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一种古老而玄奥的法力从北宫雪的黄庭喷薄而起,她一双藕臂看似脆弱不堪,但法力之强,实在是世所罕见,随着这一门强大神通施展开来,李修只觉得自己犹如秋风中的落叶,手掌一震,九字被震散了,连带着李修也是倒退百来米,一瞬间,他看到了一尊高达千丈的法身,撑天而起,一双玉掌如同阴云,遮蔽天日,朝李修镇压下来。

北宫雪要以刚刚李修镇压她的姿态,将他反镇压!

“这么强?”李修的三丈之身,在这一刻变得微不足道,李修这才明白,盛世时期的法天象地究竟是何等的逆天,此女不过刚刚觉醒,北宫雪这一世的肉身宝丹还很弱小,连阴神都还没有修成圆满,就已经能够打出如此强到绝巅的法印,实在是不可思议。

这法身未必是实物,可以说是一种精神的碾压,毕竟,北宫雪的根基尚浅,要是真的法身,未免不切实际,就算是女司命觉醒,没有重回巅峰,也不可能有千丈法身,李修估计,哪怕是元婴老怪也没那本事。

“若能将她擒住,加以研究,对我的帮助太大了,可惜!”李修心底闪过这样的念头,到了这个时候,他居然还在想着临床试验,但也明白,自己只怕难以敌过。

不过,手里没有闲着,两掌互搓,元神盘坐黄庭之中,李修的后脑有着一论烈日光圈,七莲生长。这七莲生长才是李修三尸法决的最初状态,李修目前的一切所得,都与他当初在吾峰的千机洞中领悟了七莲生盘的道理有关,在死局中崛起,生死轮转,后来创出三尸化生诀,不过是道的延伸,此刻李修反其道而行之,将一身法力,返璞归真,回到原始状态。

那盖天玉掌还没有彻底压下来,磅礴的气流,形成了一个个风眼,被挤压,轰然爆碎!这样狂掠的风暴,太真实了,即便是元婴老怪都得肌骨破裂,暴碎而亡!

李修脚步一踏,没有任何法力外泄,他所有的法全部凝聚在后脑的大日光圈之内,李修摄起光圈,朝天一割。

“刺啦”一声,那厚重的玉掌,竟然出现了一道豁口,而李修的大日光圈,也黯淡无光起来,下一刻,成为碎片。

李修神魂摇曳,眼前一黑,强打精神,趁此机会冲天而起!

心中估计一番,知道自己正面极难取胜,对方随便一招,自己都要用尽一切来拼,刚刚这一下凑效了,不代表下一回还能凑效,还得暂退,以图良策,方可为续!

没有犹豫,伸手一招,朵朵十分配合,连忙将北宫雪给吐出平行世界,挟着李修和吞天魔童,遁入虚空,瞬间逃得无影无踪。

“李修,用不了多久,我还会来找你的,你始终逃不脱我的掌心!”北宫雪的脸色发白,刚刚的翻天印,对这具身体来说,负荷太大,能将此子吓退,她的目的已经达成,接下来,前方的万千大山里,就藏着吞天魔童用来买命的东西,只要被她所得,立刻能恢复不少境界。

“李修!你这个软蛋,欺软怕硬的混蛋!”逃了很远后,吞天魔童大吼起来,对李修极尽嘲讽。

“不知道别乱说。”李修毫不在意,道:“我与她觉醒的这道意识的修为境界的差距,宛如鸿沟天堑,那是一个老古董,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有胆子你去?”

吞天魔童恨声说道:“你的死活我根本不管,但是我才刚刚将那个秘密告诉了你,对方也知道了,你却将它就这样送人?李修啊李修,你要知道,一旦那个地方被她寻到,她就能得到最少半个甲子的功力,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就只剩几天的命可活,到时候我看你还能逃到哪里去,你还是回去好好洗干净脖子,等着被宰吧,哦也不对,是全身都得洗干净,等着那位女司命大人的宠幸,嘿嘿!”

李修说不出话来。

吞天魔童对李修满脸鄙视起来,还呸的一声,吐了口唾沫。

“李修,买命钱我已经给了你,你自己没有本事拿可怪不了我。我现在就要走,你别拦我,我可不想陪你一起做人家的鼎炉!运气好一点,如果你能活下来,下次见面,我会亲手将你镇压!”吞天魔童斜着眼睛睥睨李修,脚底下也没闲着,准备开溜。

“孙子,对你家小爷爷要礼貌点,现在可不能放你走!”李修将他拦住,轻轻笑道。

吞天魔童呵斥道:“李修,你自己不作为,凭什么还要我跟着你一起倒霉?要杀要刮随你的便,反正我现在已经没了买命财,总之你想要我再和你一路,那是休想!”

“你懂什么?”李修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吞天魔童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李修道:“敌强我弱,兵法有云:‘先知迂直之计者胜’。我对她有一定的了解,明白她急需吸收大量的能量来滋补,为此将会不择手段,不是魔道,胜似魔道。我先退走,不过是先给她点甜头尝尝而已,这在兵法上是故意示弱,叫‘以退为进’。我答应过若乘,要救北宫雪,如今虽然已难逆转,却也不能轻言放弃!”

