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几位掌柜见到这个架势,哪里还敢将自己的所做作为再隐瞒下去,毕竟眼下张昶真的就坐在高台之上。

若是在京城,府尹算不上什么。

他们平日里有时宴请的那些官员无不是朝中有名有姓的官员。

就算连京城百姓听到顺天府尹时候,往往也会露出难以捉摸的笑容。

但现在不一样,现在自己就跪在顺天府的大堂之上。

一个不小心万一这位府尹真的有什么想不开的。

拿自己开刀。

那可无论如何都算是得不偿失了,何况刚才要不是众人拦着,恐怕自己几人已经被这黄掌柜坑的命丧黄泉了。

一五一十交代的众人。

最终在张昶玩味的眼神之中再一次被押了下去。

似乎他们发现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这些人居然还涉嫌倒卖、私自翻印皇家图书馆内的一些公众书籍,私自贩卖。

若是深究起来,就连张昶都不知道应该给他们什么罪名才合适,但这并不影响他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先汇总起来。

毕竟等着要消息的,不仅仅是他自己。

张昶知道还有东厂、还有陛下。

估计都想看到最终自己行动的消息,只要能够渡过这一关,自己在京城内大动衙役,明晃晃的上街抓人的事情也就算不上什么了。

.....

次日清晨,大明京城。

“张昶的胆子还真大,居然还专门留了两天之后才动手,要是我..估计第一时间就先全部都把人给抓了再说。”

东厂内,掌班刘德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刚刚从顺天府衙送来的行文,其中说明了他们已经将近期在京城故意制造百姓舆论的几家报社掌柜,全部逮了。

按照规矩,现在应该给你们东厂专门汇报一声。

接下消息的,正是刘德。

一旁的一个番子靠了过来说道:“掌班大人,按理来说这府衙抓这么多的人,怎么着不得给我们东厂匀点过来?怎么自己就干了啊?”

刘德抬了抬眉毛说道:“这件事不一样,有些事情我们也不是全部都能够插手的,该人家做的事情就得人家去做。”

“有时候,越界的太多,不好。”

刘德说完以后,便起身回到了屋内,准备行文一份递给厂公。

....

报纸背后,是现如今大明对于民间舆论管控上出现的一些漏洞,但好在问题第一个暴露的地点就是京城。

所以很快,朱由检便下旨,将这个漏洞弥补了起来。

并且那些小型的报社,一律予以抄没查收,并入皇明报社之中,成立大明出版集团,将来不仅仅是报纸,还会涵盖更多的纸质媒介的文化书籍类的出版任务。

大明在这段时间内,掀起了针对民间出版物的又一轮审核,不过很多书籍只要不涉及的太过厉害,朱由检还是予以了一定的保留。

毕竟,万一有人留下了什么文学作品,在现在看来是罪大恶极,万一有一天后人翻案觉得其颇有艺术造诣,那就有点尴尬了。

很多事情都还是要交给后世人去评判的。

几位掌柜最终都喜提十数年至数年牢狱之灾的惩戒,而那些主要的报社编辑也不例外,但大部分负责印刷工作的伙计都被新成立的大明出版集团给包圆了。

毕竟他们只不过是拿钱做事而已。

就算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也怪罪不到他们的头上,再者说了...这都是难得的印刷工人。

真要是让他们丢了饭碗,那就很容易暴殄天物了。

.....

朱由检看到了张昶递上来的折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沉思了起来,近来朝廷每天大小事情都不少。

尤其是如今四下征战之中的大明,从海外正在源源不断的获取物资,朱由检深知这样的做法会引来另外一件事情。

他看向了一旁的王承恩说道:“拟旨,成立大明浙江水师!扩军水兵五万,选址浙江台州府!”

“皇爷,老奴明白了。”

王承恩起身领命走了。

但在此刻的天津卫内的一座大楼中。

却又是议论纷纷,吵闹的声音可谓热火朝天。

普利特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尽可能的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双手,花白的胡子边烟雾缭绕,手指间的香烟已经熏黄了他的指头。

这个荷兰老头,已经在大明生活了数年时间。

此刻的争吵大部分的原因也是因为于此,他觉得这块土地要比海上更加适合自己。

“大明的军舰自然是好的,我们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具体的原因,但这并不是我们的错误你懂吗?荷兰东印度公司怎么可能出卖荷兰!”

普利特愤怒的回应着会议上的质疑。

满脸都是不可思议,居然会有人觉得大明的铁甲舰技术来自荷兰!

天啊!要是有这种技术,我们自己早都拥有这样的军舰了好吗?

荷兰人不可能错过任何一个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的机会。

“不不不!侯爵阁下,话不能够这么说...在我们与大明开展贸易之前,这里尽管富饶但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多的科学知识,现在我看到的大明已经是荷兰都赶不上的强盛模样了。”

听到自己公司职员的话。

普利特再一次愤怒起来,说道:“你们要不要直接告诉我一句,公司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旁的另一位荷兰人听到普利特的话,立即款款的站了起来。

幽幽的说道:“公司现在的意思是想要让我们尽可能在不影响公司利益的前提下,减少与大明的贸易,并且要对于粮食、矿石等物资的价格进行上调。”

“哦!我的天!真要命,这是哪个混蛋做出的决定,所以你们现在是想让我去和大明的官员谈判吗?”

“没错普利特侯爵,如果能够提前将荷兰东印度公司购买的大明国家债券兑换出来,那么公司将会考虑给您更高的荣耀。”

“还有什么,我知道你们还有很多算计,一次性说完吧。”

烟雾缭绕之间,普利特感觉自己都苍老了不少,尽管在大明的这段时间,是他感觉自己这辈子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

可现在,普利特却觉得自己根本无法说服荷兰东印度公司内部那些迂腐的老顽固,他们想要弄砸这笔生意,甚至想要破坏现在两国之间的友谊。

普利特甚至揣测的觉得他们是想要和大明开战。

“我们希望能够从大明,购买到他们的新式战舰,这也是公司董事们的意见!”

“去你的!你们自己去谈吧!”普利特愤怒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