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两天时间之后,赤虹堡,镇鹭堡,北盘堡,三方人马依次转移到了藩镇之中。茂怀,萧杨,林鹏也相继安排好,离开了老巢,带来了精壮,亲自前来。那两名剑修,有无,赤霄的门派弟子也同样前来。

这些人一到,三旗联盟战略的第一步,大转移,营地推进也已经完成。不再是山头分立,各自为战,合成了一股力量。

顿时,这个地方的实力扩大到了一万多人。一下充实起来,原本藩镇上的居民,也更加老实,每日看着人马增加,也都熄灭了小心思,其中潜藏的奸细探子,纷纷偷偷潜逃。

这么多人,安营扎寨下来,兽皮帐篷布满了一大片,一起号声,吹角连营,随便一个动静,都要喧闹好一阵。

磨合队伍又花了两天时间。才彻底稳固。

耗费了这么大的力气,也到了三旗联盟可以出动实力的上限。再调动,自己的堡垒恐怕都没人守护了。有丢掉山头的危险。

营地里面成天到晚都是肃杀气氛,浓烈的气血与雄势宛如火焰燃烧。

周边的一些游骑,都不敢再靠近藩镇十里范围,怕被清算解决掉。

伴随着藩镇据点的建设,各种物资,兵器,战马,粮草的堆积,这里形成了一个连环营地。

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军营,建立起来了。

渡过这个时期,三旗联盟又开始动作,选择了主动出击,整合安排着出征队伍。

兵马调动之类的,周杨没有多大兴趣,最吸引他的是随之而来的各种神箭。

四国工部制造的神箭是很重要的战略物资,威力大,价值低。一些小家族,地方帮派都会累积一部分当作底牌使用。

神箭的定位,就将好卡在武者,修士之间,是不少人眼中的宝贝。真实可以得到拥有的,不像神通物品,灵器之类的机缘碰巧。

四国的军队,开始从冷冰冰的兵器转移到了以神箭为主要战斗力的军队,如此变化,更加不是武者可以抗衡的。这四国制造的三种级别各种神箭,自从出世以来,已经逐步完全取代了弓弩,战车,刀枪之类的战争利器,成为了战场主宰,在神箭之下,士兵,武者都要避其锋芒,不能硬拼。



如果

说在以前的各种争斗之中,武功强弱,人数多少还可以决定胜负,那在神箭的轰杀之下,通通被消平。光凭肉身之能,已经不能战胜这种凭工艺制作出来的东西。

各大门派也不能轻视这点,主动的积累了很多神箭。

以一级神箭为例,在灵活控制和便携性上比神通符箓差许多,但杀伤威力不弱,一聚集使用,就完全是连环轰杀。没有任何武者可以抗衡,再厉害的髓变高手也要被轰成渣子!

这么厉害的东西,你不用,别人要用!

神箭的诞生制造,影响四国,影响紫华大陆两族态势。增强四国朝廷的各自威势!

四国工部,隐约有成为朝堂之首的架势。

对比培养武者的资源,神箭的成本太低太低。

围绕神箭的争议也有很多,但无可置否的是,这是杀伤利器,谁都不能说没用处。

当然神箭不能与灵器相比。最低级的下品灵器,那也是灵器,有神异,灵性,作用很多,不是纯粹的杀器可比的。

灵器对锻造材料的要求极高,不能批量炼制,没有神箭的普及度高。神箭的优势就在普及度,四国工部可以源源不断的制造出来。这点才是它风靡起来,成为主流的依仗。

三旗联盟,以萧杨为盟主,在他建议下威力最大的一级神箭,加在一起,组成单独一队,而数量也不多,就三十多支。在这一点上似乎有默契一般,三方都只各自拿出十多支就说没了。

这点库存,对付某几个人来说还够用,散开来落到庞大的行军队伍中,轰杀一片也就完了,就显得十分小气。

而且一级神箭使用起来对付武者有局限性,这么大的体积,不善于隐蔽,没有巨大的攻击范围,把区域封死,是拿不下高手的。

毕竟人是活的,拼不过,躲避就是。

数量越多越好,最好像下雨那样,一出动就是一大片,那才是惊天动地。

换作是周杨,在对阵的时候看到这种东西,也是老远就提防着,距离一远,就有躲避空间,很难直接命中,最多因为爆炸的周边,弄一个灰头土脸。以前刘飞雨在张辰面前,就受伤逃脱过。

武者看待神箭,是十分复杂的

心情。不仅斗勇还要斗智,还有一种对立的情绪产生。因为有了顾忌就约束起来一大半江湖风气,少了莽撞,这倒也是件好事。

哒哒!

轰隆!

从高空看,一副波澜壮阔的画面,如同铺开一般,舒卷着,缓缓展开。人好像蚂蚁钻出蚂蚁窝一样,密密麻麻,兵分几路,从营地里面出来。

整个场面和声音一起,陡然全沸腾开!

周杨在人群中,与几名主要人物看着行动,那马蹄踩下去,奔奔几步就扬起烟尘,百骑,千骑掠出,烟尘浓密的跟狼烟一般不扩散,一阵阵升腾起来,人一呼吸,就吃一嘴灰,难受的很。

队伍放出去,成群结队奔驰,兵戈铁马,震动地面都在微微颤抖,小石头子一跳一跳的。

“真是壮观啊!”周杨看着眼前的场景,发出赞叹。

不得不说,这种阵仗声势一起来,顿时就激发热血。

在他身边,茂亮的马背上,带满了箭筒,两排三级神箭挂在马肚子两侧,背上也背负了一排翎羽长箭。所骑的马,高大神俊,配合他标志的大光头,一副皮甲,简直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彪悍气息,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角色。

在前方几步距离,萧杨手一招喊道:“大军出动!”

众人提缰控马,融入进去,走在队伍中段!

……

二十里外!

一支千人队伍,走在平地上,其中领头的人,一直望着远方。

随着会战进行,都往中心汇聚,碰头遇见的机会大大增加,不再像是大漠荒原,找游牧队伍那样漫无目的。

这一支队伍,军容也十分整齐,就是代表各自的旗帜,穿着,五花八门,看起来花花绿绿,拿着什么样的兵器的都有。

“这次会战,或许是次机会,五城也传来消息,想要招安我们!要真是进入城池,才脱身这个困局!要不然兵荒马乱的,恐怕也是熬不过去!”

领头的人,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反复的抚摸着,不断深思!

这封信上,只有一个小字“金”

看着信,又看着自己的这个组建队伍,好像一群游魂四处游荡,都是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