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夏秋:“好累,不过没想到学姐的家长这么善解人意。”

正在外边接受奶奶盘问的月禾玖口袋的手机一震。

好啊,学弟明明说一个人在房间里码字,现在居然找人聊天?

早知道把他丢到小黑屋里,让他回味一下之前被支配的恐惧才行。

月禾玖这般想着,拿出手机,看到消息,嘴角不禁微微上挑。

哼,这当然。

之前还说怕什么见家长,现在就夸上了?

嘴上不说,私底下这么夸奖是吧。

德行。

“我说你想什么呢?”白琳可丝毫不惯着,熟练的在孙女脑袋上敲打了一下,面色古怪:“是,小秋发来的消息?”

月禾玖眉头一挑,把手机捂到后边,不给奶奶看消息:“那不然呢?”

“这还好,我还以为你忽然开窍什么的.......”白琳忍不住嘀咕。

月禾玖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

懒得去理她。

走到一边去,很是得意的用自己的马甲和学弟聊了起来。

她还想听到多点,学弟这平时不会说出的话。

月神:“见家长,你们进展还真是快啊。”

夏秋:“哎,说起来,我们的关系其实还停留在假扮男女朋友上,我都没和学姐表明过心意。”

月禾玖眨了眨眼睛,眼睛一亮。

月神:“你这也太渣了吧,该不会说对其她女生有好感,也是这样?我告诉你,你这是属于PUA啊!”

夏秋:“这么严重。”

月神:“那不是,最起码,也得表明心意吧?”

夏秋:“好像说的有道理,可说了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

月神:“傻,你们不本来就是这样的关系,说了之后,别人又不知道。”

夏秋:“说的有道理。”

秋夜看着学姐帮他找好的借口,瞠目结舌。

这,好像真的可行啊。

“姐姐,你在干什么?”

内心逐渐荡漾起波澜的月禾玖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得差点手机都给摔到地上。

回过头,一脸无辜睁大眼睛看着她的月婷双手背后,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月禾玖心有余悸的问道。

如果月婷变成学弟,再看到她聊天内容,这不是直接社死?

“哪有,是姐姐你看东西太入迷了。”月婷鼓了鼓脸:“姐姐不是说好东西都是分享的吗?给婷婷看看好不好。”

说完,她就朝月禾玖扑过去。

月禾玖伸出手,抵住她的小脑袋,只剩下两条小腿在蹬着。

“有些东西,小孩子不能看哦。”月禾玖腹黑的笑了笑:“看多了,奶奶会不高兴的。”

“嘁,不就是男女朋友那些事。”月婷不屑的撇了撇嘴。

“小婷婷,你不乖哦。”月禾玖眼睛一眯,吓得月婷立刻怂了往后退。

每当姐姐露出这副表情,就是她倒霉的时候。

小时候还不理解,等她长大几岁就知道,为什么背锅的总是自己了。

“姐姐,奶奶让你叫姐夫吃饭呢。”月婷乖巧的说道。

月禾玖听到姐夫两个字,倒是有些心花怒放,点了点小家伙的额头,就放过她了:“你现在还小,这些事情不能知道哦。”

月婷眨了眨眼睛,跟在她后面:“那什么时候能知道?”

“等你有男朋友的时候。”

月婷:“???”

你这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房间前,月禾玖看着门把手,忽然有些犹豫。

想着想着,忽然脸就红了起来。

这要是自己进去,学弟忽然来表白怎么办?

这有些太快了吧。

我该做出什么反应?

要是学弟再过分一点,要取材呢?

嘛嘛嘛,不管了。

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夏夏是开始防了,可防不胜防呐,今天直接把学弟拿下,以后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领先的吧。

闺蜜是闺蜜,可面对感情的时候,后下手就吃大亏。

咔嚓。

门把手一转,直接开了。

“学姐......”秋夜走出来。

反之,刚刚一番心理活动的月禾玖现在是怂了,丢下一句吃饭了,嗒嗒嗒的直接跑下楼,好像秋夜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

看来,理论和实践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秋夜看着学姐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禁摇了摇头。

走到了客厅才发现,落座的一个人都没有。

问了一下在看电视的月婷,她说爷爷回来了,正多准备两个菜。

“那爷爷呢?”月禾玖不禁问道。

“哦,在里边帮忙呢。”月婷头也不回的回了一句。

反正她现在是被姐姐的狗粮喂得饱饱的,懒得再去看了,不然等下都吃不下饭了。

厨房里。

月由之站在门口,耳朵紧贴门上。

白琳正给他添两道小菜,转头一看,没好气道:“你这是做什么?”

月由之说道:“听听他们说什么。”

“那你听到什么了?”

月由之有些郁闷道:“他们说话太小声,听不见。”

白琳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听不见还不快过来帮忙?”

月由之讪笑说道:“我又不会做这些,这些你叫小莲不就行了。”

“我也没指望你会做。”白琳哼了一声。

“那我出去了?这么多久没见孙女,怪想她的。”月由之找着理由想溜出去:“你看,我在这里也是帮你倒忙。”

“别动。”白琳令行禁止,月由之连脚都不带抬一下。

“回来。”

月由之回来坐到小板凳上。

“人家年轻人讲她们的私房话,你个老头子出去干嘛?找不自在?”白琳开口就是王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

月由之苦笑,他这哪还敢有什么心思。

白琳拿着菜篮子,在洗菜,问道:“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说最近挺忙的吗?”

月由之帮老伴倒水,叹了口气:“这不是听说秋夜来我们家了吗。”

白琳皱眉:“你回来还不是为了孙女?”

月由之急忙说道:“都有都有。”

做男人,难啊。

回来一趟,为了谁,都会被自家老伴敲打一番。

他继续解释道:“你是不知道,这段时间,秋夜这两个名字在我们那里出现了多少次,嘿,你还别说,这小子平时不显山漏水的,没想到某些方面还真是让我们吃惊.....当然,桃花运这方面,也是.....”

“年轻人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白琳白了他一眼:“禾玖不发话,别做些什么小动作......当然,要是真不开心了,就算是以后真一个人,我也不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