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这就是修仙界让人痛恨欲绝的腐尸血,虽是流传自毒门,受世人所不齿,却名头极大,更极其邪恶,据说腐尸血需要用活尸熬炼,这玩意儿主要不是用来毁尸灭迹,而是为了逼供所用。眼睁睁地看着肠穿肚烂,一层层侵蚀骨头,一寸寸瓦解神识,让中者痛嗷三天三夜,最终化为脓血而死,神形俱灭!

    不过,说来也奇怪,李修的肉身宝丹只是损坏了皮肉,破坏力便到了极致,很快,皮肉重新愈合,自行痊愈,没过多久,竟已结痂。同时,李修感到自己全身的器官,居然都得到了滋润,非常舒服,效果比吸收两枚极品灵石还好。

    “真是个无底洞啊!”李修暗叹。这北极冰原灵气枯竭,寸草不生,荒无人烟,之前李修和龙鼎皇帝为了寻找万年冰心,曾将方圆数百里扫荡了一遍,证明这无边无际的大片冰原,的确没有人迹活动,只有一些普通的小动物。这证明李修现在要想恢复过来,需要大量的灵气来填饱器官,甚至将百脉灌满,成了妄想,他也不敢独自逃走,看来只能去寻找灵石了。

    “圣城?”李修想起刚才那两人的对话,看来这冰原上不是没有人,而是还没有找到而已,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去处?从刚刚三人的奇怪功法看来,这里的人,修行方式似乎自成一派。李修伸手在法戒之中取出一套衣服穿上,这法戒目前还能用,可也不能用摄,得用手拿。李修不由苦笑了一下,哪里还有先前修炼所得的那份喜悦?如今自己等于废人,在这冰原上连生存都是个大问题,刚刚李修如果不是装死蒙混过去,只怕就性命危矣!至于刚刚那魂器射穿李修的眉心祖窍,那个级数的魂器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李修认准了那三人消失的方向,一路步行,有时候还跑跑步,感到饥渴时,法戒之中有很多保存的食物和清水,不过,随着日久,李修越发消瘦,没有灵石的滋补,饿得也快,食量也大得惊人,原本半年的储备粮食,过去了短短半个月就吃光了。

    “呃——”

    李修打了个饱嗝,最后一顿了,赶紧起来赶路,不然用不了两个时辰就又饥饿难耐,希望能出现奇迹。

    又过了三日,李修饿得是前胸贴后背,眼前直发黑。

    这天,李修胡乱咀嚼着冰块,嘴里咯嘣作响,和着唾沫咽下。李修举目四望,万里冰原,茫茫无际,单凭脚力想走出去只怕没了可能。索性不走了,李修盘膝而坐,开始闭目冥思,沟通本能器官意识,要看看自己如今身体究竟发生了何种变化。

    百脉之中依然干涸,李修暗叹,这半个多月的所有吃食,其营养灵气等全部被器官吸取,没有多余的一丝留下。这也是因为当初为了助李若乘脱险,强行动用太乙玄纹镜挡下那圣器石磬,距离太远,消耗之大远超想象,李修将积累下来的数百粒黍米都动用,才勉强成功。若非如此,即便李修受再重的伤,至少还有储备,不会有这般困境。那黍米可是比极品灵石还珍贵,所谓乌肝与玉髓,擒来归一处,一粒复一粒,从微而至著。黍米之丹,极微极精,为清阳之炁,可点化全身阴质,其属性如同先天,与肉身宝丹极为契合,用时身如丹炉,气精相融,阴阳共济,珍贵异常!

    李修没有气馁,尽管走到这狼狈的一步,心中也并无丝毫的情绪波动,这修行之路,本就是苦行,苦不知道是苦,得乐在其中,才得个中三昧,否则什么觉正净,什么定慧之说,也成了假道学,贻笑大方而已。没有办法,对目前的处境的确是束手无策,李修沟通器官,只得恢复了真身状态,从中年大汉转回原来的生理年龄和容貌等,这是为了降低消耗,不然真的可能挺不过去了。

    果然,恢复了真身状态,器官意识传递出的饥饿感消减了不少,体力也有所恢复,李修睁开眼来,从法戒之中拿出一柄长矛,开始掘冰。自从断粮后,李修一直在考虑生存问题,也一直心存侥幸,认为有可能找到那所谓的圣城,此番是彻底断了侥幸的念想,不过,李修三日来观察地理,觉得这方圆几里之下,应该有水源,可能原本有个大湖,后来才被冰封,有水源的地方就代表有水下生物,现在哪里都不去了,吃饱了再说。

