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在修士的眼中,远远看去,可轻易扫去迷雾,可见那山中建筑,金碧辉煌,宛如皇宫大殿,此刻正张灯结彩,宾客满座,果然正在办喜事,而且宾客之中,竟没有一个普通修士,最差都是金丹中期的强者。

    “看这样子,新人即将登场,我等一路急赶,也险些错过了。”骨灵仙子在山前下了飞翎风鹰,等李若乘也跳下来后,她驱走飞翎风鹰,自顾进山,居然不再理会李若乘。

    李若乘暗暗皱眉,这是什么意思?

    这山上的建筑显然是刚刚建成不久,四周的泥土还是新的,而且如果这里本来就有这样的仙府,她在上北郡这么久以来,不可能不知道。

    那么,骨灵仙子带着自己从东海之滨长途跋涉至此的目的何在?为了喝别人的喜酒?喝的是谁的喜酒?难不成是哪位师兄成亲?可这规格也太高了,这么多高手,不说十郡九州,四面八方的人物,至少这北方两郡一州恐怕都来了一些,即便是红莲老妖的另外的徒弟喜结良缘,也没有如此铺张的。难道,是有哪位师兄师姐突破了元婴期?多了一位元婴期的徒弟,倒是的确有必要来这么一出。不过红莲教的元婴还少么?李若乘猜不透。

    李若乘想来想去也想不通,只得进了山,踏上了白玉阶梯,进入山门。

    进到里面,一切都是应有尽有,并不像是新府邸,反而和京城红莲老妖的那座御赐宫殿极为相似。这倒没有让李若乘奇怪,如果这一切都是自己那神通广大的师尊在筹办,那这就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很快,在一座有假山的突泉湖旁边,李若乘看到了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在这里会遇见的人。

    罗素璟。

    罗素璟为了能够独力干成大事,摆脱三皇子的纠缠,不惜偷偷跑出来,曾跟在自己身边,去北冥海三十六岛打地盘。自己弃魔修道之后,听李修说过,罗素璟负责大将军府的统兵,此刻应该在北海关才对,怎么也跑来喝喜酒了?难不成北海关之战有变?

    被别人盯着看,以罗素璟的修为,自然很快就有感应,很快也朝李若乘看了过来,看到李若乘后,李若乘发现她的眼睛是红肿的,显然刚刚才哭过,李若乘心中越发郁闷,疑惑更深,却也很快走了过去。

    “素璟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李若乘一把拉住罗素璟,奇声问道。她原本和罗素璟的关系一直还不错,离开大将军府后,到了此刻,看到本人,也并未觉得疏远,反而近年来的孤独和近日的颓丧让她想找个谈心的人都没有,越发觉得姐妹情的可贵,自然就更亲切了些。

    可罗素璟却目光略有躲闪,没有直视李若乘,而是静静说道:“唐若姐,你……你怎么也来了?”

    李若乘这时候倒是没有心思去纠正对方还在喊她唐若的名字,而是问道:“我如果能不来,自然也不愿来的,这其中的事情真是一言难尽,倒是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记得我认识你多年,可从来没有见你如此伤心过。”

    “唉,姐姐你本不该来的,我哭泣,其实……其实也是在为你感到不值!”罗素璟说到这里,头越发垂得低了,似乎感到留在这里已无了她的立足之处,她挣开李若乘的手,猛然快步走出山门,施展身法,竟然离开了这里。

    李若乘觉得莫名其妙,为自己感到不值?明明在自己没来之前,她就独自躲在这里哭泣才对。不过,李若乘也有了防备心,从这样的话里,她听出来了,似乎的确和自己有点关系?

    金碧辉煌的仙府,共有五重,每一重宫殿都要比第一重高出一层,也更加雄伟宽广,层层递进,若是在最高之处,反过来看这头,那种俯瞰群雄的感觉油然而生,甚至能萌生出俯瞰大千世界的感觉。正所谓店大欺客,庙大不留小佛,这建筑就是以其伟状,震慑群雄,令宵小之辈不敢有丝毫动弹,可见建造殿銮之人,不仅匠心独运,且对人心也是拿捏的恰到好处。

    李若乘刚刚来到第一层殿銮,骨灵仙子又出现在她面前,道:“师妹,师尊有请,让你去最上面的正殿面见,说是你立了大功,她老人家有极大的赏赐!”说完自顾在前引路,不理会李若乘嘴唇微启,想要问出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什么立了大功?难道这是暴风雨的前兆?可自己既然已经前来,何必非要耍些手段伎俩?做给谁看?

