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林玄野用的术法在音韵里也有记载,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音雀,形容它可以将一段声音包装的像一只小雀鸟,飞到一个不远处的目的地。

目的地附近如果没有音修的话,小音雀会伪装成一团普通的元气并且很难被发现。

陆川发现林玄野真的是一个很无聊的人,不是无聊的人又怎么会每隔两分钟就扔一只音雀过来,更关键的是陆川即便修行了音韵,也没办法用同样的方式回复林玄野,只能拿出手机发微信。

所以为什么林玄野不直接发微信过来呢?

哦,原来是陆川没看手机没回他消息,那没事了。

“前辈,我已经收到您的音雀了,可以不用再发了。”

“你怎么会这么快就发现了我的音雀?”

“你真的是今天才开始修行音韵的吗?”

“不可思议,陆川,你的天赋比清影还要出色,你是真正的音修天才!”

按照林玄野的打字速度,收到他的回复本该在几分钟之后,然而林玄野并没有打字回复消息,而是连扔了三只音雀过来。

陆川想象了一下自己手里抚着弦乐弹指成音,道道波纹绽放大杀四方的场景。

高...高渐离?

算了,怎么想都还是剑修比较帅,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霜寒十九洲。

“确实是今天才开始修行的,创造这门功法的祖师真是惊才绝艳。”

陆川听完三只音雀里的消息,又只能拿出手机打字回复,回完消息陆川才意识到有些熟悉,这不就是那种特别烦人的微信一次发一串长语音的聊天对象吗?

每一只音雀他都得抓过来听才能听到里面说了啥,甚至还不能语音转文字!

陆川的消息发出去没多久,又一只音雀飞了过来。

陆川心想这隔音禁制的术法必须要升级了,现在的禁制只防里面的声音不能出去,没有防外面的声音不让进来,这音雀一只接一只地飞过来,谁顶得住啊!

他看也不看那只音雀,继续在手机上给林玄野发消息,“前辈,我要修行去了,回头再聊。”

陆川发完消息才觉得有些怪怪的,感觉自己有点像是那种回复别人“我洗澡去了”的女生,不想理人了就随口扯个理由,于是便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之前黎文缙给他的符箓【身与道合】。

我真是修行去了。

...

黎文缙简单地跟陆川介绍过身与道合的用法,以陆川现在灵动境小成的修为,使用身与道合其实算是有点早的,但再早也早不过黎文缙本人,早一些与大道和鸣,找到自己的道,对任何境界的修士都有益处。

陆川靠在躺椅上缓缓地闭上眼睛,掏出了几块元石拍到脑门上,先把自己的身体调节到最佳状态,然后才把符箓捻起,催动元气激发了符箓。

随着元气注入符箓,符箓上开始冒出缥缈的烟气,黎文缙介绍过这样的情况,因此提醒过他最好是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使用符箓,以免在悟道的时候发生意外。

烟气很快就蔓延开来,包裹住了陆川的身体,陆川慢慢失去了对手中符箓的感知,尝试了闭上眼想要进入灵视状态,但闭上眼之后却没有成功,睁开眼依然身处于烟气缭绕的环境中。

悟道?道在哪里?

陆川念头一动,烟雾的深处便飞出了几道剑气,陆川定睛一看,剑气中出现了画面,他看到了北宁城老姜家的后院,余欢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对着他利落地舞出了剑招。

以陆川现在的眼光来看,渐渐能品出余欢在用树枝演绎着他的剑道,即便当时他的对手只是一个对剑术几乎一窍不通的陆川,但他依旧认真虔诚地对待自己的道。

陆川记得黎文缙跟他的讲解,虽然陆川还没有掌握意,但他还是可以通过观摩和直接触摸的方式去以身合道,感悟道则。

陆川刚往前迈出一步,迷蒙的烟雾中又出现一枚铜币,和陆川脑海中的铜币哥长得一模一样,看得陆川心头剧震。

哥,你也是道?

随着陆川的目光看去,铜币缓慢地转动了起来,在旋转的过程中搅起了周身的雾气,转动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

陆川不由得开始思考铜币哥代表着什么道,阴阳?卜算?

