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李修也郁闷,本以为是个王者,结果是个雏鸡,李修舔了舔嘴唇,很久没有和人认真动手的他,还准备大展拳脚,真是见了鬼了。之前他认为吾长风是个菜鸟,现在发现此女比吾长风也强不到哪去,真要正面交战,百招之后,吾长风可能还会占上风,毕竟吾长风对于自身的武技已经有很深的领悟,而此女的武技虽然极为高明,但只得其形,不得其髓,虐菜鸟容易,遇到同等的对手就难免相形见绌,李修打小就受过最高规格的教育和训练,经历过星空大难,实战经验极其丰富,什么样的大场面没见过?在李修看来,打破生死玄关不过是时间问题,别说是阎王之女,就算阎王本尊,李修也瞧不上眼。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在李修心中掀起多大波澜,不过李修没有浪费,还是上前捡起了那把环首刀,据为己有,主要是他一般很少用兵器,这下好了,接下来要去探寻莲花池底,有件利器防身,正好以备不时之需。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李修纵身跳入了莲花池,朝池底潜了下去。他刚潜水不久,流云洞进来了一群人,正是大长老和吾长风,还有张鲁直居然也来了,他们居然抬着一张大床,躺在上面的人正是太上长老吾道子。

“好了,你们去忙自个的事吧,我还没有老到走不动路的地步,还有,吾古都,你居然背着我去扫了白马江家的门庭,真是好大的威风,你知不知道,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有大麻烦,这个不用我多说你也该明白。”吾道子恨铁不成钢,吹胡子瞪眼睛。

吾古都连忙说道:“大爷爷,我这不也是为了您好么?您老放心,只要能撬开江家那小子的嘴,您老必然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跨出那一步,只要跨出那一步,所有的困难都能迎刃而解,算不得什么!”

“你太天真,如果前朝国师留下的那个秘闻属实,如果白马江家得到的国师宝藏属实,那么在二十年前他们江家早该被各大派五马分尸!这且不说,那江不匪也是老牌的金丹圆满高手,他如果掌握着那等宝贝,怎么不自己突破?怎么可能还有我们的份?可见都只是谣传而已,吾古都,你是我孙子,却比我还老糊涂,你的这一步棋简直是昏招之昏,愚不可及!”吾道子越说越气,将吾古都连同吾长风和张鲁直一并像赶苍蝇似的给赶出了流云洞。

有些话吾道子不必明说,凭目前留在吾峰上的这几块料,又怎么可能是江不匪的对手?这背后的故事,意味深长,细思则恐啊,吾道子心如明镜,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装疯卖傻,走一步算一步。

他运转内丹,意念延伸,他接触到这种层面还没有多久,需要集中所有精力,才能外放扩散,仔细感应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吾长风和张鲁直在洞口坐守,吾古都已经远去,他便睁开了眼睛,然后起身伸了个懒腰,舒展了一下筋骨,立刻生龙活虎起来,然后吾道子居然和李修一样,没有任何迟疑,也是纵身潜入了莲花池底。

李修潜入莲花池中,气沉丹田,屏息不动,毛孔一张一合,用这种呼吸法,取代了肺部换气法。池中水域并不宽,倒像是一个垂直的大型甬道,水也并非死水,而是拥有活性,且灵气充沛,居然比流云洞中更为浓厚,水中有着许多生物,奇形怪状的鱼虾,或者奇异的花果生长在甬壁之上,许多水下生物还散发着莹莹宝光,李修感觉到这些水下生物非常不凡,修炼用灵石灵币辅助,可以事半功倍,然则,这些水下生物的品质却远远在普通灵石和灵币之上了。

下潜到近千米,终于见底。李修的肉眼所见的底部,是非常普通的一块大平地,和甬道一样,很明显都是人工打造而成。但是在李修的精神意念的感应下,却是看到了不凡,他明白了,这里布有阵法。

要知道即便是藏经阁那样重要的地方,李修也从未感应到丝毫阵法的痕迹,吾峰上唯一的一座阵法,就是在主峰的议事大楼,据说是因为阵法一途随着天地剧变,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为何,因为灵石和灵币的稀缺。天地剧变,虚空中的灵气日渐稀薄,修仙者对灵石和灵币的需求,早已到了供不应求的地步,只要有消息传出某处有灵脉,立刻被各大门派蜂拥而至,占领并瓜分。阵法需要大量的高阶灵石,才能起到相应的防护效果,因此低阶的阵法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只有在修仙宗门的一些重要场所才会有阵法的存在,俗世之中更是多年未有阵法一说的流传。

正在李修寻找破解之法时,忽然感应到有人靠近,很熟悉的生命特征,正是吾道子。这下被撞个正着,李修避无可避,猛然之间,李修正好看到一条长相丑陋的大鱼从他身边游过,李修伸手一抓鱼鳍,驱动意念,释放出一股超强的精神波动,将自己伪装成一枚寄生虫。

这种波动直接能够影响吾道子的判断能力,也能影响所有水底生物的判断能力,除非他们的修为比李修强,否则回馈给他们的信息,李修这个人就已经不存在,就是寄生在鱼鳍上的一枚小蠕虫而已。实际上都只是障眼法,李修并不能变化。

