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早在出巡之前,庆忌就已经吩咐太宰季札统计一下吴国的人口数据,进行一次最新的人口普查。
  所以,半年的时间过去,庆忌自然是要过问此事的!
  而季札早有准备,便道:“回禀大王,我吴国人口户数之统筹, 业已完毕。初步统筹,现在吴国有户数近二十万,人口一百一十五万左右!”
  此话一出,群臣顿时一片哗然!
  这样的人口数据是真的吗?
  一众公卿大夫心中都不由得分外的怀疑。
  毕竟,吴国的户口典籍在先王僚之时,十余年前,吴国的黎庶不过十四万户,人口仅有八十三万。
  如何到了如今, 十余年间,吴国的人口居然出现爆炸性的增长?
  岂非骇人听闻?
  再者,庆忌在即位之初,也曾综合各项户籍数据,显示吴国的人口只有不过八十五万。
  现在,为何一下子增长到一百一十五万人口?
  三十多万人,莫不是凭空出现的?
  群臣都倍感不解。
  唯独坐于陛台之上的庆忌,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测。
  “初步统筹?太宰,莫非人口统筹之事,还尚未完成?”
  “正是。”
  季札回答道:“大王,适才攻灭的邗国,其人口只能根据过去的典籍名册统筹,至于淮夷人,也正在登户造册。”
  “臣等估算,若再加上淮夷人口之数, 我吴国的人口应有一百二十万左右!”
  “善!”
  一百二十万的人口,在这个时候, 周天子分封的诸侯国当中,已经是第一序列的存在。
  大国坐拥数百万黎庶, 小国只有几万百姓,人口相差悬殊!
  诸如晋国、楚国、齐国,人口都在二百万以上,属于霸主大国。
  似吴国、秦国这般,人口百万以上的国家,是属于第一序列的强国。
  有这一百二十万的人口,动辄大战的话,吴国全民皆兵,庆忌至少能征召出二三十万的兵力作战!
  这就是吴国的战争底蕴存在。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庆忌是绝不可能将吴国全部的有生力量都投入战场的。
  这会毁了吴国!
  这时,庆忌又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问道:“太宰,寡人记得先王之时,我吴国的户数不过十四万,人口仅有八十三万,而今户口如此之众,何以也?”
  “大王, 此得益于大王继位以来, 收楚之降卒五万余人,又平山越,灭邗国,定淮夷,破贼寇,剿抚并用,人心归化,是故有民之众!”
  顿了一下,季札又道:“再者,就是吴国推行新法,国力日盛,又各项国策以民为本,巩固民生,是故邻近之楚、越、徐、钟离等国之百姓,都纷纷入吴,入我吴国之户籍!”
  “这一来二去,我吴国的人口自然更胜以往!”
  季札的这番话的确是说的没错的。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吴国百废俱兴,国力日盛,再加上吴国推出的各种政策实在优惠于底层的百姓,吴王庆忌鼓励列国的黎庶入吴。
  在这种情况下,入吴谋生的百姓自然是趋之若鹜,而且,还是举家搬迁,扶老携幼的那种。
  这让庆忌心中倍感欣慰!
  他继承吴王之位还不过两年的时间,却已经完成了整整一代君王才能完成的丰功伟绩,试问,跟庆忌同时代的国君,有谁能比得上他?
  然而,庆忌也知道,吴国现在的真实人口,可能还不止这一百二十万。
  因为几乎每个公卿大夫的家里,封地上都有着不少的奴隶,而奴隶不在国人的序列,故而并不会被登记造册,被列入其中。
  每每想到这里,庆忌的心情就颇为沉重!
  “既然列国百姓有意入吴定居,始为吴人,寡人应当鼓励。”
  “故,寡人之意,颁诏,自即日起,凡入吴定居之黎庶,有奔吴者,国府皆按人头,一人赐屋舍一间,田三亩,布一匹,农具一套,并租借耕牛,予其耕种,其余一应待遇,等同国人!”
  “在吴之‘野人’亦可登记造册,凡待遇,皆从入吴定居者。”
  庆忌的这一番话一出,顿时引起群臣的一片哗然。
  太仆申息忍不住出列道:“大王,万万不可!”
  “大王鼓励他国之民入吴定居,固然为国所虑,意在增益人口。然则大王给出这般待遇,岂非厚此薄彼耶?”
  “国人若是知晓大王这般优待外人,优待流亡的野人,定然心生不满。如此,国家岂非失了民心?”
  申息这是在提醒庆忌,后者这样厚此薄彼,可能会招致国人的抵触,继而让吴人同他庆忌离心离德,实在是影响恶劣。
  当然,这只是申息的一面之词。
  即便吴国的百姓眼红,嫉妒那些外来户,那又如何?
  庆忌这完全是出于国家利益考虑,岂能瞻前顾后,畏首畏尾的?
  民心固然重要,但吴国的百姓只是“患寡不患均”,又怎会因而唾弃庆忌?
  “大王,太仆所言极是!”
  少府被离跟着道:“不论是逃亡的野人,或是奔吴定居的外来户,都应该自力更生才是,何以我吴国这般厚待?”
  “请大王三思!”
  “臣附议!”
  “大王,臣下附议!”
  以申息、被离为首的一众老世族大臣,都极力反对庆忌这般优待外来户和野人。
  盖因,这些人一来,被登记造册,就成了吴国的百姓。
  而他们之前可都是贵族们的捕奴对象!
  对于那些黑户,贵族们是可以肆意的捕捉,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奴隶的!
  而一旦庆忌颁布对外来户和野人那样优渥的政令,可想而知,奴隶市场(牙行)那里的奴隶数量定然锐减。
  参与其中的公卿大夫,其固有利益也定将受损,他们如何能愿意?
  对于申息、被离这些老世族大臣的想法,庆忌怎能不清楚?
  所以,庆忌当机立断,大手一挥道:“寡人已决意颁布此等诏令,二三子无需赘言。”
  “另外,寡人还当禁绝国内一切捕奴事宜。自即日起,严禁捕奴,违者,轻则抄没家产,举家上下流放边疆。重则斩首,其家眷流放边疆,或贬为官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