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虎子一听顿时急了,还好李修很快接着说道:“你现在要做两件事,最好能在半炷香的时间内完成,我担心那个女人有方法挣脱我的禁制,她费尽心思来对付我,被我识破,必不肯善罢甘休,好歹也要下来确认一下我是不是真的死了,估计才甘心!”

虎子急忙道:“李哥,俺被灌了迷药,现在真气还难以调动,不过已能正常行走,你有什么吩咐尽管叫俺去做。”

李修道:“很好,你先去找来清水,我有大用。”

虎子答应了一声,转身急忙找水源去了。

虎子走后,李修很费劲才爬出了他认为的土坑,一看这下,连他也不由得有点傻眼,这哪里是什么土坑,分明是一个骷髅坑才对。

原来虎子刚刚在坠崖途中看到的河,并不是什么河流,而是累累的白骨堆积成的一道长形骨山,李修随手拿起一颗骷髅头,发现这些骨头都已经腐朽了,难怪刚刚砸落下来能够安然无事,这么高的一座腐朽的骷髅山,卸去了绝大部分力道,李修虽被活埋,却屁事没有,也幸亏虎子已经恢复了体力,虽然真气还难以调动,也已能如正常人活动,才将李修给“挖”出来。

李修的脸色从未有过的凝重,并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他看出了此地的不凡。

“这是……一个道场……”李修咽了口唾沫,他抬头看天空的星月,发现星斗散乱无章,再观山川的走向,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别扭,但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个所以然来。李修知道越到了危险关头,越不能急躁,他盘坐在骨山之上,闭目调息,细细感应着自己此刻的状态。

李修曾仔细研究过这个世界的修仙体系,开光和炼气,很好理解,如字面的意思差不多,开光:发现并打磨天生优越的根骨,注意,必须是有根骨才行,否则就是凡人体质,根骨的意思:经脉的品质,大脑的结构,身体各器官,必须先天优越,缺一不可,三者尤其注重经脉,凡人体质有经脉不假,但并无气感,终生堵塞,毫无作为,先找到气感,并将体内经脉加以初步锤炼,即为开光。这一步很重要,就如开启了一扇全新的大门,自然而然就可以感觉到与凡体的不同和奇妙之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炼气:开光之后,会有一个比较长的过渡期,除非有强大的法门,将会快速缩短时间,经脉之气将为之盘活,逐步得以主观控制,并且炼除诸多杂质,从而和肉身完美协调,而成小周天,最好的体现就是力大无穷,挥掌摔碑,不在话下,这即为炼气,真要说起来,这层境界可以称之为炼气炼体,天地剧变后,灵气日渐稀薄,因此若想继续精进,则需灵石的辅助。

筑基即是继续拓展经脉,同时还须锤炼精神意志,保证精气神都不再流失,而成不漏之境,所以绝大多数修仙者在筑基之时,为了在关键时刻,比如剧烈的痛感或者其他不适,防止意志松懈,导致功亏一篑,都会选择服用筑基丹来破关,这一关卡至关重要,而筑基丹恰巧起到了巩固和增强经脉韧性的作用,若无筑基丹,稍不留神,经脉立刻破裂,全身鲜血从毛孔渗出,其状极惨,即便勉强筑基成功,也会大伤元气,此为大忌!筑基才算是真正的踏足修仙的第一步,在凡人看来高不可攀,但在修仙界才是起步阶段,所以也至关重要。

金丹,具体可分为三个阶段:成丹,养丹,化丹。人的身体内部逐渐修炼出一个小宇宙,压缩而丹成,李修称之为丹田气旋,因为那并非一颗实质的物体,这气旋运行之轨迹,暗合宇宙星斗大道运转之术,然则每个人的小宇宙都不同,取决于各自的阅历,或者干脆说是修炼的功法。大道原本就是千变万化,这且不说,但金丹和金丹也同样有强弱之分,这和天生的根骨和悟性有直接的关系,要知道生命运转之状原本就是不眠不休的,无时不刻都在发生各种各样神奇的化学反应,通脉越多,品质越高,海纳百川,生生不息,可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那样的金丹自然也越强,这就是修炼天才一旦成长到金丹境界,战力却远超寻常同阶高手的由来。

李修原本的世界,科技峥嵘,步入星空掠夺时代已有上百年,原本的世界灵气枯竭,但并不妨碍出现一批境界高深的战神。修炼主要用高端药物,见效快,成效高,取代了传统的修炼之法,也正是有那样的科研成果,才能让地球上的人类进入一个飞跃期,解决了人体孱弱的本质弊端,能完美地操控机甲、战舰和各种精密仪器等,在掠夺中,冷兵器才进一步有了用武之地。

