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哦?小晚,你要买房吗?”张婶顿时看向高向菀,喜道:

    “我家的房子虽然不大,但还是很干净的。要是你要的话,张婶便宜点卖你。”

    高向菀还没反应过来,一旁的兰花就立马跳出来替她答应了下来,

    “好啊,张婶,那说好了,你得给我们一个低价钱。”

    “那是当然的。”说完两人就跟达成了协议似的,齐齐看向了高向菀。

    高向菀对张婶微笑道:“谢谢张婶,不过我暂时还没攒够钱,这事还得往后考虑呢。”

    她婉拒了之后就拉着兰花离开。

    “没事,我还得再过一个月才走呢,我等你啊。”张婶在后头挥手喊道。

    被拉着走了好一段路的兰花忽然“哎呀”一声。

    高向菀被她吓一跳,回头看她。

    “倒是我糊涂了。”兰花一拍脑门,

    “怪我高兴过头忘了,你可是要跟着四爷回京城享福的,还买什么房子啊。”

    “瞎说,谁说我要跟他走了。”高向菀白她一眼。

    “啊?你不跟他走?”兰花一脸惊讶地看着她。

    对于他们这些从小生活在这种小地方的人来说。京城,那可是天堂啊。

    “小晚姐,这是为什么啊?”兰花追上高向菀的脚步。

    “因为我舍不得你们啊。”高向菀脚步都没停一下,随口应道。

    “那你为什么刚刚一口就回绝张婶了?”

    “我不是说了嘛,我还没攒够钱,暂时还没条件买。”

    “真是这个原因吗……”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进了集市的人群……

    弘历一走就是数天。

    高向菀在本子上默默记下第九天的时候,也在心里暗暗念道了一句:

    还剩六天了。

    而就是在这一天,弘历回来了。

    但他似乎还挺忙的,风尘仆仆地回来也没能顾得上与她说什么话,只离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后便与陈良上了楼议事。

    从午后一直到旁晚,中间何知府和陈县令还来过一趟,但会快便离开了。

    “小晚,四爷回来了,眼看要到晚膳时间了,需要问问他们吃什么吗?”宋念巧问。

    高向菀看了一眼天子一号房紧闭的大门,摇了摇头:“不用问了。”

    他一旦投入了正事,就从来都是废寝忘食的。

    问了他估计就说不吃了。

    高向菀对宋念巧笑了笑,“让我来准备吧。”

    入夜时分,陈良才从二楼下来。

    “陈侍卫。”高向菀在楼下叫住了他。

    “侧福晋。”

    人前陈良会叫她“夫人”,但没人的时候,他还是习惯性地叫她“侧福晋”。

    “你这是要出去?”

    “是,爷让我出去办些事情。”陈良应道。

    “那也不能不吃饭就去吧。”

    高向菀说道,“我看你们都忙一整日了,我给你留了饭菜,你吃了再出去吧。”

    听她这么一说,陈良立马就听见了自己肚子的打鼓声,他忙道,“多谢侧福晋。”

    高向菀指了一下堂前的桌子,“你先在那边坐着稍等,我让兰花端出来。”

    说完,她就进了后厨。

    等兰花将饭菜端给陈良之后,她也端着一盘膳食上了楼。

    进屋的时候,弘历还在案桌前盯着那张上黔镇群山的地图拧眉沉思着。

    听见动静一抬头,目光在接触到高向菀的时候,他紧拧的眉头就缓缓松开了。

    “再忙也要先吃点东西吧。”

    高向菀转身将膳食放在圆桌上。跟他说过多少次不按时吃东西会很伤胃的,就是不听。

    听着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那种熟悉,甚至带着几分责备的语调,弘历心头一暖。

    不经意间,他就听话地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起身走了过来。

    只见桌面上摆着一碗核桃仁小米粥和几个小点心。

    他蓦地抬眸看高向菀,眼中带着一份欣喜。

    这是她从前常做给他吃的,她说这个清淡营养又养胃。

    后来他也渐渐喜欢上了这款小粥。

    看着他略显疲惫的俊脸,高向菀知道他肯定这几日都没好好休息的,便道:

    “粥要趁热吃。”

    高向菀说完就准备退出去,弘历见状,脸色笑容一顿:“都好几天了,你还生我气?”

    他这几天在上黔镇忙得不可开交,通宵达旦地处理好那边的事情赶回来,就是为了能早日见着她。

    她就这么不待见自己吗?

    高向菀一愣,有些错愕,“我没有生气啊。”

    她只是觉得他现在应该很需要好好吃饭,然后好好休息,所以不想打扰他而已。

    “就不能留在这里陪我说会儿话?”

    像从前每一次给他送这粥的时候那样,陪在他身边与他闲静地聊天不行吗?

    看着他的神情,高向菀似乎也瞬间忆起了曾经,不由自主地便点了点头。

    下一刻,她便看见那双疲惫的黑眸中燃起了光亮。

    高向菀安静地坐了下来,却也只是规矩地坐着,不再像从前那样亲昵地靠在他身边谈天说地地与他闲聊。

    现在的她,甚至有些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话题好。

    这些自然都落在弘历的眼里,但他也没多要求什么,哪怕她坐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他也心满意足。

    确实几天没休息好,弘历也没多缠着高向菀,吃完东西,早早便歇息了。

    第二天下午,交代完陈良该办的事情之后,弘历终于腾出了空闲的时间。

    这时的高向菀正被月儿缠着上了大街,客栈内只剩宋念巧和兰花在厨房。

    “念巧姐,你有钱吗?”兰花一边洗碗一边问。

    “你想管我借钱?”宋念巧回头看着她。

    “不是我。是小晚姐,她想买张婶家的房子,可是不够钱。”兰花眉宇有些着急,

    “今早我出门的时候看到有人在张婶家看房子。我就怕房子被别人抢了去。”

    她想,要是掌柜的能借点钱给高向菀,那她就能先把房子买下来了。

    “买房子?”宋念巧惊愕地看着兰花。

    小晚真不打算跟着四爷回去了?

    “对啊,我跟小晚姐前几天还跟张婶谈过价格呢。只是可惜小晚姐手上钱不够,所以才没能谈成。”兰花自认为是地说道。

    门帘外,弘历听了这番对话,拳头蓦地攥紧,脸色更是阴沉得有些恐怖。

    买房子?

    原来,她都已经迫不及待地在这儿计划未来了?

    (ps:啦啦啦,接下来的剧情,两人很快就要离开平乐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