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这虚空结界和大千世界的虚空结界远远不能相比,然而这也只是广义上的对比,毕竟微小世界也已经自成规律和法则,在里面的生灵除非到达某种修为,否则以他们的眼界,只能永生永世的在里面轮回,无法接触微小世界的本源,便不能看破微小,接触到广义。

这就如同蚂蚁的世界观,蛆虫的世界观,它们无法看到高等生物的世界,而高等生物要想走入他们的世界观,那也是难之又难,并不是说掌握了广义,便能同时看破微小。狮子大象再如何强壮,对虱子跳蚤也无能为力,试想一下,虱子跳蚤如果打破了微小的世界观,使得基因和元神都能从根本上得到变化,从而扩大亿万倍,长成和狮子大象一样的体积,那么狮子大象如果不能领悟微小的道理,根本不会是虱子跳蚤的对手。

土生土长在微小世界里的生灵,就好比是蚂蚁和蛆虫,而像器宗这样的人,乃是外来的强者,被拘禁在此数百年,他的眼界和本土的生灵是两个概念,但他依然没有真正参悟微小的真义,本身在大千世界里的修炼也不算高深,即便他经过数百年的参悟和研究,依然难以将肉身本体做到随心所欲的地步,也就是大小如意,不然这个微小世界也就难以困住他了,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他要谋夺这个微小世界,也只是举手投足的事,用不着如此麻烦。

不过,器宗的修为之深,即便不如李修那样,已经跨入了“大”的门槛,但在炼器的领域,恐怕已经登临大千世界的绝巅之列。

他在平行微小世界的所有参悟,全部用来强化他的那座古堡,将其炼制成一件真正的禁器,品阶极高,接近先天的程度,使之成为大千世界最坚硬的物质之一,这是他的一重后手,再强大的人,一旦被他关在古堡之中,便再也休想出去。

器宗自己则是隐藏起来,以他对这个微小世界的了解,有心隐藏的话,除了这个微小世界的主人之外,没有人能够找到他。他暗中控制着古堡,快速接近那片神圣的地方,按照他的推测,那个地方应该是一条出路,每次献祭之后,那个地方就会有不同寻常的波动。没有人敢靠近那里,即便是器宗自己也不敢轻易涉险,所以他要让一个外来的强者,先去试水。

“收!”器宗眼看差不多了,感应到古堡已经接近了那个地方,果断将古堡收回。同时他对自己放弃了那六个老兄弟,没有丝毫心理负担。没有利用价值的人,留着也是浪费表情,每次他看到那六个老人都很不舒服,看到他们,器宗就时刻觉得他们在提醒他,要他知恩图报,他器宗欠他们的。这下好了,再也不必留下这些磨嘴皮的老东西,耳根子总算清静了不少。

可是,正当他要将古堡收回时,却心头一震,感觉自己失去了对古堡的联系。

“怎么回事?”器宗大吃一惊,这件宝贝可是自己日后出去,能够立足世间的根本,万万不能有失,当下咬破舌尖,竭尽全力,想要感应到留在古堡里的魂印,最后还是失败了,器宗的脸色立刻阴晴不定起来,无比难看。

此时的那座古堡已经不知道出现在一个何等样的地方,真正地万籁俱寂,没有一丝多余的杂音,古堡里的几个老头子个个都是面色凝重,面面相觑起来,因为实在是太静了,他们能够很清楚地听见彼此的心跳声和脉搏声等。

“这是怎么回事?”有个又高又瘦的白发老人,如同一根长竹竿,第一个忍不住问道。

驼背老人道:“我们进来最少也有十几个时辰了,一直没有安宁过,可见古堡是在朝一个以往我们没有踏足过的地方前进,受到了百般阻挠和各种袭击,如今忽然没了动静,应该到达了器宗想要到达的目的地。”

几人都心头凝重起来。

他们最初还和李修争论,说器宗没有背叛,然而不久后就认同了李修的观点,事实胜于雄辩,他们不得不承认。

长竹竿老人道:“如果说器宗最想去的地方,应该只有一个,是那片禁区。”

“不错!”驼背老人沉思了一下,又道:“可是他将我们掳来至此,为何不将这座古堡收走?也是该到了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我们对他来说,已经毫无利用价值,他不会那么好心,要用这件禁器,来替我们挡灾!”

“我虽然活得够久了,可也不想死得这样窝囊!”另一位老者说道。

“不错,这些年来虽然不好过,也总比死去强!”有人深以为然。

“活是活下来了,可也越活越糊涂啊!”长竹竿老人叹道:“我们如果不是当初误入此地,不可能活得这么长久。这个问题,想必器宗早就参悟了其中的玄机,你们有没有发现最近他体内的生机越发勃然,根本不像是我们的同龄人,可他从来没有对我们说起过,每次还是以老迈之身来与我等见面。现在想起来,他还真不是个东西,我们一直被他蒙在鼓里。”

“说那么多没用的干什么!既然已成定局,现在不是丧气的时候!”之前那位老者道:“何况我们早就元气大损,别说在这里,就算出去了又能如何?只怕也不能拿他怎么样。为今之计,只能倚仗那个少年,凭我们的炼器造诣,只要答应为他卖命,我不信他不答应保我们,他可是有件虚空法宝,你们不要忘了!”

“只怕人家未必肯答应!“长竹竿老人道:“你们想想看,那少年如果有本事帮助我们,就说明他有镇压器宗的实力,他凭什么不去让器宗屈服?凭什么反过来帮助我们?我们加起来,也比不过器宗啊老兄!”

