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几位正在茶楼内。

静静等待坊间舆论发酵的掌柜不知道的是。

他们报纸上刊发的那关于集体反对顺天府衙门要对他们的出版许可再一次审核的文章。

在半个时辰都不到的时间之内就出现在了朱由检的龙案之上。

而看到这样的几份报纸。

朱由检顿时脸色都不太好看了起来:“这些报纸,都是怎么做的内容审核!什么东西都敢发行吗?”

送报纸来的,正是魏忠贤。

“皇爷..此次京城百姓集体想要前往京城火车站一睹圣颜的事情背后也有这些民办报社的影子,他们报纸的名字都和京师日报很相似,很多百姓都无法分辨。”

朱由检知道,这是自己留下的空子却被有心人给钻了...

最早允许报纸由民间商人开办,这是因为在印刷工业化程度不高的时候,各地都需要地方性的报社来进行维持。

这个过程之中,朝廷和地方衙门不可能无限度的建立大量的报社,更关键的是现在的大明朝廷内部也没有这么多的相关人才,所以朱由检才选择了放开。

但现在看来,自己最早成立的皇明报社。

想要借助两份报纸来让天下舆论尽可能的跟着朝廷走的想法还是太过简单了。

“顺天府衙的做法没有问题,一个府衙审核他们的报社手续何错之有?”

看着手边的这几份报纸,朱由检突然想起来了后世那种蹭大型报社报纸名字,各种擦边碰瓷撞名字来博取民众信任然后搞花边新闻的垃圾小报。

这不就是妥妥的在大明的又一次翻版吗?

魏忠贤连忙领了朱由检的话,他说道:“皇爷,此事老奴下去必然会安排妥当,只是如今这些报社横行,若不能想办法给予处理,到最后恐怕要愈演愈烈啊!”

“朕不是说了吗?让顺天府衙去审核他们的手续,至于能不能通过,他张昶应该还没糊涂!”

审核既然没有问题,那审核能否通过自然也是由张昶说了算,照着朱由检如今的态度,恐怕一夜之间这些报社都得销声匿迹了。

事情的复杂,却逐渐超乎了朱由检的意料。

张昶非但没有在第一时间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平息舆论上,而是组织府衙的人手,疯狂的在市面上收集这些报社之前发行的每一份报纸,既然他们不愿意审核。

张昶觉得,自己可以帮助他们。

不过与此同时,张昶再一次以顺天府衙的名义在《京师日报》上刊发了一篇文章,不仅仅是公开驳斥这些无良的民办报社,故意诽谤捏造歪曲事实,误导百姓,应当予以取缔。

并且以通牒的形式,告诉他们所有人最迟两天时间,如果还不自己将审核的资料送到顺天府衙,那么他张昶就要亲自登门讨要了。

自古,民不与官斗。

但这些报社的掌柜们,却破天荒的将这个道理抛之脑后,在张昶的通牒发出后的第二天,京城内几乎所有的民办报社都玩了命的向街头开始派送报纸。

已经从原来的免费提供给报童售卖,但现在直接免费提供给所有人,目的就是想要借助坊间百姓舆论的力量。

让顺天府衙的通牒成为一纸空文。

就在这些报社掌柜们一面提心吊胆,一面却自己给自己使劲壮着胆子,期盼顺天府衙不敢真的动手的时候。

通牒中最后的时间节点到了。

张昶没有丝毫的犹豫,站在顺天府衙院内,他看着自己身边数百位顺天府的衙役大声说道:“今天,我们就是要让京城的百姓看看,我们顺天府衙说话到底管不管用!”

“我要让他们知道,别说什么皇城根脚底下就没人敢在这块地方上舞刀弄枪,只要他们敢犯事,本官一定要浇灭他们这嚣张的气焰!”

在场的所有衙役其实内心也是无比激荡,要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自己就连回家的路上时不时都会被人指指点点。

那些坊间不断流传的小报纸简直太不是个东西了。

用报纸上的文章,不仅仅在抹黑顺天府衙,更是将所有的衙役都描绘成为迫害百姓的朝廷犬马。

好家伙...这个名字,轮得到自己吗?

就算能够轮得到自己..东厂的番子们能够愿意吗?

“大人!您只要一声令下,我们兄弟们立马将这些黑心报社全部都给抄了,这些家伙简直坏了良心!”

“就是....府尹大人,这段时间咱们都没闲着,这些报社的地址,有多少人,每天什么时候开门,乃至于这些黑心掌柜们每天都在哪个茶楼会面,都一清二楚!”

衙役们议论纷纷,张昶便也不再犹豫了。

直接大手一挥:“本官有令,清查所有京城内的大小报社,尤其是参与到此次事件之中的报社!一个不留!”

“是!大人..”

衙役的头头随后使了个眼色,所有衙役从衙门后门鱼贯而出,为何不走后门也是害怕那些人提前得知了消息。

万一全都跑了,就很容易让他们扑空。

毕竟现在京城的规模比起以前要大得多,每天往来的人流量更不是一个小数字,真的要想找一个人,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大量的衙役开始从各个小巷子行动。

尽管分为了不同的小队,但每一个小队之间还是有相互的联系,毕竟怎么说...目标也只不过是一群报社里的掌柜和伙计罢了。

又不是要他们上战场打仗。

所以这些衙役们也是丝毫没有什么顾虑。

纷纷紧紧握住腰间的长刀,躬身不断的从不同的道路向同一个目标点汇聚。

....

赵掌柜有点惆怅,这一次与顺天府衙门之间的这一场争斗可以说是愈演愈烈,自己一方面心中有很多的担忧。

而另外一方面,则是他深知,一旦要是被顺天府衙门重新审核一遍自己过去一个月都在刊发的报纸上印刷了什么东西。

到那时候,恐怕自己的报社就只有关门歇业这一条路可走了。

所以他,只能够对抗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