他太想了解铜币哥了,即便剑道是他目前的主修,他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然而他刚靠近了铜币一点,一股强烈的危机预兆从他心底诞生。

雾草,这算是什么情况,这道我不能悟?

陆川瞬间定住了身形,谨慎地看着铜币在烟雾中旋转,他不得不重视危机预兆给他的警示,因为自从陆川来到这个世界,它还从来没有出错过。

他停在原地犹豫,于是雾气中又继续演化出了新的道,他看到了风的影子,自己的身形在风里飞遁,也看到了姜涛的拳影,粗鄙拳修,陆川必不可能选择。

陆川看到声音幻化出波纹,看到音雀传声,这是他刚刚接触到的音之道,而陆川依然没有做出选择,想看看这身与道合还能演化出什么东西来。

雾气似乎也有点疑惑,陆川到底想要什么样的道,于是一阵翻滚之后,陆川眼中出现了一个新的画面,自己在雨夜里朝着黑衣人扔出了自己的长刀。

然后回放,陆川扔出了长刀,接着便是一直回放。

法克,这符箓好像是在羞辱他,这一幕能有什么含义?莫非是推荐他选择“暗器”之道?

陆川心想这个世界的道会不会太随便了一些,他刚刚接触的音韵,还有当初雨夜里失手丢出的长刀,这都能悟道?

虽然这身与道合的符箓是黎文缙送他的,但这样悟道的机会在乌托邦也是价值比较高的,乌托邦的年轻人那么多,大家都希望能尽快悟透道则,成就超凡。

因此陆川也不可能因为好奇就真的去选择这个扔长刀之道,他最终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握住了烟雾中的剑影。

他的手刚触碰到剑光飞舞的画面,其他的道则便全都消失了,陆川身边的雾气变得更加浓郁,他的视野变得渐渐模糊了起来。

直到一道剑光划破了迷雾!

陆川的身前出现了一条剑光划开的道路,他迈步走了上去,随后便看到了一道雾气形成的虚幻身影,手中同样凝雾成剑,剑起流云去,剑落万物生。

他呆呆地看着这身影舞着剑,没有什么繁复的剑诀,也没有元气震荡,每一招每一式都充满韵味,让人挑不出毛病,只觉得剑招就应该是这样。

道...

陆川不自觉地开始想象自己手中也有一把剑,和这道雾气凝结的身影开始斗起剑来,雾气不会对陆川造成任何伤害,陆川也收不到任何危机的预警。

仅仅只是演练了十数招,他的剑招便乱了,他只能勉力尝试跟上那道身影动作变幻的节奏,数十息之后才终于走完了一套剑舞。

于是他清晰的感悟到,自己离明悟剑道还有不小的差距。

陆川朝虚幻的身影行了一礼,虚幻的身影似乎是感应到了他,朝他点了点头,然后便消散在了雾气之中。

他抬起头看向雾气深处,那里又有雾气在翻滚,形成了一道新的身影,这道新的身影使剑极快,快到连雾气都产生了虚影。

陆川有了刚才的经验,毫不犹豫地挺身上前与虚影对剑,但他的速度和对方有着非常显著的差距,不到十招之后,雾气化成的长剑便插入了陆川的胸口。

虚影停下了剑舞,向陆川点了点头,陆川连忙行礼,于是虚影再次消失。

剑光划开的通道很长,陆川每往前走几步,变会遇到一个新的虚影,每个虚影都会在他面前演示剑术,每个虚影的剑术都各有所长,让陆川受益匪浅。

越是往前走,陆川便越是心虚,从一开始感觉自己离明悟剑道还有不小的差距,走到后面才发现自己或许只能算作刚刚入门。

陆川没有太多沮丧的心情,虽然在这个世界所有人都跟他说他是天才中的天才,但他毕竟修行日短,大家都是天才,时间的差距也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逾越。

他继续往前走着,感觉这条路渐渐快要走到了尽头,他的眼前再次出现了一道雾气凝聚的身影,这道身影很霸道,直接凝雾成剑朝陆川砍了过来。

陆川左支右绌地躲过了三招,只觉得眼前这个雾气身影和他的剑招愈发熟悉,他抬剑一格,而对方顺势做出了回撩的剑势,陆川瞬间福至心灵。

“余叔!”

