之后,三派掌门果然都行动一致,太清宫掌门长安子和风雷阁掌门秦伯飞已快速调走了高手,分别只留下一名长老便各自出城去了,不过,卢子升掌门也同样调走了高手,但他本人并没有走,此刻正在正堂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