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秦酒酒叹气,她就知道钱没有那么好赚的。

接下来她跟着裴雅,在D城里大大小小的小区里游荡,几乎每个房子秦酒酒都能挑出问题来。

将很多房产中介的心态都搞崩了,裴雅看着又一个中介把自己拉入黑名单,她就无力的扶额。

而秦酒酒在一边吃着小吃,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看不出半点焦急。

“你说我真的找得到风水宝地吗?”

“悬乎。”

秦酒酒实诚的回答。

这话也成功打击了裴雅的信心,就在秦酒酒以为她要放弃时,她又举起手机站了起来。

“我又联系到一个中介了,快走!”

“……”

秦酒酒在后面慢悠悠地跟着,这次的房子要稍微偏一些,不过也还是市区。

这次的地方背后傍水,前有秀山,小区内的建筑也颇为讲究,房子的格局,同样没有什么大问题。

只不过还有一个问题,这里要比之前的贵一些。

秦酒酒听到房价时,差点瞪大了眼睛。

这个价格,她觉得睡桥洞毕竟划算。

可裴雅明显不是桥洞底下盖小被的人,她转头看向正在大爷遛弯的秦酒酒。

“你确定这里可以吗?”

“在我看来,这里还可以,比你之前看的房子要强不少,开发商是用心了。”

这次的话中介爱听。

“您还真有眼力,这小区确实是国内的风水大师指导过的,一开售就已经抢购一空了,这件是主人急用钱,要不然也不舍得卖。”

秦酒酒听着也只是点头,没有发表意见。

裴雅还在纠结,这房子有点超预算,但风水可以没有大问题的房子,现在是可遇不可求。

秦酒酒的点头盖章下,她还是签下了这套房子。

中介喜笑颜开,立马拉着裴雅去处理手续。

这会儿用不上她了,秦酒酒打算离开,裴雅把看风水的钱付了后,跟着中介去签合同。

秦酒酒听到钱到账的声音,心情愉悦,就在她打算去车站,拐入一角落时,一把带着寒气的利刃从她脸颊旁边飞过,一道细微的血痕出现,顺着脸颊流下来。

几缕发丝被割断,利刃直直的嵌入身后的墙上。

秦酒酒不急不慢的侧身,“你可算愿意出来了?”

“……”

回复她的是无声的脚步,一浑身裹着黑袍的人出现,这正是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找的黑衣人。

“你居然追到D城,真是送上来找死!”

他的声音好像被特殊处理过,听着不像是人能发出来的。

“你原来躲在D城啊。”

秦酒酒手中不知何时握上了桃木剑,不给废话的时间,直接提剑上手,攻势猛烈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机会。

黑衣人见此有些招架不住,裹在袍子下的眼中满是吃惊,他这段时间修为精进了不少,挡下秦酒酒的攻击居然还有些吃力!

这小丫头片子,实力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黑衣人想要试试她的深浅,奈何一直被压制,削铁如泥的利刃,跟桃木剑居然能碰出火花来。

他被气势逼得往后退了几步,黑袍随着动作飘起,同时眼睛紧紧盯着桃木剑,眼底流露出些许贪念。

“成精百年圆寂后的桃木?这可是个宝贝啊。”

建国后不能成精,妖精现在大多避世几乎都在无人区,而且这种桃木不是自愿的,几乎很难运用出真正的价值。

这小丫头片子居然能搞到这种级别的东西。

黑衣人手上尖刃绕着手心一转,上面瞬间淬上毒,他盯着秦酒酒的脖颈。

不过这些宝物,马上就是他的了。

他的攻势带着令人寒颤的杀气,秦酒酒侧脸一一躲过,那毒气要是碰到,少说也要蜕层皮。

桃木剑无视毒液的侵蚀,她运转周身的灵气,向黑衣人刺去,两人周旋一圈后。



黑衣人明显落了下风,他的毒连秦酒酒的头发丝都碰不到,更别说杀了她了,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让黑衣人更加急躁地想把面前人弄死。

时间不早了,秦酒酒也不想跟他墨迹,打碎他扔来的几道鬼符后,一个闪身将桃木剑抵到他的喉咙处,再一用力必然血溅当场。

“我有话要问你。”

秦酒酒那无波澜的情绪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深不见底的冰冷。

黑衣人见这场景,后背突然升起寒意,他背后流出一层冷汗。

“你,你要问什么?”

杀意抵在面前,他不可以不为所动。

“当年在四方村,你是不是害了一个支教老师?”

黑衣人刚想不屑的微笑,自己害的人多了去了,怎么可能每个都记得。

“四方村?支教老师?我好像有印象那。”

秦酒酒的眼立马冷了下来,手腕不受控制的颤抖。

“是一个留着长头发,笑起来很好看的老师吧,她是挺善良的。”

黑衣人忽然笑了起来,那怪异的声音配着笑,听得只让人恶心。

“是你杀了她?!”

“啊,是我,怎么那是你的老师啊,你不知道她的惨叫声有多美,我当时流落到四方村,是这位好心的老师给我一口吃的,才没让我饿死,既然那么善良,灵魂给我用来练傀儡,也没什么不好吧。”

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在秦酒酒的死穴上蹦迪,她握着桃木剑的手开始颤抖,眼睛死死盯着他的脖颈,几乎要失控。

黑衣人见此却笑得极其猖狂,余光瞥到她身后,眼里泛着些得意。

秦酒酒正努力用理智压抑自己,根本没注意身后有什么东西靠近,黑影的一击结结实实的打到她的后背上。

她吃痛的手扶着地,她艰难地睁开眼睛,没看清偷袭她的到底是谁,但能听到多出来的男声。

“你们来的太慢了。”

黑衣人看了眼脱力的秦酒酒,没将她再放在眼里。

“主人说了,尸骨你要留给她。”

黑影没有跟他废话别的,直接提出要求。

“那是小事,我只想要灵魂,你们想要烂肉,给你们就是了。”

他不屑地回答。

黑影听到他这些话,不舒服的皱眉。

这怎么说得好像在施舍他们一样,其实黑影说的没错,在黑衣人眼里,他们就是蚕食烂肉的乌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