    掘冰三尺,李修有点气喘,又掘了三米来深,李修眼睛发黑,口干舌燥,只能又咯嘣咀嚼冰块,盘坐歇息。同时,沟通本能意识,使得肉身宝丹快速恢复疲累。如今的李修眼眶深陷,皮包骨头,只感到浑身乏力,全身器官在与他沟通之时,释放出罢工的意识。

    “人的本能意识,有两种最大,饥饿为次,传宗接代的遗传基因,为最根本的意识,那就是交配!”李修这时候更深刻地认识到自身的本能意识,认为除了交配为根本意识之外,平时最大的就是饥饿。现如今李修陷入深度饥饿之中,使得全身器官都有了浓烈的危机感,再也不受主观意识的控制,大部分器官都选择了偷懒或者罢工。

    意志力,的确是战胜死亡的最大法宝,十个人在同样的环境中,只活下来一个,其实和身体素质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是在于意志力。比如在极寒之地,其实那九个人并不是被冻死的,而是被吓死的,无论是主观意识还是本能意识都认为必死无疑,器官放弃了工作,导致提前死亡,那么他们死后的状态和被真正冻死的人的状态也是一模一样的,没有任何区别。

    这说起来匪夷所思,但却是事实。

    这并不是主观上认为死亡就能死亡,而是和身体达到同步,才能真正死亡,这一点李修以前也看不到,所以他的三尸化生诀最初是控制意识,其实也不能说错,但那只是一个开始。

    当然了,寿终正寝的例子除外。

    李修在与自身的器官意识沟通,许以极大好处,他仿佛听到了很多声音,心肝脾肺肾,眼耳鼻口等,小到每一块肉,细胞,也隐隐在传递自己的一种微弱意识,如同菜市场一般,在和大脑争吵和沟通,而大脑则是在快速分析,一一回应并讨价还价,然后这些信息与元神传递,似乎不分彼此,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系统。

    过去了差不多两个时辰,李修的嘴角上挑,露出了熟悉的微笑。这两个时辰的冥想与沟通,相比他之前的那半个多月,收获更多。黄庭打开了一条根本不存在,但却又实际存在的经脉,与大脊相通,直通百会,这条经脉并非督脉,中途无须经过二十六个穴位。有经云:寸田尺宅可治生。这寸田二字可谓妙不可言,说的就是黄庭,黄庭又曰灵台、祖土,亦曰玄关、先天窍,天心一回光,周身之气皆上朝,如圣王定都立极,执玉帛、者万国,四正四隅、六丁六甲,皆如奴婢自然奉命,各司其事。

    原本李修的元神念头沉寂在黄庭之内,百脉干涸,此番开启一条全新的经脉,有着涓涓之流水声传出,虽无督脉开阔,且途中有深沟险壑,曲线蜿蜒,却是通透无滞感。若是以往,这样一条经脉对李修的帮助可以忽略不计,但现在就是那救命的稻草,元神念头终于可以驱动,动时如山岳拔高九重,直达大脑泥丸宫,让李修的头皮都是剧烈跳动不已,满头头发根根倒竖,李修从法戒之中摄出一口铜鼎,在强大的元神驱使之下,朝下方一掷。

    “咚!”

    这一掷,冰湖裂开,水流喷涌而出,李修念头外放,洞察湖底一切,以元神保护住肉身宝丹,朝前极速钻去!

    这突如其来的收获,正是李修和器官“谈判”所取得的成果,但这条经脉的出现,可以说违背天人两道,严格来说,此时李修已经不再是人类,因为身体里多了一条陌生的经脉,成为一个另类所在。所以说看似一条小小经脉,难度和动静之大,远远超过筑基突破金丹期,镇守在他泥丸宫旁边的八眼吊睛虎印章,洞察了一丝玄机,李修再也隐瞒不住,此时远在冰原另一边寻找万年冰心的龙鼎皇帝,立刻有所感应,不过却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那表情却十分精彩起来。

    “这小子居然突发奇想,有这样的道果?果然了得!不过,任你天赋如何强悍也不过是给寡人做嫁衣而已!吾子当初带走的一切,寡人从这小子身上先拿回一些,也算是利息。”龙鼎皇帝似乎接收到不少信息,对李修的法诀有了全新的了解,这法诀居然让他那样的强者,也是获益匪浅,心中也不得不承认李修着实是个怪胎,也不知是怎么想出来的路子。俗不知,这千年来,多少天才人物,为了在末法中寻找生路,也不知道开创过多少法门,但能取得实际道果的却没有几个,算起来,最大的成果,就是开创了一条灵寂期的路线,连龙鼎皇帝也挑不出毛病,然而他自己身为古老存在,却是没有走过灵寂的路子,只是对灵寂的一些妙用,有所涉猎和研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