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不过虽然嘴上和其他报社的掌柜说的都是自己一定要对抗到底,但他还是留了不少心眼。

虽然内容方向大致相同,但从自己报社出去的报纸,用词都没有像其他几个掌柜那般专门找了一些腐儒,用词那叫一个不堪入目。

尽量歪曲事实,而不胡编乱造。

是赵掌柜自认为留下来的一条后路,官府通牒的两日期限今天就要到了..

站在自家的报社门口,赵掌柜的内心也是一个劲地打鼓。

今天的京城。

还罕见的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秋雨。

下的雨虽然不大,但是却让赵掌柜的心逐渐的凉下来了不少,俗话说刮风减半、下雨全完。

报纸大部分售卖场景不过都是在街头巷尾,如今小雨沥沥,今天估计还愿意出来的人不会太多,报纸恐怕今天送不出去多少了。

送不出去也好,最近几天,亏的实在太厉害了。

饶是赵掌柜一门心思和其他掌柜一样,想着现在多投资一些,将来就能够凭借此机会,继续发财之路。

但如今,纸墨人工、处处要钱。

好不容易搞来的民用蒸汽机,烧起那煤炭来也是相当嚣张,如今煤炭在京城也算得上是专卖的物资了,里里外外的光是成本就让赵掌柜心疼不已。

报童今天来的不多,这些小鬼机灵得很。

一旦下雨,很多人都不愿意上工,毕竟一不小心要是把报纸打湿了,多半的主顾都不愿意再要了。

好在现在赵掌柜都是借助他们的手,使劲的往出送。

“小子,今天给你一块龙元,要是你这五百张报纸送不出去!我可饶不了你!”

报童嘿嘿一笑:“掌柜的!你就瞧好吧!”

送报纸可是个好差事,一般人都不会拒绝免费的东西,毕竟这报纸就算是回家拿去擦屁股,不也要比竹条烂布要强得多,毕竟这玩意不要钱啊。

哪怕是糊墙呢?不也算个用处吗?

就是这赵掌柜也机灵,每天在人流比较密集的几个道上都布置了伙计,专门盯着他们送报纸。

如果把报纸送给打扮的比较好,或者一眼看上去就是个读书人的,那就还算好。

要是把报纸送给那些一眼看过去,不是小贩就是做苦工的,回头就少不了在第二天扣钱。

...

可就在伙计正给为数不多的报童给今天的报纸的时候,突然从报社对面的胡同、门口的街道两端涌出大量的衙役。

赵掌柜顿时犹如惊弓之鸟一般,连忙撒开了手。

甚至还把那刚才给出去的一块龙元,又想要拿回来..可谁知道,那报童则是见状不对,连忙撒丫子就跑。

赵掌柜哪里还敢去追人,只是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快!快来人,关门,关门歇业...咱们今天不干活了!”

但伙计们却不太傻,这摆明官府已经要来拿人了。

他们也都看见了。

现在关门那欲盖弥彰的味道估计就太浓烈了一些,只听一伙计站在赵掌柜的旁边,连声说道:“掌柜的,我看咱还是快跑吧!报社咱们又搬不走,留在这里估计也是麻烦!”

“对..对对!走走走!这些衙役不一定敢抓人,最多就是吓唬,吓唬吓唬...”

赵掌柜不断的安慰自己,但步履却越来越快。

只见他快步就想着向报社的后院窜去,但就在他即将跨向后院的前一秒,赵掌柜只感觉自己的脖子后面被人死死的抓住。

衣服被人攥在了手里,赵掌柜哪里不知道,衙役多半就站在自己背后了。

或许只是眨了眨眼的时间。

赵掌柜就听见自己的背后悠悠有人说道:“赵掌柜,这么好的天气,不在外面迎客做买卖,怎么见到我们就转身朝着后院走啊?嗯?莫不是心里有鬼?”

衙役的话音刚落,赵掌柜的腿就开始打起了哆嗦。

只听他连忙说道:“哪里那里..不知道几位官爷今日前来造访所谓何事,只不过是今天早上吃坏了肚子,我想去趟茅房罢了!”

“哦?去茅房啊?!可我们听说,你赵掌柜给院子留的后门,就在茅房,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走,随着我们一同去顺天府衙的茅房!”

就这样,赵掌柜被顺天府的衙役拎了起来。

宛如拎小鸡仔一般,从报社抓到了顺天府衙门。

不仅如此,在场的所有人都难逃此劫,只不过相对赵掌柜的待遇要稍微好一些,只要愿意配合乖乖跟上衙役们走。

那也就不用上什么其他的手段来帮助你乖乖配合了。

....

不仅仅是赵掌柜,一时间几乎所有京城内的民间报社的掌柜们一个不落的全都被张昶派人给拿了下来。

当天空之中笼罩在京城上空的云朵微微飘散。

淅淅沥沥的秋雨逐渐退去,百姓们走上街头发现,今天的街头上似乎少了不少报童的身影。

突然有一个秃头老汉冲上大街,只听他大声喊道:“为什么今天没有人来送报纸了,这我晚上用什么解手啊!我都习惯了!”

一时间,引得哄堂大笑。

而当不少人看见今天《京师日报》的头版头条上刊发的关于朝廷将要下手打击这些敢于肆意捏造,扭曲事件,并且为了赚钱在律法的边缘不断跳舞的报社。

不少百姓们纷纷鼓掌,甚至有人在街头就大声说道:“那些该死的报纸早都应该被打击了,之前我拿这玩意擦屁股的时候,纸张里面居然有个铁线,把我屁股都刮出血了!”

不断浮现的一幕,其实让所有人都感到很是意外,原本以为坊间的民声或许真的被这些报纸挑动。

谁知道,在百姓眼里,这只不过是一场闹剧而已。

张昶端坐在府衙内的上座,一个又一个的掌柜被押进了大堂,衙役们将其按在地上死死跪倒。

张昶当即说道。

“你们几人,是否知罪!”

一旁的黄掌柜却挺着脖子,高夹着嗓门说道:“大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不用问了!若是你有本事,就一刀砍了我!”

“好!本官就成全你!”张昶话还没说完。

黄掌柜周围的人就将其嘴瞬间捂住,连忙哭诉起来:“大人!大人!我们交代..我们交代啊!可千万别动刀啊!”

“是啊!老黄想死,可我们还想活命呢!大人!饶了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