“这……也不无道理,这也不成,那也不成,难道我们当真就这么一直坐以待毙不成?”

……

几个老头子七嘴八舌地商量着对策,可惜他们越说越发现自己六个,还真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不过,这种争论很快结束。

“你们忘记了一件事!”很久没有说话的驼背老人老眼发着光,显然是想到了好点子,道:“在这里,器宗的价值的确远远在我们六个之上,但出去了就立马不同。你们别忘了,器宗原本不过是个散修,在天火岛开宗立派只是机缘巧合罢了,根基很浅,远远不如三十六岛。我们却来自各岛,只要能够出去,回到宗门,哪个不是那群小崽子们的祖宗?如果你们肯下决心,我等出去后,带着各自的子孙和宗门,与那少年立下契约,愿意投靠他,这才是真正的筹码,诸位,你们意下如何?”

“这……”这个提议让大伙都眼前一亮,这的确已经是他们最后的资本,但是如果只是为了自己活命,就出卖祖宗,明显又有些不情愿。

“你们难道都忘了?我们炼器一途,若想走向鼎盛,只有先靠我们这群老家伙,摈弃门户之见,齐心协力,方有一线可能,这也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别人拿不出这种魄力,对于我们这些个活死人,还重要么?只要能将我等多年领悟出的炼器之法传扬下去,开枝散叶,即便违背祖训,又有何妨?”驼背老人说的并没有多么慷慨激昂,显然这些话,早就是他们之间认可的东西,但眼下这个时候说出来,意义却又有所不同。

“不错不错,如果我们全都死在这里,什么开枝散叶,全部是空话,所以,大家都得活着!”

“对,都得活着,多说无益,这就先去找那少年,看他有何良策?万一他也是一筹莫展,我等也是白费唇舌!”

六人说走就走,当下去找李修的房门,然而李修早已经布下阵法,阻隔了气息,古堡内自成空间,虽说是件法宝,但里面的格局却异常豪华,只是普通的房间就有上百间,他们只能挨间地寻找。然而他们将古堡里的所有地方都找遍了,却根本没有发现李修的踪影,这个发现,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十分不妙起来。

李修如果想离开古堡,对他来说,宛如喝水吃饭一般容易,借用银河图,不说别的,就算是撑也能将古堡给撑爆,他之所以没有那么做,只因为在提升祭炼度之前,他没有把握能够挣脱外面的平行微小世界。此时李修自身进入了银河图,银河图便化为一枚尘埃,漂浮在空气之中,凭那几个老人,自然难以发现李修的踪影。

银河图里,太阳之上,李修已经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火人,不过,随着他进入太阳中心,将那个坐标炼化之后,银河图立刻传来一股与往常不同的感觉,那是一种亲昵感,好比是一个稚童找到了父亲一般,有了归属。

太阳也不再炽热,仿佛成为了李修身体的一部分,这让李修很快恢复了正常状态,连忙从法戒之中取出一套衣服穿上。

李修立刻明白了,炼化了太阳,等于是获得了太阳系的控制权,而太阳系是神农氏诞生的地方,很多重要的讯息都隐藏在这片广袤的星空之中,等着李修去摸索和研究。太阳系在整个银河系里只是沧海一粟,不过神农氏炼制银河图的时候,并没有将银河系全部炼成模型,而是一条星空之路,地球是第一站,太阳是第二站,接下来是哪里,李修目前还没有来得及细细感悟。

“过来!”李修伸手一招,整个太阳系全部落入了李修的手掌心,这一刻,李修的内心是震撼的,古人的智慧不容小觑,这样的模型,已经超越了李修对于星空掠夺时代的科技所了解的极限。将太阳系摄在手掌心,连带着以前被李修抓到银河图里的太清宫的长老弟子也缩小,还有他的春夏秋冬四个丫鬟和老嬷李慈,也同样如此。这不是李修自己修成的神通,掌中世界那只是存在神话中,但却是一个很好的借鉴,这就是虚空法宝的好处。

咦?李修随即注意到了九鼎的变化,同时,他松开了手掌,他的注意力立刻从九鼎重新转移到太阳系上面来。因为此时的太阳系还是太阳系,刚刚被抓在手中的那一幕,如同幻觉一般。

“好家伙,这就是虚玄,看来银河图的本质非常不凡!”

刚刚那一幕当然不是幻觉,但却让李修如同产生了幻觉一般,这就说明李修如今的元神境界还是不够。这且不说,李修的观念里,一个微小世界不是人力所能炼制,而是需要世界级的媒介,当初器宗说大话,也不打草稿,岂能骗过李修?

李修认为银河图也有个媒介才对,这种媒介,比如小世界树,万法虚空藤,都是宇宙大爆炸时期的产物,乃是先天至宝。换句话说,得到一件普通的先天至宝就受用无穷,如果能够得到小世界树那样的东西,对于修炼而言就是开挂。一个人如果根骨极佳的同时,得到良师指导,修炼资源满足所有需求,就已经是直冲云霄的修炼路程,然而如果得到一棵小世界树,如果没有怀璧其罪,被别人干掉的话,对于一个人的帮助,就是前者的十倍百倍以上的好处。只要在先天至宝当中领悟到一丝好处,胜过百年的领悟,甚至千年的修行。

李修这时候没有再急着退出去,也没有分神去理会九鼎的变化,而是盘膝而坐,放空一切,来感悟太阳系里残余的信息。

过了很久,在银河图里,恐怕过了四五天那么久,李修才慢慢睁开眼来。

“原来如此,可惜了!”李修摇头而叹,没有纠结于此,果断起身,降临昆仑山,去观察九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