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轰!气流爆碎,虚空炸裂,混乱气体窜出,犹如惊涛骇浪!而那刀风所向,神鬼莫测,无人可挡!

这一刀,的确是绝世无双!

大元城中无数强者纷纷暴走,怒吼连连,无缘无故遭到强者攻击,这让他们很不忿!城中早就启动了护城大阵,在整座大城上空形成了一个数丈厚的气罩,气罩之上雷电交错,符文密布,然而根本没有用,刀还未落下,那防御惊人的气罩在磅礴无匹的压力之下摇摇欲坠,很快就布满了裂缝。

“快走!”

“逃!”

“敌人强到没天理,我命休矣!”

很多强者这才发现这次攻击的强悍,然而他们根本没有逃走的机会,十里长刀轰碎防御气罩,刀罡排山倒海,将大元城直接劈成两半,同时,伴随刀罡而来的是一股强大的祖皇意志,能让千族臣服,镇压所有修士,不论是灵寂顶峰还是金丹期的修士,竟然都动弹不得,识海之中翻天倒海,陷入晕眩之中。

李修早就看准了几尊大修士,以最快的速度,将他们身上的法宝取走,最后觉得这些东西还不够,李修将大元城的阵基也搬走了,护城大阵的阵基非同一般,比一般的大法宝可值钱多了!

李修去而复返,仅仅只用了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将所有法宝等都交给了龙鼎皇帝,龙鼎皇帝很满意,收刀退走,二人远遁而去。

时间上的把握相当准确,这边前脚刚走,天地突然寂静下来,午时三刻,到了。

天地顿时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而刚刚的大元城,无数魔修妖修都显出本相和本体,失去了理性,明明是好朋友,却反目成仇,大打出手!

一瞬间,大地一片狼嚎鬼啸,百姓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李修皱起了眉头。

“看到了吧,这样的国迟早分崩离析,区区不乐皇帝,一旦国运散了架,不足为虑!”龙鼎皇帝道:“别看他现在风光无限,但国之覆灭,不过是旦夕之间而已。好在他还算聪明,在全国各地早早就建起了养魂之地,那养魂地极其不凡,布有欺天阵纹,外面就算是山崩地裂,那里受到的影响都微乎其微。”

李修明白,只要养魂之地在,不乐国想彻底散架是不可能的事情,任何变故都能够镇压和改写,相比之下,军队只是表面的威慑,养魂地才是国之社稷,一旦破灭,则有累卵之危。

这九阴汇聚之日,天地间的阴气互相冲击,覆盖整块大陆,却是魔域强者的天堂。就算是普通的魔修,也会被魔化,显出魔纹,功力大增的同时,释放出原始本性,逢人便杀,遇到同类就互相吞噬!

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真正的魔域强者,乃是陪同皇帝出来打天下的皇室正统或后代,这些人不可能失去自我,而且他们常年都在养魂之地里潜修,只有被魔化的人类修士,才会失去理智,互相残杀,李修已可预料,未来的上北郡,将会比这种残杀更残酷,那将不是魔杀人,而是人杀人,说白了,都是养蛊式地培养强者。

可惜,李修在白马县一行,已经尽了全力,依然阻止不了上北郡开启养魂之地。李修只能临时制定战略,委身投靠龙鼎皇帝,目的就是为了搭线。大将军府,或者是大将军这个人,李修感觉是个可利用之人,实力强大,深不可测,且深藏不露,偏偏事到如今,李修得到的很多线索,都与此人有关。李修甘愿冒险,以博一线生机,才有了后来主动来投靠龙鼎皇帝的事情发生。按照原定计划,在古阳关,依靠文武双圣的故乡地,推行法诀,带领更多凡人体质踏上武道,已经不现实,缺少缓冲时间!

李修道:“这样下去,如果无人制止,人类迟早消失。不乐国建立养魂地的目的,看来就是想将人类彻底同化,变成魔人的国度,恢复魔域秩序,弱肉强食,再无文明可言!”

“你看得很透彻,可惜没用,在不乐国的统治之下,人族注定消失,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当然了,他们认为魔是高等生物,而人的泥丸宫却是上天的杰作,两者融合一体,才是至高无上!一旦魔国计划成功,别说统一西楚大域,就算是打回魔域,统一魔人两界,又有何不可?走,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炼完太乙玄纹镜再说!”龙鼎皇帝道:“炼好宝镜,如你所言,我们立刻去投靠那劳什子大将军,寡人手中无兵,就算能杀得了一个不乐皇帝,也恢复不了江山!”

