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赖氏发现她那样说之后,果然引起了贵妇人的注意,不由得意的笑着,露出缺了齿大黄牙跟着炫耀说道:

“我们家的蜜糖不但卖,还送,今天就送礼,送了一些蜜糖。”

贵妇门开始不淡定了,她们吃的燕窝营养品,不就是为了美颜,有钱都挽回不了青春。

怎样的买高级化妆品,也不能阻止容颜老去,看着唐家这两年大夫人和唐少奶奶,好像都一直那么年轻,看起来比前几年脸上的皮肤还好,她们以为是她们保养的好。

却没想到这里面隐藏了一个秘密,经常吃蜜糖能美颜,就连普通的蜜糖都有一点点功能。

他们在家里也会买了普通的蜜糖,想要买好一点的蜜糖也是被人加了蔗糖在里面的。

蜜糖的一些功能,老人,小孩或者妇人喝了都能有好处。

“那你们家可否也卖给我们一点蜜糖?”

一个贵妇人询问道,没有让他们送,是觉得一点蜜糖不值什么钱,就算卖的贵一点,也不能像黄金那样贵,也没有燕窝贵,花钱不用欠别人的人情,特别不想欠农家人的人情。

其他人也纷纷的询问,一下子有几十个贵妇人她们不但自己问,还派丫鬟拿出钱来订购。

没有他们期待那么好的结果,赖氏虽然很贪钱,却也知道拿了定金必须要给货,他们家得罪不起这些富贵人家的人。

结交不上还接仇,不但祸害儿子和后代,还有可能让她这么老的去坐牢。

此刻享受着这么好的地主婆生活,一朝又回到种田时,赖氏面对面前这么多的钱,也没敢心动的去接。

李氏在一边好紧张,她不好说话,婆婆这么张扬,就算被这些人注意了,也不会和他们结交。

无亲无故那么就只能有利益,她觉得只要一家人稳稳定平平安安的,能不能和这些富贵人家成为朋友都没有所谓。

这些人出门都讲派头,就他们现在的家景也不适合和他们对比,更不会走在一起。

能和唐家合作已经是他们家幸运,更何况这些富贵人家还要巴结唐家的人。

赖氏此刻心有不舍,感觉到要到手的钱要飞,能感觉到心在痛,她在想,早知道这么多的贵妇人要买蜜糖,她不同意家里的人送这么多蜜糖给唐家。

如果那几罐蜜糖卖了,也能卖一个好价钱,还有以后合作的生意。

看到手的生意要飞,赖氏忍着心痛,一只手捂住心的位置,对那些贵妇人摇手说道:

“使不得,使不得,咱们这一次已经送了那么多的蜜糖和蜂巢,半年以内是没有什么收成的,再说快要到冬季了,蜜糖的出产更少,你们给的钱,我不能要。”

那些人没有想到,她们要求这个老妇人不敢答应,剧情有点不正常,不是应该这个老妇人求着她们买吗?

她们这些人已经主动去买东西,这个老妇人见到钱都不动心?

那为什么要引起她们注意?难道是欲擒故纵,想要更高昂的价格?

旁人这么认为,也这么做了,询问蜜糖的价格,她们以原来的价格高一倍购买蜜糖。

这么多人一起抬高了价钱,这个举动更是让赖氏心痛的无可奈何,恼怒的白了一眼李氏,没说出口的话语已经表情里责怪,他们实在是太大方了。

如果把这么多的蜜糖卖出去,怎么说也有一百几十两银子。

赖氏这些年已经赚了一点钱,本性比较贪婪,一百几十两在她的眼中比家人还重要,比友情还重要。

李氏抱着儿子低头,此时她的儿子饿了,小孩子在嗯啊嗯啊的说话,她都不敢离开此地,担忧婆做了一些他们夫妻都不能挽回的事情。

此刻低着头看着儿子,能感受到婆婆责怪的目光,如果说他们两家人如此看中这一百几十两银子。

那么唐家的人送给他们家的东西,根本不是他们这些蜜糖能比的。

这可以说是各取所需,他们家发家致富要靠他们,送一点蜜糖又算得了什么。

唐家如此富贵的人家能看起他们家,这已经是他们家的幸运。

赖氏最后还是忍着心痛,没有答应那些贵妇人要定蜜糖。

庄园的是她并不知道怎么样的,她的娘家人没什么能力,在庄园里也只是做一个没有什么用处的长工,曾经也抢管理的位置,只可惜没有李氏那两个弟弟厉害。

自己养大的儿子又听李氏的,现在连她这个娘都不听了,娘家人的亲戚又算得了什么?