“强词夺理,为了一个区区的承诺,你能做到连性命都不顾?不是我小看你,如果那小姑娘觉醒的当真就是个三界司命,她如今显露的实力,也只是冰山一角,随着她将肉身宝丹修到一定的境界,她将会无时不刻都在快速进步,而你,若将她得罪死了,很快就会技穷末路,我看你还是有多远跑多远,应该找个地方躲起来,运气好点,说不定人家寻到了新欢,就不会惦记着你这具鼎炉了!”吞天魔童道。

“怎么?你怕了?”李修反嘲。

吞天魔童道:“我的确怕,但你会放我走么你?”

“不会,你还是带路吧,轻车熟路,我们先去那个地方等她,到时候伺机行动,未必没有取胜的机会!你也别太悲观了!”李修说到这里,不等吞天魔童答应,让朵朵带着他们,重新遁入万千大山。

这北苍郡的万千大山,乃是北冥海大山脉的支脉,接壤北国的上苍郡,西域藩蠧的也有部分国土,国门关口由不乐国四大将军中的左将军张公牧负责镇守。不过,这万千大山中,历来混乱,即便是三千元婴,百万大军,也难以扫荡,属于三不管的地带。这一不归不乐国管,二不归藩蠧国管,三也不归北冥海三十六岛管,是一片混乱的猎杀战场,其中以兽族为尊,以致很多恩怨都在里面解决。

刷的一声,树林里落下来一个脸上有刀疤的汉子,此人乃是一尊金丹大圆满的高手,于此同时,另外两个方向,也落下来两个壮汉,修为是金丹后期。

仨人将北宫雪围住。

“哟!”刀疤汉子看清了北宫雪的容貌,以为是眼睛花了,随即擦亮了眼,顿时丝毫不掩饰他的垂涎之意。

“这种地方还能冒出这么大个美人儿,今晚兄弟们有福了,哈哈哈!”

另外两位强者也笑了。

“大哥,你可悠着点,别把人给弄死了。”

“大哥,你第一个,我第二个。”

“老三,你想得美!”

“哈哈哈……”

几人肆无忌惮地坏笑起来。

“呀!”北宫雪吓坏了,满脸的警惕和畏惧地看着他们,弱弱地说道:“你们想干什么?”

刀疤汉子眼睛都看直了,随手摸了一把口水,收了手中的长刀,他连忙夹住双腿,身体打了个冷战,可太要命了!

“小娘子,这荒山野岭的到处都是坏人,你敢独自闯入此地,不要命了?小心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北宫雪拍着胸口,后怕道:“大哥,还好遇见了你们,奴家和爹爹兄长走散了,迷了路,生怕遇见坏人,我好害怕!大哥,如果你肯带奴家安全地离开这里,奴家……奴家必有重谢!”

“重谢?”刀疤汉子仨兄弟同时眼睛发亮,刀疤汉子连忙说道:“助人为快乐之本,遇到了我们,算你走运,小娘子,什么废话都不用说了,大家都是明白人,来来来,让大哥们先带你离开这里,回去再说!”

“讨厌!奴家可是亲白之身,岂可将就?”北宫雪转身就走,然而却被另外两个汉子给拦住。

“桀桀桀……你还想逃走?不怕告诉你,我们就是坏人!”

“……”

北宫雪的瞳孔之中深藏冷意,打量着这三人,此时,他们个个气喘如牛,口舌生出大量津液,全身的毛孔炸裂,可以看见,心欲之火从他们的天灵盖喷出,一身气血处于沸腾状态!

暗道一声差不多了。

猛然藕臂一挥,那仨人瞬间不能动了,北宫雪张开檀口,吐出一口气,形成气旋,将仨人笼罩其中,不一会儿将仨人吸成干尸,轰然倒地。

正所谓脑为髓之海,下镇人欲精。要想将男人的精气激发到最强状态,女色无疑是最有效的法子之一!三位金丹大圆满的亡命之徒的一身精气都被北宫雪所吸收炼化,用来精进她的灵魄!不过,这种采补,只是杯水车薪,并不能让她觉醒更多的东西,除非能让北宫雪跨出一大步,进入金丹期,她才能得到更强的念头,壮大元神,承载她前世的更多记忆和法决,所能运转和法控的力量就会成倍、成十倍的增强!

北宫雪觉得很不满意,这几个人的精气居然有股腥味,十分驳杂,炼化之后只得到一丝真炁,被她所吸收。末法时代的男人竟然如此不顶用?她越发觉得李修是块宝,想到这里,她美目中垂涎之色蠢蠢欲动,如果能得到李修,她定要和他好一番双修,补充一下千年来的亏虚!

“这些臭男人,都该死,李修,你给我等着!”北宫雪咬着银牙,恶狠狠地说道,重新整理好衣衫,继续深入万千大山。途中遇到任何猛兽,全部残忍地杀死,但并不能因此能让她解恨!

她是何等身份?越想越气。

突然山间出现了一条大河,拦住了她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