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突听一人来报,有几大古士族的家主求见。

马家老祖回过神来,原来几大古士族乃是以裴家为首,共有四家,都是上北郡颇有名望的古老士族,实力不凡,这个时候不去天水城,居然来了太原城见马家老祖,可见镇北侯的无所作为,早已被各家看在眼里,反倒是很重视马家的关系,想要搭上马家老祖这条大船。这条南下的退路,各家显然也比较看好!

“有请!”马家老祖大袖一挥,四家来投,对现在的马家来说,实在是雪中送炭!

古阳关。

德阳第已经人去楼空,李若乘带走了李修要带走的所有人,不过,临行前,李若乘去见了凌月婵一面。当初因为黄巢在古阳关斗法,落下几条命案,凌月婵被朱孟海和钱不缺捉去顶罪,不过,凌月婵的身份乃是红莲教在古阳关的联络人,哪有那么好定罪的?早就无罪释放,继续在凤仙楼干老本行。

“姐姐何故来找我?”凌月婵问道。

李若乘道:“妹妹,近来可好?”

凌月婵眉宇间颇有愁容,嘴上却道:“挺好的,还是老样子,姐姐有了如意郎君,不好好享福,来找我做什么?黄巢大人死在姐姐那如意郎君手上,却还能好好地站在我的面前说话,可见我的确远不如你。”

李若乘勉强笑道:“妹妹说的是哪里话,我如今早已经不是红莲教的圣女,我的名字也早就改了,过去的事情该忘的我也都忘了。这次来到古阳关,是来找妹妹叙叙姐妹情的呢!”

“你只怕是来看我的笑话吧?”凌月婵无不妒忌的说道。

李若乘道:“我是来帮你的,你跟我走吧!”

“跟你走?”凌月婵已没了什么耐性,道:“我和你已没有什么情份,当初就是我向黄巢大人告密的,若非你那男人还有点本事,你们早就死了。既然已经与你们结仇,我知道你们迟早要来报复,要杀要刮请快点,多余的话就不要说了,反正我活着也不如死了。”

李若乘道:“你可以不相信我,可如今的古阳关,甚至上北郡都不安全,只有让大家都呆在虚空法宝里,暂时度过难关,以后你们是去是留,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妹妹,得罪了!”说着话,李若乘伸手就要来拿凌月婵!

“我不用你管,你快走!”凌月婵却猛然一把甩开李若乘,极为不寻常地厉声呵斥起来!

“嗯?”李若乘发现凌月婵竟然功力大增,已是金丹后期的修为。此番既然动手,李若乘怎么也要将她带离古阳关,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继续作践自己,李若乘认为她有责任搭救凌月婵一把,再度出手拿来,已经动用了几成真本领。

一动之间,却见李若乘已经消失不见,一点波纹荡开,房间里原本的红木粉帐消失不见,而是化为了一潭幽寒无比的深水,有着强大的挤压力。

“唔!”这突然坠入寒潭,凌月婵险些被呛到,连忙运转功力,想要挣扎,李若乘有心带她离开,陷入了自己的场域之中,怎么可能让她回过神来?藕臂探出,同时沟通李修留在银河图里的魂印,打开银河图,要将凌月婵收走。

突然一股危险气息,自四面八方袭来。

“嗯?果然有猫腻!”李若乘心中早有提防,刚刚凌月婵的反应有些反常,她全都看在眼里,此番霍然收手,一摸法戒,摄出两柄长剑。双剑交叉一挡,划拉一声,一只黑色的爪子在烛光中狠狠拍出,本是朝李若乘的心口抓来,此番却击在了双剑之上,被李若乘险之又险地挡住!

李若乘娇躯一震,倒退几步,花容微变!这双剑只是普通的百炼利器,被李若乘以真气裹住,这一挡,剑吟不休,险些崩碎。

“滚出来!”李若乘厉斥!足尖一点,将还陷在场域里的凌月婵扫到一旁,扑通一下,凌月婵撞翻妆台,额头碰地,这才慢慢缓过神来。然而这一下,李若乘却是对着空气接连刺出了五十几剑,一尊魔头隐藏在空间芥子当中,只伸出一只黑爪与李若乘纠缠,并未完全现身!

这一下,倒是让李若乘动了怒气,沟通李修的魂印,借助银河图的功能,李若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祭出凤梧古琴,翻手一抬,十指气劲代替了手指,古琴还在空中,琴音顿时如同惊涛拍岸,力拔大山!如此强绝的音浪,一股脑儿灌入那虚空芥子之中。

轰的一声,一蓬气浪泄出,凤仙楼的整座屋顶瞬间消失,周边瓦砾横飞,一尊黑影从空中跌落下来,重重地在街道上砸出了一个深坑,那黑影一动也不动了。

李若乘喘了一口气,动用凤梧古琴极为消耗法力,不过,自从李修将此琴修复好,交给她之后,这么多天,她也琢磨出此琴的用法,渐渐能够得心应手起来,这自然和她正式踏入灵寂境界有关,修为日益精深的缘故。

没有迟疑,李若乘身形闪动,临空而下,就要痛下杀手!忽听凌月婵急呼道:“姐姐手下留情!”