龙鼎皇帝的这番话,让李修深思不已,看来当今不乐皇帝的心思,在某个层面的强者看来,都不是什么秘密,可问题来了,不乐皇帝当真就那般强大?这可是灭族之事,人类强者为何不反抗?

“怎么?还没想通?”龙鼎皇帝问道。

李修道:“我的确想不通,灭族之事,众志成城,本该有大批反抗魔政的有志之士,为何眼睁睁地看着百姓遭魔荼毒,而忍气吞声?”

龙鼎皇帝道:“李修小子,很多事情你不了解,真要说起来,不乐皇帝是有功之人,这个你日后会慢慢知道。寡人虽想恢复江山,然而功就是功,过就是过,各凭本事,倒也不至于去埋没他的功绩!”说完,再也不理李修,自顾朝前遁去。

有功之人?李修还是不懂,他看不出功在哪里,一个国家治理成这样,再大的功绩又如何?能够填补灭族之过?

九阴汇聚对上北郡的影响最小,毕竟经过多年的努力,上北郡修仙界一致排外,取得的效果还是不错的,养魂地也只是刚刚开启,魔头不多,就算有不少魔修潜伏,也只是小打小闹,整体来说翻不起多少浪花,和上北郡之外的修仙界一比,简直就是人间净土。

人修妖法,或者人修魔道,这些人全部现形,脸上布满着稀奇古怪的符文,眸子之中看不到任何人性。妖魔之法修炼深入的,直接是头上生出犄角,或者身躯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等,杀人无数,力大无穷!

北冥海以仝霸为首的高手,却是来到了北海关外不远的山峰之上眺望,纯正的妖族强者和纯正的魔域强者一样,没有受到九阴汇聚什么影响,北冥海三十六岛也有魔修,然而不多,现形后很快就被制住,关押起来。

仝霸道:“想不到北海关居然并未大乱,不乐朝廷果然有些独到之处,守关将士不用上北郡的一兵一卒,装备精良,乃正统人族血肉,不曾掺杂妖魔鬼怪,我听说这些兵马全部是用虚空法宝运兵过来,你们谁知道这是哪支军队?”

有强者道:“盟主,看这模样,除了京城的禁卫军,也只有信罗河的军队才会如此气势如虹!”

“信罗河?”仝霸的口气无比冷淡道:“此人对我北冥海早有觊觎之心,当年三十六岛在天柱峰斗道,此人出过不少力,促成同盟。然而他狼子野心,口绽金莲,竟然说服不少掌教,暗中抽走了各岛的许多有生力量,违背祖训,掺和朝廷之事,虽然的确使得各派壮大道统,但也生出二心,不甘一心奉道,为利唆使,导致数十年来我三十六岛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着实可恶!”

听仝霸说出这话,不少强者都是对信罗河恼怒暗恨不已,这在场的诸人,当初也有不少轻信信罗河的,都是被画过大饼的人,不然何至于门派人才凋零?此番朝廷逼迫,他们这些老家伙不得不来拼命反抗,造成这进退不得的局面,若是三十六岛强大,没有打破平衡,他们认为依然可以超然物外,不至于陷入战火!

又有强者问道:“既然北海关的防守毫无破绽,我等难道就只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妖族身上么?盟主,这样下去对我们可不利!”

仝霸摆了摆手道:“无妨,等!”

“等?”

所有强者都纷纷看向仝霸,这位盟主身体之中散发出的自信,胸有成竹,快速感染了他们,让他们内心大定。

太原城。

由马家老祖带领族中长老精英,快速灭杀莽家,占领城池,并第一时间打通要道,横扫周边县镇的残余高手,马钧和马天信父子接到老祖信鹰之后,领兵马六十万,南下朝太原城进发,直指古阳关!

九阴汇聚,天地无光,六十万兵马打着火把,挂着琉璃灯等,如同夜行,快速前进。

太原城中,马家老祖正独自站在城郭之上,眺望着南方。他的面色极为凝重,且脸上布满狐疑之色。他发现古阳关方向的气运居然再次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原本他认定古阳关占尽地利,且有一股不凡的气运凝聚,这才排除众议,打通天水城通往太原城的通道,然而太原城是打下来了不假,这时候他却又发现南方的气运略显虚浮,似乎发生了什么大变故。

“难道,我上北郡好不容易凝成的新鲜气运,就此消亡?那一位绝世奇才遭了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马家老祖内心无比沉重,却也知道如今马家的高手已几乎倾巢而出,宛如箭在弦上,难以更改,好在古阳关毕竟占据地利,必须拿下,方能自保。

马家老祖如此安慰自己!

正在这时,天空之上飞来一只信鹰,马家老祖拆开信筒一看,脸色猛变。

东平府开辟了养魂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