    正殿虽然磅礴恢宏,然则却还并没有挂上匾额,这是最上面的第五层,相对下面四层来说,则要显得空旷而冷清得多,几乎看不到一个宫娥,也看不到仆役的走动,仿佛下面的人在胡吃海喝,和这一层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骨灵仙子让李若乘在殿外候着,她进去通报,如此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也没有出来。李若乘渐渐没了耐性,虽说红莲老妖的确是魔道中的巨头,对她却有再造之恩,可是过去的那么多年,也抵不过后来和李修短短相处的日子。她更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人,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既然师尊不想见自己,那自己还留在这里做什么?李修还等着自己去搭救,可是她同时也在犹豫,李修是不是就被关押在这个地方?可这个地方那么大,高手如云,自己该怎么去找?找到又该怎么逃出去?李若乘进退两难。

    “若儿,你进来!”殿内有个声音响起。

    “是!”李若乘答应了一声,神情为之一正。踏入正殿,里面金光灿灿,高伟雄壮,富丽而堂皇,琉璃做瓦,玉石为柱,檀木为梁,云顶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空空荡荡的殿里,足够容纳上万人,没有太多陈设阻挡视线。尽头处,九层白玉台阶之上,竖着几扇屏风,之上镶刻着飞龙鸾凤之图案,待李若乘走近,从那屏风后面走出几名宫娥,撤走屏风后,裹着一阵香风,款款离去,骨灵仙子也从旁走出,立在一旁。

    李若乘看到那屏风后面,有着一把九龙至尊的黄金椅,一位绝美的女子,扮着一身婚装,大袖长衫,凤冠霞帔。容貌看起来和李若乘有几分相似,但细看之下,鼻子更大也更挺许多,颧骨也高些,彰显此人是个极为善于掌控权势的人。

    此人正是红莲老妖。

    李若乘略微恍然,暗道原来是师尊自己在办婚事?难怪如此大张旗鼓和铺张,表面上却是躬身行礼道:“想不到今天是师尊的大喜日子,徒儿拜见师尊!”

    红莲老妖眉头皱了皱,不过,今天这日子对她而言,的确也是少有的喜事,就算是游戏人间,那也算是数百年来最好玩的游戏了,所以对于李若乘竟然不跪拜,她也没有立刻发怒。

    “放肆!出去晃荡了一些时日,连规矩都忘了么?见到师尊,竟敢不敬!还不叩拜?”旁边的骨灵仙子却是厉声呵斥道,同时还预备拔剑,随时都要清理门户的样子。

    “师姐真是好大的威风,我岂敢对师尊不敬?我对师尊的尊敬是放在心里,而不是放在膝盖上,不像有的人,日夜跪拜,指不定心里却想的是什么别的!”李若乘淡淡回应道。

    “哦?小师妹你既然敢如此牙尖嘴利,想必是有所倚仗,难道你准备了什么厚礼献给师尊?”骨灵仙子岂能被一个小小的女弟子就逼得下不来台,并不接话,而是直接一言顶回去。

    “不错!”李若乘想也没想,道:“我的厚礼,也许用不了多久,自有信鹰传到师尊这里,到时候自会知晓。”

    骨灵仙子大怒,正要说话,红莲老妖却摆了摆手,示意她退下。

    骨灵仙子微愣,不过,她跟在红莲老妖身边是最久的人,立刻明白了是什么意思,急忙告退。退出大殿后,她转道去了传信堂,去查问最近是否有信鹰传来重要消息,或者的确有李若乘带来的厚礼?如果一样都没有,她相信她那师尊不可能放过李若乘今日的不敬,过了今天这大喜日子,立刻会找她算账!

    红莲老妖让李若乘留下来,并邀她同坐在九龙至尊的天子椅上,仿佛还是如当年那么宠爱这爱徒,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所谓的家常,却谁都没有率先点破今日李若乘心中的种种疑惑。不过,有件事李若乘这才知道,这座宫殿,还远远没有完工,因为这是红莲老妖为不乐皇帝修建的一座行宫。

    不乐国至今已建国近五十年,为何要选择在这时候,在这偏远的北地修建这样一座行宫?这是不是释放出了某种信号?李若乘暗暗揣测不已。

    话过片刻,突闻一阵丝竹之声传来,有宫女前来盈盈下拜,通报说已过了午时,良辰已经快到了,李公子那边等得急,再三催促,要奴婢前来问尊上准备好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