所以说,李修的根基非常牢固,人工智能技术的专业培养,计算机的运算绝不是人脑可比,来到这个世界后,李修无时不刻都在思考,尤其是在吾峰呆的这半年时间,他将两个世界的修炼方法互相印证,获得了巨大的好处,换而言之,李修的各方面都远在活了两百多岁的吾道子之上。

在李修看来,筑基期的通脉和炼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重要性还在金丹之上,同样的近千年来因为灵气日渐稀薄,多出来的一重灵寂境界,根本算不得什么。李修目前所见之人,吾丧、吾道子,还有往生岭遇见的那七个老家伙,甚至张天志,都只能算是好手,之上就是吾弑,其实也谈不上不漏之境。目前李修看不透的人,唯独那绝美女子,和李修一样,是真正的不漏之境,都将身体和意志锤炼成一体,形成了一口密封的容器,谁也别想看出破绽。可惜李修在身中剧毒之后,想通了这一重,要想下狠手已经来不及了,若非那时候他剧毒发作,绝美女子必死在他手里。

“我早已通百脉,达到了筑基通脉的极限,丹田气旋运转之下,心脏一张一合,响如战鼓,使我拥有龙象之力,水陆皆能畅通无阻。”李修内视之下,发现此刻百脉之中多了很多黏稠液体,形成了大量血栓,导致经脉和血脉都不通畅,难怪李修不但提不起真气,身体的力量也被削弱了很多,这种反应对于李修这样身体强壮如龙象的人来说,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也还在情理之中,因为血栓本来就是一种生理性的自我修复,而身体里的力量,则需要有力的心脏来起搏,经脉受堵,神经衰弱,也直接阻碍了肾上腺素的分泌和传送等。

“这到底是什么毒呢?”李修感到棘手,身体上的症状以李修的医术,不难自救,难的是他修为境界的跌落,刚才毒发之时,李修的脑袋几欲炸裂,让他以为灵魂即将出窍,离体往生,此番虽然挺过了第一次毒发期,依然精神萎靡,已经做不到意念外放,去感应四周,也很难感悟虚空,说白了,就是被一削到底。

“损我精气,坏我神魄,难道我中的毒是‘噬魂水’?”吾峰藏经阁的地下室李修虽然只在医治张鲁直的时候下去过一次,但地面上藏经室里的典籍,李修翻阅过不少,这时候他想起来了,其中有一本吾峰的一位已故的前辈留下的《百草手札》,就记录着他老年时的一次亲身经历,讲述的症状与李修此刻相仿,说的正是一种源自于百多年前某股黑暗势力所研制的噬魂水。其教众为了以表忠心,都吞服了那种毒药,并且还是心甘情愿地受人控制和驱使,写的可谓是神乎其神,同时也让留下那本手札的前辈痛恨欲绝,认为那是邪教组织,他曾遍访四方,最后的确被他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却因为自己也不慎中了此毒,含恨而终,在百草手札中留下一笔,便是为了警示后人。而至于是何邪教,李修没有看到只言片语的记录,似乎有着忌讳。

“一个消失百多年的邪教忽然浮出水面,恰逢如今的北冥海波涛涌动之时,不是偶然啊,鬼扯的是,我招惹谁了?想置身事外,怎地总是遇阻?事有蹊跷,看来不能一味地逃避,否则于我道心不和。”李修皱眉,神情越发凝重起来,一饮一啄,皆是因果,李修当初救吾道子一命,从而暂居吾峰,看似偶然,其实却是必然,也就是说从那时候起,李修注定就会有今日一报。

这时候,虎子回来了,怀里抱着一口石鼎,石鼎里盛满了清水,虎子依然还无法调动真气,不过李修看这口石鼎起码也有八九十斤重,盛满水后更超过百斤,不愧是天赋异禀,李修很满意,虎子的天赋并非灵根,而是肉身的可塑性,不过,看到这口石鼎,李修同时也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此地并非无主之所,得尽快解毒才是。

李修先给虎子号脉,确认他只是中了一种普通的迷药,当然了,这种普通只是对于修仙者而言,实则连大象都可以放倒。于是李修便在行囊里捣鼓起许多瓶瓶罐罐来,选了一个白色小瓷瓶,递给虎子,示意虎子吞服里面的丹药,并要求他要喝下一半石鼎里的水,便不再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