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辽东平复,张金树杀高开道投降的消息,传回长安,朝野为之大震!

倒不是说高开道多么难以打败,而是打败高开道的意义不同凡俗。

因为,高开道覆灭之后,这意味着自前隋大业年间开始的天下大乱,经历十几年时间,终于在武德七年四月,彻底结束。

天下,复归一统!

大唐正式统一天下!

李智云也是极其感慨,自天下大乱以来,多少枭雄之辈,登上舞台。梁师都、刘武周、窦建德、李密、李子通、杜伏威、萧铣、林士弘、王世充等等等。

现在他们,全都败了,败在了大唐的手上!

而他李智云,将会是笑到最后的那一个人。

接到捷报之后,李智云派人传去嘉奖圣旨。

任段志玄为幽州都督,封渔阳郡公。谢叔方为营州都督,封临川郡公。原营州都督邓暠,有功,进封荣国公,召回长安任职。其余有功将士,交由兵部依例封赏。

皇帝寝殿。

“父皇在上,儿臣已平罗艺、高开道,收复幽州辽东失地,统一天下,百官万民不负父皇深恩厚望。”

李渊斜靠在万皇后身上,他整个人已经骨瘦如柴,眼窝深凹,面色发白,虚弱到了极致。

李智云听母后说,父皇食欲不振!

不能吃,这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

李渊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伸手抓着李智云手掌。

“好,朕没看错人,五郎,你做得很好。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放松,突厥犹在,你不可掉以轻心。”

“儿臣明白。”李智云道:“请父皇放心,儿臣有朝一日一定会平灭突厥,使北境,永久安宁!”

“朕相信你。”李渊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他看着李智云,还想说什么,但是却已力不从心,只能昏昏沉沉的睡去。

见状,万皇后命人轻轻将其放下,又给皇帝盖好被褥,这才和李智云一起退出去。

母子二人立在亭下,十步外,站着许多内侍宫女。

万皇后语气低沉道:“你父皇,只怕撑不了多久了。”

李智云道:“母后放心,孩儿不会让父皇失望。而今政令已有孩儿把控,无人可以掣肘。”

“这些我都知道,我担心的是你。”

“我?”李智云不解道:“还请母后明示。”

万皇后道:“你年纪小,我就怕你骄傲自满,目空一切。若是有朝一日你父皇走了,这天下的千钧重担,将压在你肩膀上,你的一言一行,决定万千大唐子民存亡,半步也不能走错。”

风吹来,李智云微微清醒。

“母后教训的是,孩儿一定铭记在心。”

万皇后苦笑道:“为娘不懂国家大事,只望你能平平安安。但是你现在,已非常人。有些东西,为娘也教不了你。为娘只能告诉你,一定要广开言路,切莫偏听偏信,一意孤行。你父皇建立大唐基业,历经千难万险,你切不可使他失望。更不能,让百姓们对你失望。”

李智云有些明白了。

“母后今日说这些,是担心孩儿太年轻,处理朝政大事不够稳重吗?”

“是这样。”万皇后叹道:“天下二字,叫起来容易,但若想扛起它,却是千难万难。”

是啊,天下,何其简单的两個字,可它背后代表的意义,却决然不同。

“母后教诲,儿臣绝不敢忘。”

闻言,万皇后轻轻拉着儿子的手,安慰道:“话虽如此,不过为娘对你有信心。你放手去做吧,为娘支持你。”

“是!”

李智云走在宫殿的青石板砖上,在这诺大的宫殿之间,他的身影何其渺小。

但,不可置疑的是,他是这天下的中心。

从北境到交趾,从东海到西域,他是这个新兴帝国的主人。

当他回首过往,仍觉梦幻。

他,是这个帝国的未来主人。

五月,邓暠归来,李智云任其为太仆卿。原太仆卿张道源卒于任上,正好由邓暠接任。

武德殿。

“外臣阿史那思摩,代表我主,敬问唐朝太子安。”

阿史那思摩一身胡服,立在殿中央。

李智云高居太子座,其座下,政事堂六相、六部九寺大员一一在列。

“使者免礼。”

“谢唐朝太子。”

李智云问道:“使者此来,有何贵干?”

阿史那思摩道:“奉我主之命,与唐朝修好。我主有言,长城之内,礼仪之邦,唐皇帝治之。长城之外,引弓之民,突厥可汗治之。”

“呵。”李智云冷笑道:“颉利三番两次南下,掳我汉家子弟为奴为婢,杀我汉家手足。使者觉得,孤,能相信他么?”

霎时间,殿内群臣目光死死盯着阿史那思摩,一股杀意散发弥漫。

其实,这大殿之内,除了阿史那思摩,其他所有人,心中都只有一个想法。

干死突厥人!

这一刻,没有世家之分,没有派系之分,所有唐臣的心理活动都是什么时候能干死突厥人!

要知道,關陇人的主体,乃是汉族和鲜卑族融合的後裔。不论是李唐皇族也好,還是独孤氏、窦氏、于氏也罢。藏在血脉中的暴躁因素,始终都是存在的。

譬如李智云,身上就有鲜卑血脉。因为他奶奶元贞皇后出身关陇独孤氏,乃是独孤信之女。

而独孤信,就是鲜卑族。

正如那句评语;取塞外野蛮精悍之血,注入中原文化颓废之躯,旧染既除,新机重启!

唐人敢战,唐人不惧战!

若非现在天下初定,民心思静,朝廷急需恢复元气,储存粮草辎重。

恐怕,不用武将开口,关陇人自己就会先上书李智云。

干突厥佬!

别忘了,关陇人在后世被称之为关陇军事集团。其根本区别于耕读传家的山东世家的就是武力!

这一点,李智云可以证明。

他自小和兄长们可不是光读书。武艺骑射,兵法阵战,才是他们要学的主要科目。

隋唐两代的猛将名将,大都出自关陇军事集团。

便是李靖也是如此!

若非关陇人彪悍,历史上的李世民何以在渭水之盟几年后,便迅速扫灭突厥。

要知道,李世民即位之初,连年天灾人祸,不是大旱就是洪涝蝗灾,就这样,唐朝硬是顶着压力还是干死了突厥人。

接着,后面唐朝又干死了吐谷浑、高句丽、西域诸国。

若是国内没有關陇人这群好战分子,岂会这么容易发动灭国级战争。

前汉时,面对匈奴威胁,历经‘文景之治’,至武帝朝,得将星卫、霍二人,汉骑方才一举歼灭匈奴。

可大唐呢,在原本的历史上,立国不过十几年,便彻底剪除突厥之患。

汉唐两朝,相隔年代久远,国情不同,自是无法比较。

但有一点,两朝是共通的。

那就是,傲气与复仇!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饭可以不吃,但是突厥人必须死!

关陇人或许蛮横,但是他们骨子里的傲气和暴戾,却无法掩饰。

在对外上,他们和李智云是一样的。

不允许任何人对我大声说话!

否则,要你死无全尸!

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