不知道蜜糖卖多少钱,一年卖多少,其他的农作物能有多少钱收入,钱又不经过她的手,她也想抢权来着,只是好吃懒做本性,懒得去天天去庄园那边,还有那些长工没一个听她的,就连家里的长工面对她的管理,也没有那么乖。

赖氏在那么多的人加了价钱都不答应,令那些妇人好多人都好生气,很多人都高高在上惯了,在梦湖人的面前她们低调,在唐家人的面前她们巴结。

这些农户他们一直都没看在眼里,这些都是低层人物,任由他们富人主宰。

可眼前这个是唐家的客人,她们心中恼怒,表露在脸上,开始说着粉刺的话语,却没有人敢强买强卖。

“切,有什么了不起?别以为高攀上了唐家,就已经很富贵了,蜜糖哪里没得卖?我们出这么高的价钱都不卖,以为什么新鲜罗卜皮,给别人送都不愿意卖的大傻瓜,真是愚蠢!”

开始有一个富人嘲讽,甚至是有一点恼怒的骂人。

“哈哈,他们送给唐家,也不知是还求着什么富贵荣华,不过也只是让他的女儿嫁给了一个唐家的工人,还想和我们聊天,也不看她的身份。”

这个人话一出,有一些不知道事情的问了别人,这才知道这叶家的人为何能来此参加宴会。

这高攀的架势,又不是女儿嫁给了唐家人的公子,也只不过是下人而已。

很多人都用瞧不起的眼神瞧着赖氏,不过他们对一直低头不说话的李氏,没有一言一语的攻击。

她们可以去讽刺赖氏也是因为赖氏刚才高调的语言,炫耀完了又拒绝了她们。

贵妇人们她们已经成为了一个联盟,平常一起出游,在某些意义上她们是一条线的。

贵妇人们很多时想要的东西,只要钱能买得到的,她们都能得所愿!

被一个农户家的妇人耍,这种心情不爽才会在此地大规模的一起攻击赖氏,就算如此她们也没忘记,这是在唐家。

没敢去得罪主角的奶娘,李氏看起来很低调,也一直没有说话,看起来软软弱弱的女子,这种软弱的女子就像是一把软刀子,看起来无害,却没人敢去碰。

花园里一直都不停的闹腾,此时多人都没有注意,他们的孩子还没回来,到饭点了主人还没开饭呢!

李氏也没能把精力分散,看着小儿子那么饿的表情,不能找个地方去喂奶,只能让身边的丫鬟找点东西给小儿子吃。

丫鬟接了这个任务,到了厨房去给小主人准备米糊。

李氏忍住胸口的胀痛,在小儿子不不停的扭着头,在蹭她的胸口,难受的,不能把这个感觉说出口。

“娘,大嫂,你们在这里?”叶淑珍声音出现,那些叽叽喳喳说着嘲讽语言的妇人,她们都把目光看向了叶淑珍。

不问也知道,眼前这个就是唐家工人的新婚妻子,穿的并不是工人的衣服,可能是因唐家工人有钱的原因,过着像少奶奶的生活。

看着身上穿的,布料挺好的锦衣服,和他们富贵人家差不多了。

人人心中都在想,难怪这农户家的人想高攀,能被唐家的一个工人看上,也是他们前世积来的福气。

大山里飞出了金凤凰,看这排头,一个农夫家嫁到唐家的一个工人,也能有身边丫鬟照应。

怪不得那么巴结唐家,宁愿送给他的东西,也不卖东西。

都是冲着利益去的,这个农户家的女子也不怎么样嘛,长得不高,又胖胖的,和他母亲一样矮胖的身体。

也只能嫁给唐家的下人,如果长得漂亮一点,是不是也想要高攀唐家的主子。

“珍珍,你来啦!”

赖氏正在气的下不了台,身边的儿媳妇又像一个闷葫芦一样不帮嘴,还不知道怎么收场的时候,挽回她的面子,得罪富贵人家的富人她并不想,初衷是能和她们结交,可惜用错了方法。

结交不成,被别人恨上了。

“娘,你们在聊什么呢?”