吾道子在精神意念方面的修为,远不如李修,如当初李修戏耍吾岛掌门一样,都是令他们的大脑皮层受到李修释放的精神波动的干扰,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咦?”不过吾道子也有过一丝狐疑,但也仅此而已。

李修在远处仔细观察着吾道子的一举一动,此时吾道子已潜入池底,只见他迈开步伐,身形摇晃,上下左右各走一步,转而又朝下反复走四步,随即池底用肉眼都能瞧见一个方圆丈许的圆形古阵,散发着淡淡微光,吾道子走到右边,从他右手方向朝左划了一条线,然后光芒一闪,他的身影就消失不见。

“居然是个类似八卦的古阵?世上没有如此巧合之事,古地球就曾有八卦图,看来我果然没有来错地方。”李修暗道一声好,回到池底,照葫芦画瓢,同样光芒一闪,消失不见。

唰的一下,李修整个人都漂浮起来,然后即便是李修的修为,脑袋也晕眩了一下,两眼发胀,双耳失聪,但他的意识很清醒,这种感觉就像是坐云霄飞车,李修脸色阴晴不定,仔细分析起来,暗道:“这应该是一个传送阵,有大约五秒的微重力状态,随后重力势能和动能在急剧增减,很不稳定,看来这是个远距离的传送阵,不知道会到哪里去?”

这种状态一共仅维持了大约二十秒钟的样子,然后李修感觉到自己的生理和精神状态都恢复了正常,只一下,他便出现在一个山洞之内。这是一个很浅的山洞,灵气十分浓郁,洞中到处长满了灵芝灵草,洞口是一泉瀑布飞流而下,形成了一面巨大的水帘。李修来到洞口,视野霍然开阔,放眼看去,只见这是一个天然的地下大型溶洞,之所以说是溶洞,因为他能看见更远处的嶙峋山壁,数之不尽的石钟乳,宛如巨兽的牙齿,壁上有很多不规则的洞孔,能见到天光;溶洞底部则是一面地下巨型湖泊,大约千顷来地,湖泊中岛屿遍布,绿水围着苍翠,李修能够随处看到飞鸟瑞兽的出没。

看到这一幕,就算以李修的心性,也是十分震撼。

“那是……吾道子。”李修很快回过神来,他发现一只仙鹤在滑翔,仙鹤之上坐着一人,正是吾道子,载着他朝那片湖泊飞去。

“藏得真够深的,看来那什么阎王之女没有骗我,吾峰在两百年前稳居三十六岛之首,不无道理,现在看来,吾峰的秘密就在此处,吾峰表面上良莠不齐,英才凋零,但有着这样的秘密基地,只怕真正的天才人物,都被秘密送往此处才对,这里才是吾峰的根本所在,也是吾道子所能依仗的最后防线。”李修暗暗嘀咕着,随即他朝下方看去,观察地势,发现自己所在的山洞居然距离溶洞底部少说也有千余丈,这个地方如此神秘,未必没有高人所在,自己此番贸然闯入他们的秘密地,可谓是深入了虎穴,李修就算有办法下去,也恐怕随时有变,稍有不测,自己立刻就得摔成粉身碎骨不可。

“那吾岛掌门吾丧或许已经发现了有这样一个地方?也不对,他既然是吾峰的掌门人,吾道子没理由不让他继承所有的衣钵,既然是这样,为何又对他多加防范?这其中是否有什么玄机?”李修一时间想起了很多,原本吾古都灭了白马江家,将吾峰置于险境,于情于理都有说不通的地方,此刻李修的很多不解之处,再来推理,似乎就有了更多的可能性,甚至李修大胆推测,反过来想,这一切如果是吾峰的一个巨大阴谋呢?假设数十年前,吾岛掌门率领激进派,违抗了吾道子的法令,力图去外面发展,这条线索如果并非之前吾道子所陈述的那样,而是一种假象呢?李修可以这样假设,吾岛掌门并没有违抗吾道子的法令,相反,他在极力配合,肩负重任,以自身为鱼饵,放出一条长线,玩的是一出无间道,也不是不可能。

至于动机是什么,很简单,比如为了称霸北冥海,为了成就他们的霸权地位,就足够支撑所有的论点。李修再假设,那则两百年前吾峰内斗导致元气大伤的消息,如果也是假象呢?也就是说,这个局,吾峰布了足足两百年,这个猜想如果成立,那吾道子太上长老的身份,其实只不过是个话事人而已,在他的背后还隐藏着一股庞大而可怕的力量。

有了这些假设,李修之前所有的疑团,都能够迎刃而解,白马江家的江不匪乃是金丹大圆满的高手,却轻易栽在了吾古都的手里,为何?因为吾峰背后暗藏着这样一股力量。将白马江家的少年囚禁在吾峰之上,却囚而不杀,表面上是为了撬开少年的嘴,获得前朝国师留下来的打破生死玄关的秘密,实际上有什么目的,李修纵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却也知道绝对没有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