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简,等等我们,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一行人快速地跟了上去。

那个神秘的背影他们残留在心中,周金宝眼中出现了深深的深思。

他们都有一种预感,还会见面的。

很快!

派翠克.简直接回到自己的住的阁楼中,不见所有人,他已经找到了对付血腥约翰的办法,心中抑制不住的激动,现在就要先把嫌疑人确定了。

记忆宫殿全开,这几年见过的人和他聊过的人在脑海中一一闪过,手上的动作根本没停过。

派翠克.简赫然就是要把从来到cbi中见过的所有人,和他聊过的,全部写下来。

这听起来或许是一个天方夜谭的事情,但是派翠克.简却有这个把握。

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吃不喝。

而把这件事提前推动的庄明却已经潇洒离去,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小插曲,而且,确实,派翠克.简的一些话确实也让他省了不少的事情。

入夜,维弗湾的夜景非常美丽,人群不禁没有减少,比白天还多了不少。

庄明却来到了维弗湾郊区的一个废弃的工厂附近,一身黑衣,一辆路边随手强行占有的暴走族的摩托车。

在黑夜中如同一道幽灵一般。

低沉的排气管声音非常小,但其中却带着雄厚至极的声音。

一个漂亮的甩尾,停住。

废弃工厂中传来昏暗的灯光,根本派翠克.简的情报,这里是血帮一个落脚点。

工厂中传出昏暗的灯光,前面还有两个人在望风着。

虽然两人一边抽烟,一边闲聊着,两眼一边熟练的看着周围的环境,左肩上绑着一个对讲机,可以随时汇报着情况。

还有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都是可以快速做到反应的。

虽然只是普通人,但这样的本能条件反射已经不下于普通的特种兵。

不愧是在维弗湾扎根的血帮,即使是一个小据点,望风的都有这种程度。

难怪海雕国政府都围剿不了!

庄明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带上了一张狰狞的面具,血红色的纹络。

沙沙沙~

两人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一般,站起身朝四周看去。

而庄明的身形早已经消失不见。

“没事,估计是野猫。”对着对讲机说了一声,自己按掉了对讲机。

两人重新蹲了下来,而就在两个人的身后却已经多了一道神秘的身影。

狰狞的骷髅面具在黑夜昏暗的灯光下,显得非常地恐怖,让人看一眼都心生胆寒。

然而这个神秘身影前面的两人却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若无其事地说笑着,分着烟,准备继续蹲下来望风。

咔咔~

脖子直接被拧断的声音响起,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还没来及点燃的香烟从两人的手中慢慢坠落,掉在了满是烟蒂的地面上,两人的瞳孔放大,两眼中透露出不可置信。

大大地张开的嘴巴,还想呼喊,却永远地止住了声音。

死亡之色快速在两人的眼中弥漫开来。

庄明轻轻地把两人放下,好像两人还在交谈一般,实际上却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今夜,这个据点将不复存在。

无声无息的步伐,脚步明明重重地落下,却没有一丝声息。

废弃工厂里面仍然保持着废弃工厂的模样,好像这本来就是如此,寂静幽深,时不时地传来一声淡淡回声。

一个监控室中,穿着保安制服的家伙正在带着耳机肆意地摇摆着,根本没有看到刚刚门口发生的一幕。

这个据点,实际上很多人都知道,但却没有人敢来找麻烦,就是因为血帮在维弗湾几乎已经布下了自己根深蒂固的关系网。

这也就是因为血帮的威名在外,而且现在高科技这么发达,守卫的人比以前少很多,因为只要一个对讲机,里面的人瞬间拿着枪支,火箭筒就冲了出来。

庄明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淡淡的打开监控室的门。

好像感觉一阵风吹进脖子的一般,保安疑惑地转过了头,瞬间和庄明来了一个面对面的对视。

双眼暴凸,嘴巴张的大大地。

刚要叫出,然而一把刀已经从他的脑袋中间直接划过,时间就永远地定格在了这一秒钟。

庄明看了一眼监控室中的情况,快速伸手敲了敲,直接转身离开。

噗嗤~

那定格的脑袋直接裂开成了两半,拉耸在两边的肩膀上。

鲜血的血液和浑浊的脑浆瞬间喷的到处都是,监视器屏幕也都是污秽之物。

嘭~

呲呲~

突然原本还正常工作的监视器突然一片雪花,随即冒出了耀眼的火花,一缕缕青烟冒起。

庄明则淡定地向着废弃工厂内部走去,并没有直直的走,而是随着干净的地面走。

没人走的地方都是厚厚的灰层,而走的露面却是时常有人打扫,一看就知道有问题。

左拐右拐,直接通向一个一个小房间,而门口正站在两个黑衣黑墨镜的强壮大汉,如同两尊门神一般。

呼呼~

庄明的身形好像一阵风一般在小房间的门口快速闪过。

两个黑人大汉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已经失去了生命。

咚~

脖子上的脑袋直接掉落在地上,切口处就像是被激光切过的一般,让人难以想象的平整。

噗嗤~

从脖子里的血液一下子喷出老高,直接喷到了两米多高的天花板上。

黏稠的血液让人看着都感觉头皮发麻,从天花板慢慢的低落。

而里面却没有任何声响。

“啊~恩~哦~fuck,轻一点,混蛋,你们这群混蛋,呜呜~”

“哈哈哈~~贱人!”

里面却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还有谩骂声,还有肆意地狂笑声。

庄明眼中闪过一丝血芒,还没进去,他就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咯吱~

门直接被庄明推开。

“哪个混蛋,不知道现在不接待了吗?”一声谩骂声响起。

不过当庄明的身形突然出现之时,屋中突然静止了一般。

瞪大双眼的看着带着骷髅面具的不知名家伙。

正如庄明所想,屋中赫然有三男一女,在进行着临床格斗术。

一个看起来并不大的白人女孩竟然正在和三个黑人男人玩着这种游戏,还是一起!

这承受力也是牛逼了!

这场面...还真是有点不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