叶淑珍风风火火的来,以她的性格,并没有在一处站稳,听她们说的话题再进来。

只见到很多的富贵人家妇人,面对着她娘聊天。

这个宴会并没有见到年轻的姑娘,和一些年轻的小伙子,相对的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富人和已经结了婚的妇人,男子那一边也会是一样的,都是一些已经成了家的人带着孩子来参加宴会。

叶淑珍还没嫁人前并不知道,小孩子的生日,一些年轻姑娘和年轻公子没有兴趣参加的。

只有相同年纪人生日,他们会想方设法的参加,那也只是变相的相亲宴。

男女们平常很少来往,公子还会出去喝花酒或者是读书,出游。

千金小姐的大家闺秀却不能一样,她们平常都会在闺房里,只会在某某的宴会出现,也许会特意举办宴会,为了女子和女子之间的友谊,也会是在某个宴会里认识没有见过面的男子。

不能偷偷的私会,而是隔着很远的地方,偷偷的观看一眼对方的风采。

如果是少年英俊郎,又有才干的男子,会被很多女子惦记。

孩子们也会选择自己喜欢的女子,让家里人请媒婆上门求亲。

“珍珍,娘刚才跟她们说了,咱们家的蜜糖好,不想她们都说要买咱们蜜糖,可咱们家的蜜出产不多,这一次又送了这么多到唐家,他们要买这么多的蜜糖我们怎么会有呢?”

赖氏敢明着说这些人在责怪她,并且已经变成了怒骂,这些富贵人家的妇人骂人也是带着笑的,让你的心中不爽却不能回骂。

都是一些笑里藏刀的人,赖氏觉得他平常已经够厉害了,对遇上这些更泼辣的人,她根本就没招。

“娘亲,蜜糖没有就没有吧!她们那么有钱买什么蜜糖买不到?”

叶淑珍说的话,没有什么所谓,就比如平常买东西,问店家说有没有这样东西?人家说没有,那也不能去骂别人吧?

叶淑珍话语,贵妇人们都转过了头,她们开始装着聊别的事情,特意不看不再理会她们母女。

赖氏张了张嘴,别的语言已经不能说出来了,刚才的弄巧成拙,后悔不已,此刻想挽回局面,一时间脑袋嗡嗡的响,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娘,只有你和嫂子带着侄儿来了吗?”叶淑珍不愧已经做了别人的娘子,不会直接称呼李氏,懂得叫嫂子了。

这方面也有她夫君的功劳,平常他说起娘家的事,都会把嫂子说成了李氏,被他的夫君说教。

叶淑珍很爱夫君,以前那些性格在夫君的面前,变的乖巧又懂事。

懒惰的性格在嫁人之后,也懂得早起学管家,怕做的不好,现在优质的生活没了,夫君不喜欢她。

后来慢慢的习惯了嫂子这个称呼,其实改了也不是不好,让人觉得她很有礼貌,生活的环境变得不一样了,在县城这个地方生活,她也学会了礼貌。

“不是呀,那几个…她们被唐家小少爷带去了玩。”

赖氏习惯的想说赔钱货,话到嘴边,立刻想起这里并不是在家里,这里是唐家,她们还在面对一些富贵人家的人。

“被小少爷带去了他的院子吗?我就说嘛,已经到了饭点怎么还不开饭。”

叶淑珍这句话语,刚才这些妇人为了一件事都没有察觉孩子们还没回来,也已经到了饭点。

她们都停止了聊天让身边的丫鬟去找。

一时间会场又少了一些人。

赖氏一点都没有在乎,她的孙女还没回来,到了饭点并不饿,刚才把唐家的糕点和点心吃的太多了,更是不停的吃水果和零食,她还想着宴会晚一点开,她也能吃多一点菜。

又能在这个风景优美的唐家多待一会儿,在心里享受着这种参加宴会的乐趣。

赖氏可以说很厚脸皮,平常都是耍赖惯了,刚才那么多的妇人针对,被骂了也没有令她不开心。

却把这个被人骂的事件,认为是儿子两夫妻做的不对,不认为是她把事情宣出去,挑起的是非。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