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报官?瑶瑶,其实之前有人报官,只是官府和姓周的畜生是一伙的。我看着那报官的被送回周家,然后在我们面前被打死了。”

    太惨了,钱招娣想着,都心有余悸。

    “婶,那人是什么时候报官的?”

    “半年前。”

    “绿水县换了一位县令了。”姜瑶道,“现在的县令一身正气,秉公办案,绝对会还你公道的。”

    钱招娣还是不太有信心:“那位大人,真能秉公处理吗?”

    “婶,我们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不是么?”姜瑶道。

    钱招娣不认识姬淮野,因为有前任县令的前车之鉴,不信任官府也正常。

    但是,姜瑶认识姬淮野,以自己对他的了解,他肯定会主持公道的。

    姜瑶这么一说,钱招娣点了点头:“那就试试吧……”

    希望上天可怜可怜她,那位县老爷真能替她做主吧。

    晚上。

    姜小黑洗脚的时候,钱招娣低下头,在他面前蹲下。

    “娘帮你洗。”

    姜小黑看着她,小时候,娘也是这样帮他洗脚的……

    “小黑,娘对不起你,给你丢脸了。”钱招娣闷声道,不敢抬头看姜小黑。

    她教他做人要堂堂正正,结果自己却做这样丢脸的事,变成他的耻辱。

    “娘,堂姐说你有苦衷的。你不是自愿的,对不对?”姜小黑道。

    “嗯,娘是被你外婆家逼的……”钱招娣道。

    “那娘也是受害的人,我为什么要怪娘呢?”姜小黑声音稚气,但是却比很多成年人还看得透。

    钱招娣听闻后,眼眶一下红了。

    她的宝儿,真乖啊。

    “明天娘和你堂姐去县衙,报官,求县老爷主持公道。”钱招娣道。

    “我跟你们一块去。”姜小黑道。

    “小黑,县里远,你还小……”

    “娘,爹不保护你,我保护你。”姜小黑道。

    钱招娣抬头看去,看着儿子挺着小胸膛,是个小小男子汉了。

    钱招娣鼻子一酸:“嗯。”

    翌日。

    姜瑶把甜宝和狗崽交给纪凌霄和程老太,嘱托他们这几天待在家别出门后,就和钱招娣、姜小黑一起出门了。

    三人先坐着牛大山的牛车,从村里赶到镇上,又乘坐马车,从镇上赶到了县里。

    到达县城大门外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姜瑶看着眼前高高的城门,挺像影视剧里看到的。

    钱招娣的眼中则带着不安,周家就在县里,越靠近周家,她越觉得不安,感觉随时可能被抓回去……

    突然,她的手被握紧了。

    “娘,别怕。”

    钱招娣低下头,就见儿子仰着小脑袋,安抚着她。

    姜瑶也挽住了钱招娣的手臂:“婶,别怕。”

    钱招娣顿觉得安心了一些,点了点头。

    因为是傍晚,大多是出城的,进城的人没多少,队伍只排着几个人。

    很快轮到姜瑶。

    守城卫查看了他们包袱里装着的东西,又问清了从哪里来,进城做甚后,就放他们进去了。

    钱招娣四顾着,脸上有些迷茫,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钱招娣在县城待了两年,但是一直被关在周家,对县城一点不熟悉。

    “我们先去找个客栈住下吧。”姜瑶做了主。

    钱招娣牵着姜小黑的手,紧紧跟在姜瑶身后。

    姜瑶问出了哪里有客栈,朝着那方向走,便看到沿着河,有好几家客栈。

    这几家客栈看着都挺干净的,有一家有个院子,院子里种着不少花草,姜瑶挑中了这一家,问了房钱。

    “上房二两,下房一两。”店掌柜道。

    姜瑶想了想,要了两间下房,她现在穷,钱还是省着点花吧……

    姜瑶要去掏钱,钱招娣已经把二两银子拿出来了,递给了掌柜的。

    “瑶瑶,你帮了我这么多,怎么能让你花钱?”

    姜瑶也没和她争。

    三人进了客栈。

    姜瑶把东西放下后,去了集市一趟,因为这次有事,也没逛街的心思,只买了些吃的和纸笔,就回了客栈。

    姜瑶敲开了钱招娣和姜小黑的门,将吃的给他们。

    “婶,我刚去打听了报官的事,我们先写一张状纸,明天一早就去县衙。”

    “状纸……状纸怎么写?”

    “也没什么格式,就把冤情写上就行了。”姜瑶道。

    姜瑶和钱招娣聊过,也明白她的冤情,就在状纸上写了下来。

    姜瑶之前练过毛笔字,写得一手漂亮的小楷。

    姜小黑看得啧啧称奇,看向姜瑶的眼神全是敬佩。

    “堂姐,你会写字!”

    姜小黑最敬佩读书人了,姜瑶在他心中的地位一下拔高了。

    钱招娣也觉得奇怪,瑶瑶没念过书啊,怎么会写字呢?

    姜瑶将自己写的状纸,念了一遍,问钱招娣和姜小黑有什么意见。

    钱招娣没什么意见,倒是姜小黑提出几个问题,小小年纪,脑袋很好使。

    “你这小机灵,到时候送你书院念书去。”

    姜小黑得了夸赞,稚嫩的小脸上露出一个开心的笑。

    钱招娣心中压着事,一直闷闷不乐的,此时也发自内心地露出一抹笑。

    管瑶瑶什么变化呢,这样的瑶瑶就很好。

    她也盼着明日县太爷那里会有个好结果,到时候不用麻烦瑶瑶,自己就能送儿子书院去。

    写好状纸后,姜瑶就回了房间。

    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想到了姬淮野。

    想到明天能见到他,心里莫名的欣喜。

    姬淮野见到她,是什么心情呢?

    有些期待呢。

    翌日。

    姜瑶醒来,特意换了一身好看的衣服。

    她以前根本不在意穿着的,也说不清,为什么要穿好看一些……

    姜瑶出门的时候,钱招娣和姜小黑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钱招娣的脸色惨白,眼下乌黑,显然一夜未睡。

    姜瑶明白她的担忧和恐惧。

    今日关系着她能不能从苦海中脱离出来……

    三人简单吃了点早饭,就去了县衙。

    百姓对县衙都是本能有些畏惧的,钱招娣看着县衙的大门,心里满是紧张和忐忑。

    要是没有瑶瑶,她真没勇气来报官。

    姜瑶走到县衙门口,将自己的状纸递交了上去。

    那官差让接过状纸,让他们等着,自己就进去了。

    三人就在门口等着。

    钱招娣的脚一直碾着地,等待的时间格外不安。

    她想到之前报官人的惨状,这位县令,会不会还她公道呢?

    在这惶惶不安中,一个声音响起。

    “状告人钱招娣,我们大人让你进去问话。”

    钱招娣连忙应声,牵着姜小黑的手,走了进去。

    姜瑶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衣服,才进去。

    一进去,就看到堂上坐着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