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开个玩笑而已,别太认真。”李修笑道:“我一个区区的浪荡子,怎么敢高攀你这样的金枝玉叶?何况我所修法决,目前还须恪守自身,不近女色,你就算倒贴给我,我也不敢要啊,呵呵。”

对于李修这样的答复,罗素璟暗暗松了口气,但同时又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在吾峰的时候就知道你可不是什么浪荡子,而是心有远志之人。你既然现身来见我,必有要事,说吧,看在咱们还有一点点交情的份上,只要我能办到的事,都可以帮你一把!”

“这话说得漂亮,不愧是大将军府的统帅!”李修道:“我来是帮你的,反倒被你说成是帮我,看来环境果然能快速让一个人成长起来,你如今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再也不是当初的阎王之女。”

罗素璟听到这话,却忽然愣住。不错,她自己想要摆脱某种约束,一心想要谋夺更多的权力和力量,如今她已经初步取得成功,只要继续努力,日后就算回到京城,她也能够完全独立,再也不会委曲求全,打破三皇子的禁脔的说法,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可是,自己真的开心么?她忽然发现,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够像李修这样和自己聊聊天了,虽然李修总是打趣自己,但她却恨不起来。就好像当初在吾峰的时候,第一次见面,在流云洞中,自己被这个男人揍了一顿,还总是叫嚣着要扒光自己的衣服。这些事情以前她会觉得很讨厌,但现在回想起来,却再也讨厌不起来,甚至,她心底深处,还一直保留着对李修的一些好感。

“喂,发什么呆?说正事呢,外面那天督院的人可还在等着你出去。”李修唤醒罗素璟,李修心中也感觉到了异样,之前他观察此女的形态,入魔较深,认为已难回头,但此时近距离接触后,他却觉得她还有救。

不过,除非自己亲自出手,将罗素璟像李若乘一样,带在身边很长一段时间,以三尸法决为其正神,以纯阳真气化解她的魔功,或许还来得及。但是,这种事情要看她自愿,若没有李若乘那么大的决心,弃魔修道,终究也只是空想而已。

罗素璟回过神来,道:“你刚刚说你想帮我?你怎么帮我?”

李修道:“我能帮你的其实也不多,主要还是看你如何自救。”

“怎么自救?”罗素璟问。

李修道:“我先来问你,你认为不乐国如何?”

罗素璟显然不清楚李修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但她还是想了一下,整理了一下思绪,才道:“末世以来,西楚大域这一千两百余年,历经五朝十一国,并未真正意义上的大统,即便是前朝大观时期,大治天下,推行仁政,也只让西、南二国名义上称臣而已。当今朝廷,以武立国,推翻大观仁政,废除圣治,穷兵黩武,陛下以一己之力,号令天下,无人敢忤。只等扫平北冥海,到时候兵出西、南,藩蠧和九黎必然望风而降!你问我不乐国如何,我只能告诉你,千年来真正的盛世即将到来。”

李修不置可否,而是道:“当今皇帝能够接纳邪魔歪道,能够接纳本国各教派,为何容不下北冥海?”

罗素璟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哦?”这个回答倒是让李修意想不到。

罗素璟道:“觉得很意外么?北冥海亲妖族,而远人族,要想统一三国,必先解决北方。”

李修道:“就算如此,那皇帝为何又要抹杀圣人的功绩?俗不知他如今高居的朝堂,还建立在商京,南北大运河,乃是圣人高瞻远瞩的结果,商京能有今日之繁荣,功在大观。”

罗素璟道:“成王败寇,自古以来便是如此,一朝天子一朝臣而已,何况圣人不上贤,使民不争的那一套,并不符合当朝国情。圣人善以无为而治,使得民不为民,不推崇有才德之人,认为这样可以叫老百姓互不争夺,不珍爱难得的财物,导使老百姓不去偷窃,不显耀足矣引起贪心的事物,导使民心不被迷乱。这是排空百姓的心机,填饱百姓的肚腹,减弱百姓的竞争意图,使得人们没有了智巧,没有了欲望,以为这样,天下才会太平。说句不好听的,这种教化乃是愚化人们。只有陛下之心胸,方可容日月星辰,以法治国,才是昌盛之道!”

