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看样子应该是魔鬼赢了。”女院长指着插在骨骸间的十字架道:“否则他也不会是这种下场。”

九叔摇摇头:“如果是鬼怪赢了的话,你们这座洋……教堂早就断绝传承了。所以说,应该是他赢了,以牺牲自己为代价。”

“谁输谁赢现在讨论起来没什么意义。”秦尧来到墙壁前,站在两个挂在墙上的相框中间,敲了敲其中一個相框:“这位,应该就是院长口中的雷神父吧?”

女院长微微颔首:“没错。十几年前,两位神父带着主的光辉来到这里,从无到有,建立起了这座教堂。”

“祈神父献祭了自己,这位雷神父呢?”秦尧问道。

女院长:“不清楚,不过从结果上来看,应该也死了。”

秦尧想起电影中的那洋僵尸,准确的说,应该叫吸血鬼,沉声说道:“未必。”

女院长:“???”

“队长,麻烦你带人去制作一些火把来。”秦尧没有解释,扫视了一圈休息室,最终将目光放在一扇内室的木门上面。

楼小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心中一紧:“你怀疑蝙蝠都藏在这屋子里?”

秦尧点点头,向女院长问道:“这内室中应该有窗子吧?”

“有,这是一间卧室。”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窗子一定是开着的,或者是坏掉了。”秦尧道。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封死窗子,然后再火烧蝙蝠,避免有漏网之鱼。”楼小光建议道。

秦尧摆了摆手:“这座教堂只是你们村子蝙蝠的聚集地,我们要通过教堂内的蝙蝠,找到它们的起源地,否则就算烧死了满屋子蝙蝠,又有蝙蝠从别的地方赶过来,不还是没能解决问题?”

“既是如此,还要火把做什么?”

秦尧瞥了他一眼:“保护你们。如果没有火焰威胁,数百只蝙蝠朝你脸上扑,你扛得住吗?”

楼小光幻想了一下那画面,硬生生打了個寒颤。

不久后,八名保安队成员带来十六根火把,秦尧一脚踹开内室木门,一群蝙蝠受到惊吓,下意识向门口冲来。

保安队成员们纷纷将火把向前一捅,蝙蝠们感应到火焰威胁,纷纷调转方向,冲向上方,噼里啪啦的撞在墙壁上。

“开枪,打死它们。”楼小光大叫道。

“砰,砰,砰,砰……”

枪声如炮竹响起,一只只蝙蝠应声而落,然而直到保安队打空枪中的所有子弹,地上铺满蝙蝠尸体,在这房间中盘桓的蝙蝠竟毫不见少。

“看屋顶。”秦尧道。

众人抬头望去,心里猛一哆嗦。

只见无数蝙蝠挤在房顶上,密密麻麻不说,还叠了一层又一层……

九叔踏进内室,翻手间取出一张黄符,轻轻一抖,黄符自燃,被他凌空抛向屋顶。

“林师傅,我们的枪都不顶用,你这小小的一张黄符……”楼小光开口。

“轰!”

当黄符接触到蝙蝠时,骤然化作一片火海,滔滔火焰打断了所有质疑。

“吱吱吱……”

无数蝙蝠在火海中拼命挣扎,成群结队的冲向那扇窗子。

怎奈蝙蝠太多,窗子太小,仅有部分蝙蝠逃了出去,更多的则是被火舌吞没。

“你带人留在这里保护修女们,秦尧,跟我来。”九叔伸手指了指楼小光,转身跑向屋外。

楼小光张了张嘴,想要回复一句,结果没等他把话说出来,师徒二人便不见了踪影。

人在惊惧情绪的支配下会想要回家,想要回到集体,蝙蝠亦然。

一群群大难不死的蝙蝠飞出窗子,怪叫着飞往同一个方向。

九叔与秦尧腿上贴着神行符,如闪电般疾行在大地上,紧紧跟着蝙蝠们的身影。

时光飞逝,夜幕送走黄昏,天地间迅速黑暗下来。

低矮的半空中,无数蝙蝠如乳燕归巢,投入一座阴沉沉的大山内。夜风吹拂着漫山遍野的杨树,树叶哗啦哗啦的响,听起来像是拍手一样。

民间传说之中,将其称之为鬼拍手。

秦尧召唤出高斯手枪,谨慎道:“师父,这荒郊野岭的也无人居住,直接放火烧山吧。否则万一山内是个巨大的蝙蝠窝,我们就算拼尽全力又能杀多少?”

“山内虽无人,但肯定不止有蝙蝠这一种生灵,放火烧山,屠戮生灵,有伤天和,有损阴德。”九叔摇头说。

秦尧:“……”

好吧。

他们是来赚取阴德的,如因烧山最终还亏了本,这一天岂不是瞎忙活?

随后。

师徒俩轻手轻脚的走进山林内,九叔从怀里掏出罗盘,伸手向其中打进一道金光。

罗盘指针微微一颤,陡然调转方向,为二人指引前行,不一会儿,便引领着他们来到一座古老而破败的木屋前。

“木屋……这些蝙蝠是人类豢养的!”九叔心底一沉。

“这木屋烧起来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秦尧说道。

他对放火始终念念不忘。

九叔哑然,从怀中掏出一张烈火符,递送至秦尧面前:“看来今天不让你放把火,你心里就不能畅快。”

秦尧笑了笑,接过烈火符,灌注法力,将其点燃,狠狠丢向小木屋。

“轰!”

燃烧着火焰的符纸落在屋顶上,顷刻间化作滔滔烈火,将整个屋顶点燃。

“嘭。”

突然,一只庞然大物撞碎屋顶,升入夜空,竟是一只三四米长的巨大蝙蝠,翅膀展开的情况下足有七八米,宛如上古凶禽。

呼的一声,巨大蝙蝠俯冲下来,带着狂暴风流,狠狠撞向师徒二人。

“咻。”

“啪!”

秦尧抬手就是一枪,子弹如激光破空,疾速打在蝙蝠脸上,将蝙蝠脑袋打的向后一仰。

满脸鲜血。

九叔抽出桃木剑,伸手在剑上一抹,剑身瞬间亮起金光,破空而起,冲向蝙蝠胸口。

“噹!”

木剑刺中蝙蝠胸膛,竟是像刺在金铜上,剑身一抖,发出金属颤音。

九叔脸色一变,召唤回木剑,咬破食指,以血作符,画在剑身之上。

符成之际,木剑横空。

噗的一声,蝙蝠嘴里发出一道音波状的哀鸣,那木剑终是刺进了它胸口,剑身内的法力源源不断冲入其身躯,造成难以估量的创伤!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