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哦?你想说什么?”红莲老妖问道。

龙鼎皇帝道:“别人只道打破了所谓的生死玄关,成了元婴,就能返老还童,长生不死,可寡人踏足这重境界已经千年之久,深知大限不远。寡人看你并未转世,却能以这样的尊容出现在寡人面前,没有半点作假,可见这是你的真身!你已找到了真正的长生不老药,是也不是?”

红莲老妖眼中颇有戏谑,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对方,居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还真的以为这是龙鼎时期?嘴上淡淡说道:“龙鼎,你虽曾是九五之尊,实则却是草莽匹夫,愚昧不堪!你在这末法时代,只懂炼外药,滋补的壮似笨猪!却不去深究末法的到来的根本原因,万物和众生在末法和盛世是进化还是退化?进化是进化了多少?退化是退化了什么?你根本不知道!也对,你连你自身的那股祖龙之气也没有觉醒,看来你身上出现过很大的变故!既是如此,我就算有一千张嘴,每日给你不停说道,只怕你也未必能够领悟!你这样的人,和那群躲在虚空结界的所谓神灵,也没有两样,区别也许只是你还有一些争雄的野心而已,也许正因为这一点,你才会厚着脸皮来我面前讨教?这也不难,想获得我手中的长生不老药,跪下拜本宫为师即可,反正本宫座下的皇帝也不止你一个!”

“放肆!”龙鼎皇帝大怒!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何人敢和他如此说话?这会儿再也听不下去了,什么长生不老药都被抛到脑后,只觉得皇帝的尊严受到挑衅和蔑视,不由得厉声呵斥起来!

这一下,龙鼎皇帝的杀意直冲顶门,第一时间祭出了太乙玄纹镜,朝对方镇压而去!

哪知在关键时刻,那宝镜竟然黯淡无光,全然不灵,龙鼎皇帝眼眶欲裂,这下可是恨死了李修。

却不容他多想,连忙长吸一气,不但没有因为宝镜不灵而放弃攻击,反而气势拔高千丈,更加磅礴无匹!只见他在中途双掌成环,双臂成拐,猛然一掷,这一掷,威势滔天,只将那龙鼎国都在这一掷之中,这就是国运,曾经掌握在他手中,如今虽说早就不是龙鼎时期,他也不是当初的北国祖龙,但依然打出了举世无双的一击!

“我的敌人要么躲在虚空结界里不敢出来,要么就远离海外,你区区龙鼎算个什么东西?”红莲老妖看也不看,等着对方酝酿大招,磅礴压力对她丝毫没有影响,老妖此番衣袂飘舞,身形晃动,她伸出两根纤纤手指,朝前一点!

一时间,龙鼎皇帝眼前失去了所有的目标,只觉得两耳有风声疾响!

“不可能!”龙鼎皇帝一击落空,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怒不可遏。定睛一看,自己竟在虚空芥子之中,忙将两手朝前一分,轰的一声,虚空裂开豁口,一步跨出。放眼之下,但见足下的江山如画,好一派人间鼎盛之景象。很快,一座皇庭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是商京?”龙鼎皇帝感到不可思议,他堂堂北国祖皇,千年修为,居然被人随意一点,点到了百万里之外的商京?即便龙鼎皇帝精通空间奥义,一直吹嘘自己的太乙玄纹镜能够沟通天人两界,破开时空间隙,只要准备周全,还有可能打通虚空结界,通向域外,那时便能了解大千世界更多的奥秘了。可是,他自己也不确定,太乙玄纹镜能不能真的做到!

这种感觉很不好,他觉得在红莲老妖面前,他对空间奥义的那点儿理解,根本是小孩子的玩意儿,上不了台面。

不对!龙鼎皇帝很快就发现了一丝端倪,看出了破绽。确定脚底下的人间盛世,似乎也有可能并非商京,只是和商京相似而已。

“道友是何人?此处不是你该擅闯的地方!回去!”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

不等龙鼎皇帝回过神来,他的脚下,突然多了一座拱桥,瞬息千里。

“什么?还有一座拱桥?”

这一下,龙鼎皇帝眼前白茫茫一片,耳畔再度有着让他熟悉的风声疾响而过,一时竟身不由己,被强行送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他颇为狼狈,是被那拱桥弹出来的,在空中栽了好几个跟斗,这才勉强站稳脚跟。一眼望去,四周景象,竟是一片茫茫的大海,无边无际!

该死!龙鼎皇帝发冠脱落,凌乱头发在空中飘舞,如同一把鞭子抽打着他。他何曾吃过这样的大亏,不过,此番却是出奇的没有发怒,而是站在原地深思起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龙鼎皇帝想清楚一切之后,忍不住仰天怒吼!