罗素璟在说起这番话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质,不容人侵犯。

李修却说道:“你错了,罗素璟,大错特错。我此来虽说不是来和你论道的,但也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圣人不上贤,使民不争,这就是法,一种过渡之法。当今皇帝自命不凡,妄自以天自居,从立国开始,将众人身上的枷锁全部卸除,释放了众生的本性,他的想法是没有错的,也拿出了魄力,为邪魔歪道正名,这就是证据,但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时机不够,环境也不够满足他的想法,当下的人们,无论是天赋、学识、素养等,都还很落后,一旦释放了他们的本性便等于释放了所有魔性。国不是靠一个噱头就能长治久安,法不应只让有天赋和灵根的人受益;为了成就一个强者,以一千个年轻俊美的男女做鼎炉,远远不够一个强者成长起来,还要十万个年轻男女的新鲜血液和生魂,或许才勉强成就一位灵寂的魔道强者。这样的法,要来何用?”

罗素璟道:“你看到的东西太少了,你根本不知道养魂之地。”

李修皱眉道:“养魂之地里养的是人是鬼?”

“自然是人!”罗素璟淡淡说道。

李修道:“原来在你看来,人和猪没有分别?壮了就宰了吃?”

罗素璟道:“李修你不明白,古往今来,欲成大事,不拘小节,就算是猪,有朝一日只要一统天下,便是万世功勋,谁还会记得你今日所说的这等悲悯之言?”

“我像是个悲悯的人么?”李修道:“我说这个,只不过是想告诉你,皇帝的法,推错了。”

罗素璟一听这话,娇容立刻难看起来,道:“放肆,你敢说如此大逆不道的话?难道你不怕死么?”

“别扯那些有的没的!”李修道:“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皇帝这样推法,不过是为了达成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拔苗助长,听过没有?圣人治世,旨在教化世人,然而他所行之事,乃为一己私欲。他贪得无厌,根本还嫌不够,还要继续征战,到时候就会出现你所说的更多的‘养魂之地’,培养出更多的强者,最终也只是为他个人服务而已。”

“我懒得和你多言,李修,你已经被狭隘和偏激蒙蔽了双眼,根本看不见人的本质在哪里。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有一个目的,都有各自的使命,像你这样的人,注定碌碌无为,如果你始终不肯悔改,很快就会泯灭于世人的眼中,成为一个只懂得愤世嫉俗的小人物,连一朵小小的浪花都没有。”罗素璟格外气愤,道:“我不需要你的任何帮助,你走吧,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李修道:“罗素璟,你扪心自问,还有谁能像我这样对你推心置腹,却没有索取你的任何好处?你身边的所有人,都是皇帝推法中的产物,他们看起来还像个人么,早已泯灭了人性,利字当头,父母亦可杀?你乃是纯正的人类,没有丝毫杂质,我不信在将来你看到人类灭绝的时候,遍地都是魔头,你还能高兴得起来,那也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我今天把话撂这里了,魔道必亡,我必将带领着众生,释放他们真正的本性,走向一个全新的高度,如果你肯悔改,趁早弃魔修道,跟随我,或许还有救!”

罗素璟笑了,只不过却笑得有些凄然,也有些怜悯,这是对李修的同情。这种笑,这种怜悯和同情,换作是任何人,都难以接受,然而李修却也只是很平静地直视着她,仿佛他刚刚一番引领众生的话,只不过是很正常的事情。

过了片刻罗素璟才说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以前你就说过类似的话吧?说想让我拜你为师,我以为你只是随口戏弄于我,没想到在你心里,还真是一个自大狂。也许这就是你给我出的主意?让我跟你走?”

李修道:“不错!这是你目前唯一的出路,否则你去见了天督院的那些老家伙,今夜就是你的死期。”

“只怕也未必!”罗素璟道。

李修道:“我知道你有倚仗,别以为我不知道,三皇子在诸多皇子当中算是比较有出息的一个,传言你这位阎王之女,是他的禁脔?看来没有错了,你是不是打算用这张底牌去保命?呵呵。”

“你……你滚,我不想看见你!”罗素璟呼吸粗重,被李修这句话说得她眼睛都红了,显然是她的逆鳞。她眼角噙着气愤的泪水,满满的不甘心,她一时之间倒也没有细想,李修又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李修却没有闭嘴,继续道:“难道我说错了么?你一个小女人,这么辛苦才走到今天这一步,可见你内心是不服输的,但是没有用,你想摆脱三皇子,在不乐国这已经固定的庞大的体系之中,根本永无出头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