...

余欢蹲在距离龙川城很远的一个山头,远远地望着龙川城。

他的眉头紧锁着,手里拿着手机极快地发出一条又一条的消息,并不是因为龙川城的局势有什么恶化,而是因为他的道突然感应到了陆川。

这怎么可能呢,陆川才只有灵动境,他怎么会这么快走上剑道呢?

余欢的眉头紧紧地皱成川字,他暂时只能想到一种可能性,那便是黎文缙的身与道合。

但这依然不应该,没有意的支持,他凭什么在剑道上坚持那么久,一直到遇到余欢呢?

因此余欢在给陆川发消息没有得到回复之后,马上开始一边给黎文缙和朱秀素发消息确认陆川是不是得到了身与道合,一边给张三问和姜涛发消息,让他们俩马上去找到陆川,确认他此刻的情况。

姜涛的动作极快,一收到消息便联系了霍长歌,几人敲了陆川的房门得不到回应,只能选择破门而入,然后便看到了躺在躺椅上的陆川。

“他是睡着了吗?”霍长歌见陆川气息完全正常,松了一口气,随即轻声尝试唤醒,“陆川?”

然而陆川没有醒来,也没有任何回应。

“悟道...”姜涛一边给余欢报平安,一边神色复杂地看着陆川,“老余说,陆川刚刚已经悟了剑道。”

“怎么可能?!”霍长歌和李倩都有些难以置信,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的修士都是在神通境才开始体悟道则,和大道共鸣之后成就超凡,如果有修士在如意境就开始悟道,那便已经是世间难寻的天才。

可陆川这算什么,他才刚入灵动境!

要知道连霍长歌到现在也还没开始悟道呢,他刚进神通境不久,而且余欢也总是跟霍长歌说,让他不要过度依赖自己的金手指而疏于磨炼剑技,这样对他悟道非常不利。

霍长歌被震撼得有些说不出话来,这陆川刚刚还在客厅里搞他的变声器术法,转身回房间就悟了剑道?

噫,难道是因为我不够变态,所以才跟这个世界的道则格格不入?

“是啊,怎么可能呢...”姜涛也同样感叹,他没有跟霍长歌和李倩说太多,陆川不止是入了剑道,而是在剑道上游历观摩了许久,直到碰上了同样在剑道上走出自己道路的余欢,才被感应到。

“既然他是在悟道,应该就没什么大事了,我在这里看着他一会儿。”姜涛说着便到外面拉了张椅子,到屋里坐了下来。

没过多久张三问也来到了陆川的家里,再接着是黎文缙和江灵珊,然后宁轻侯焦北川等大佬也都陆陆续续出现在了陆川家里,像是要在陆川家里开什么大会似的。

“文缙,你当年应该也是入道境就开始接触道则,灵动境开始悟道了吧?”宁轻侯问道。

在这件事上黎文缙最有发言权,身与道合是他的金手指,在他刚来世界开始修行没多久就可以经常性地接触大道并且观摩感悟。

“对,我当初尝试了很多次,才在灵动境找到了适合我的道,并且它愿意接纳我,陆川能这么快地悟道,说明他的天赋极高,而且他选择的道和他也十分契合。”

黎文缙皱着眉头说道,他也没想到自己给陆川送个符箓卖个人情,会搞出这样的事情来,万一陆川出了什么岔子,这是乌托邦现在无法承受的损失。

“但比较奇怪的是,当初我灵动境进行悟道是在没有掌握意的情况下,感悟了许多次,但每次都是很快就结束了,但陆川他现在的情况就很特别,光是我们来到这里就已经过去五分钟了,他...”

陆川并不知道此刻有这么多大佬聚集在他家里等着他醒来,他十分确信自己在剑道上遇到的虚影就是余欢,而他在心神巨震之下,却是从身与道合的状态中直接脱离了出来。

他的意识里想着要马上拿手机问一下余欢,自己刚刚看到的虚影是不是他,然而他却动不了。

身与道合的迷雾散去,铜币哥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铜币哥一回来就飞快地转了起来。

于是他便看见了陆长生和林清影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