原本他以为红莲老妖的法力已经能够无上限的输出,居然能够用神通将他瞬移百万里,实则不然。

那不是商京,而是北极冰原的圣城。被打到圣城上空,立刻被守护圣城的绝世强者以圣桥强制驱逐出境不说,还被驱逐到北海之上,等于是给了他一个警告!

龙鼎皇帝很快明白了是什么警告,他堂堂一位元婴强者,北国祖龙,竟然在大海上迷失了方向。他仔细感应,想要感应八眼吊睛虎印章在何处,只要有了坐标,他便能回去。然而他失望了,这大海之上,或许因为水势和地理等影响,居然让他失去了八眼吊睛虎印章的感应。重新摄出太乙玄纹镜,宝镜还是黯淡无光,没有法宝相助,仅凭他自己,撕裂虚空,寻找陆地,不但耗费真气,且还有很大的风险,这海外可并不是平静之地,他尽管是元婴老怪,也不能说无所顾忌!

红莲老妖!李修!回去我定找你们算账不可!龙鼎皇帝黑着脸,咬牙切齿!

“龙鼎皇帝,果然也不可小视!”击退龙鼎皇帝,红莲老妖的两根手指轻微地颤了几颤。

在这片地头上,她并不想和龙鼎皇帝那样的强者死磕,一是龙鼎皇帝身上的祖龙之气让她颇为顾忌,二来她深知那座圣桥的威力,和监天台是一个阶数的宝贝,故而想要将龙鼎皇帝引入对方的圣城,坐山观虎斗,可没想到,那卢仆并没有上钩。

看来,要想一口吃下北极冰原不现实,得从长计议!北极冰原可不是孤家寡人,如果动静太大,即便让卢仆一方的守护者吃了大亏,妖族和三十六岛背后的强者必然不肯罢休,要出面闹事,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影响极大,即便是红莲老妖也不得不深思熟虑起来!

现在,可还不是发起大战的时候,在红莲老妖这位大祭司的上头,还有着一位无敌之人压制四方!

想到这里,在她手中,多了一件法宝,那竟然是天督院的万象子午盘,而且是母盘,数十年都没有离开过天督院总部,此刻却出现在她手里,她望着母盘中的一个飞快遁行的小黑点,脸上逐渐泛起一抹邪意的笑容。

“这小子就叫李修么?咯咯咯,听说你手中有九口鼎?那就说明了你的身份来历!如果你躲在北冥海也还罢了,此生碌碌无为,只怕还不会被本尊看中。唔……既然你喜欢上我那徒儿,注定是孽缘,这一劫就该是你命中注定!”红莲老妖的长相容貌本就和李若乘极为相似,此番定下了一条毒计。

游戏人间,他化自在,万古不灭。

她掐指一算,此刻居然算不出李若乘的方位,让她稍有狐疑。不过她知道李若乘的生辰八字,借助万象子午盘,不惜割指滴血,落到万象子午盘上,一瞬间,万象子午盘里拨开重重迷雾,显现着大千世界的经纬刻度,盘中隐隐浮现出一面龟甲,龟甲吸收了鲜血,似乎还挣扎了一下,不过也只是眨眼即过,很快,母盘振动,在龟甲之上显现出一个古老符文,这就是李若乘的坐标无疑。

“母盘离开天督院,果然不能得心应手,这喂不饱的贪心家伙!”红莲老妖皱眉,古老符文显示的坐标,似乎在虚空结界,可这又怎么可能?明显就是糊弄于她,根本不相信李若乘会在虚空结界里。元婴以下,根本不可能在里面存活下来,李若乘虽说是她的弟子,可也只是随便传了点东西罢了,想当年之所以救下她,红莲老妖的确动过一丝恻隐之心,最主要的源头,也是因为当初的那个小女孩,乃是受匡若虚所害,那个狡猾的家伙,曾数次从她手底下逃生,大观国师的确有些本事,也是让红莲老妖动过杀念而没杀死的极少数人之一。

不相信母盘提供的坐标,红莲老妖也不急于求成,而是望着李修消失的方向,身形自动虚化,跟了上去。

李修举着铜鼎,快速深入冰原,算起来,他已经深入冰原十万里。北极冰原虽然号称没有边际,但那是对于灵寂之下的人而言,即便是金丹大圆满,依然要身体力行,依靠肉身,脚底真气化旋疲于奔命,只有跨入灵寂,元神出窍,才能够卷起肉身宝丹,瞬息百里。李修觉得不能够再深入冰原,不然指不定就真的闯入所谓的圣城了,他此番功力尽失不说,主要是这红莲教主的意识念头团极难炼化,非常棘手,李修对北极冰原一无所知,怎能轻易涉足圣城?

故而在途中,李修几经折返,多转了几圈,这才朝西南方向冲去。

此时天已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