李若乘收了杀招,人在空中,感应到银河图的火晶石,便如李修一般,摄出两根手臂粗的锋利火晶石,将那大坑中的一尊骨魔穿了琵琶骨,同时将银河图一招,将骨魔连同凌月婵一起收走,毫不停留,快速遁走!

这边的大战惊动了古阳关的很多高手,其中有很多因为九阴汇聚现出魔形的修士,一片嚎叫乱吼,朝凤仙楼聚拢而来,这一聚拢,同类相见,互相攻击和吞噬,场面混乱不堪!

李若乘远远望见这一幕,云眉微蹙,暗道就算李修在古阳关,除了大开杀戒,只怕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好在提前带走家底,暂时离开这里,只要李修在的地方,去哪里推法都一样,班底还在,这段时间的谋划就不算完全失败!

看到这一片混乱,丧失人性的场面,李若乘心中也是掀起波澜。她知道若非李修一路来为自己护道,自己和那些修士是一样的,迷失本性,被某种欲念所驱使,成为杀人机器。

对此,李若乘似乎同时也燃起了希望,这是对李修的信心。

没有感触太久,她驾驭银河图,正要离去。然而这时,心有所感,李若乘忽又忍不住回头望去!

古阳关方向突然升腾起一束磅礴白光,那束白光古老而玄奥、德才高叡、盖天地阴阳造化之赜,下揆三泉,上寻九天,横郭六合,揲贯万物。那束白光,融合着一股意志,李若乘跟随李修这么久,对于意识方面的认知,也早就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那白光里的意志,释放出来的并非个人的主观意识,而是六合八荒,天上地下,万物众生的求学意识。不说人族,实则万物众生,万千族类,先天都有优劣之分。然而人的最终成就,显然不完全取决于先天,后天的努力往往才是逆天改命的关键。

无数的意识碎片,先是由德阳第周围的人所接收,紧接着,古阳关,然后延伸到方圆五十里地,全部都接收到了,那么多的人在接收到意识碎片的同时,自然而然形成了各种不同的画面。人之初,性本善,是教化之法,人从胎儿吸收了第一口无明真炁开始,人性本坏,这是不争的事实。初始的这种坏不是真的坏,而是欲念,色念,识念等,将肉身宝丹完全占据,人若不学善法,虽有第二主观意识,亦较只有本能意识的畜牲无异,也就没有文明可言!

这股意识碎片,如海纳百川,汇聚为一炉,如今全部反馈给众生,一时间,以古阳关为中心的方圆五十里地,九阴汇聚的天地阴气被强行驱逐出境,所有魔化或者妖化的修士,重新恢复了神智,还有更多被残杀的老百姓,也暂时忘记了生离死别,个个都如朝圣一般,神情肃穆地注视着古阳关。在他们的眸子之中,是一幕又一幕圣人说法的场面,是一篇又一篇早就绝迹天下的无上真理。这让他们感到身心无比愉悦,没有灵根的普通人,也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其心灵所得、所悟,在这一刻,不在修士之下!

“是文圣的龙脉!”李若乘吃惊不已,她身为德阳第真正的法人,收到的信息量最是庞大,不过,这种信息对她来说虽有裨益,却已经不是什么必不可求之物,只能作为借鉴。

然而,这一幕,岂非一直是李修想要做的么?他想用三尸化生诀,让人族独立刚韧,带领更多的凡人体质,走向强者之路。也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妖魔化,定慧正心,从而真正强大!

不过,李若乘身为德阳第的主人,感受与别人稍有不同!她感觉这股信息还有些虚浮,很明显,古上北郡被分出一块大元州之后,文圣的故乡已经不再如前朝那般神圣,龙脉说白了,就是集气运、人文、地理等汇聚而成,并非实际的物体,而是虚玄的能量或者信息。没有人气蕴养的文圣故乡,本来没有形成龙脉的可能,然而,如今九阴汇聚,魔、人、妖等被负面欲念霸占主观,祸乱天下,强行将文圣的残留的道痕,造成了挤压,从而喷涌而出,这其中德阳第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李若乘心思急转。那古宅没被毁去,看来是那前来抹除圣人痕迹的强者故意留下的一点根基,李若乘不明白那些人或者那个人为何要如此而为,不过都不重要了,现在李若乘在犹豫的是,要不要回德阳第去查探一番。但她如今身上带着几乎李修的所有家当,是以干瘪老叟、王双、李忠、胡大先生、王双之母、朱孟海、班虎等人为首,还有胡大先生和干瘪老叟近日在古阳关吸收的一批武人,天赋和心性不错,年龄在十二岁到十八岁之间,足有五十多人,另外就是凌月婵。这么多人的身家性命都在李若乘一人身上,她不得不三思而行!

“姐姐,你对他做了什么?”耳边突然响起凌月婵担忧的声音。

李若乘被打乱思绪,看了凌月婵一眼,问道:“他到底是谁?”

凌月婵忽又说不出话了。

李若乘道:“妹妹何必瞒我,除了那个欧阳,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个男人,能值得你如此在乎。”

“若是姐夫有朝一日成魔,姐姐想必也会如此吧?”凌月婵目光躲闪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