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原本是属于很欢乐一个的重阳佳节。

被马夜叉这么一搅和。

顿时,莎士比亚了。

正所谓: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不到闭上眼睛的那一刻,

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结局。

有的人,唱的是悲剧,

有的人,唱的是喜剧,

可不管是悲剧,还是喜剧,

我们都要把这场戏唱完。

没有剧本给你排练,

每一天都是现场直播。

随着年龄的变化,

我们还会不断地换着舞台,

可不管舞台怎么变化,

演故事的人,还是我们。

我们的身份变了又变,

从小孩子,变成年轻人,

从年轻人,变成中年人。

从中年人,又变成老年人,

可不管是哪一种身份,

我们都不由自主的被安排在其中,

我们在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有幸福的角色,

有不幸的角色,

可无论是什么样的角色,

我们都要演绎完,

因为,谁也不能中途离场。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现实为每个人搭建了舞台,

有的人,羡慕别人的金钱,

有的人,渴望别人的成功,

有的人,嫉妒别人的幸福,

可不管戏中的人,是羡慕嫉妒恨,

我们都只能成为别人眼中的戏。

我们都不过是一个戏子而已,

风光是一生,

富贵也是一世,

百年后,戏结局了,

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们都曾是舞台上的过客,

都要经历着进场和散场,

每一个人,在演戏的时候,都要全心投入。

可到了最后,每个人,都再也回不到原来的样子。

也无法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这就是戏和人生。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亦真亦假,亦假亦真~

……

由于曹细妹的身体十分虚弱。

因此,她的父母曹爱国和刘招弟----也就是杨峰的岳父和岳母,在得知消息之后,心急如火,立刻乘坐火车,千里迢迢的从湘西赶到羊城,准备来照顾自己的女儿。

其实,早在三个月前,刘婷婷车祸的时候,他们就准备留在羊城,跟女儿女婿一起生活。

可刘婷婷这个小家伙,不知道为什么,死活不让自己的亲生父母(曹细妹的父母),以及养父养母(曹细妹的舅舅舅妈)留在羊城照顾她。

没办法,他们只好离开羊城,回到老家。

现在,曹细妹的身体虚弱成了这样,作为亲生父母,肯定要来照顾自己的女儿了。

据医生说,曹细妹这次,之所以会流产,没保住胎,其主要的原因,是在救刘婷婷的时候,所受到的惊吓造成的。

马夜叉用匕首架在刘婷婷脖子上的时候。

为了救自己这个亲妹妹,曹细妹这个做姐姐的,当时是毫不犹豫的决定,用自己跟刘婷婷交换。

正因为这样,马夜叉才放了刘婷婷。

然后将曹细妹押为人质。

于是,接下来,导致曹细妹受到惊吓。

再加上她的身体原来的沉疴旧疾。

因此,最后大出血。

导致流产。

----不幸中的万幸是,性命总算保住了。

……

曹细妹的老爸老妈是坐火车来的。

现在已经是2009年的农历9月份了。

这个月份,属于深秋季节。

在湘西一带,已经开始冷了。

因此,曹细妹的老爸和老妈从家里赶来的时候,身上都穿着厚厚的衣服。

曹细妹的老爸曹爱国,外面除了穿着一件灰色的夹克之外。

里面还穿了一件毛线衣服和一件羊毛衫衣服。

裤子也穿了两条。

一条是保暖裤。

一条是布料裤子。

脚上是一双毛皮鞋。

曹细妹的母亲刘招弟也穿了很多衣服和裤子。

除了一身蓝色的中老年女式西服之外。

里面是一件保暖衣服和一件毛线衣服。

脚上穿着一双保暖鞋。

虽然曹细妹每个月会给几万块钱的零花钱,给她的父母花。

但是,曹爱国和刘招弟两口子,依然保持着以前那种简朴的生活习惯。

每天粗菜澹饭。

而且,在曹家村,从来不会在其他的村民们面前,炫耀自家的经济实力。

更不会为富不仁。

并且,很喜欢帮助村民。

只要没跟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村民,家里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曹爱国和刘招弟老两口都很乐于帮助。

除了每天粗菜澹饭之外,家里面还种了田和地。

还豢养了许多鸡、鸭、鱼、牛、猪等家畜。

想吃新鲜肉的话,就杀一只。

吃不完的,就用柴火烘烤,做腊肉。

因此,这老两口子这次从湘西来羊城,除了衣服裤子之外,还带了很多土特产。

仙木奇缘

其中包括:腊肉、腊鸡、腊鱼、腊猪脚、腊鸭、腊肠、猪血丸子、红薯干、红薯粉、红薯片、霉豆腐、以及其它各种各样的坛子菜。

光是带来的土特产,就有满满的两大袋啊。

由于羊城的气温比湘西要高了很多。

因此,曹细妹的老爸和老妈,一下了火车之后,立刻就感到很不适应。

浑身燥热。

不过,他们没有立刻脱衣服降温。

而是准备到女儿家里之后,再脱衣服降温。

杨峰和曹军两个人在火车站接曹爱国和刘招弟老俩口子。

刘婷婷和小雯,以及花花她们,则留在家里照顾曹细妹。

曹爱国和刘招弟刚从羊城火车站的门口出来的时候。

手里举着牌子的杨峰和曹军,立刻就看到了。

“爸,妈。”

“爸,妈。”

杨峰和曹军都大喊一声。

然后,曹军和杨峰赶紧走过去,帮他俩提行李和土特产。

一看到曹军和杨峰。

曹爱国和刘招弟老两口就迫不及待的问曹细妹的情况。

不过,他俩没有先问杨峰这个女婿。

而是先问自己的儿子曹军。

“军牙子,你妹妹是怎么回事?她的身体现在怎么样?”

“爸,妈,你们放心,妹妹没事,只是身体有些虚弱而已。”

“……”

听自己的儿子这么说,曹爱国和刘招弟老两口,才松了口气。

“对了,军牙子,婷婷现在好吧?”刘招弟问儿子曹军。

“妈,你放心,她很好。”曹军忙道。

“她的脑袋,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刘招弟问。

“妈,你放心,婷婷其实没事的。”曹军笑道。

杨峰也跟着笑道:“妈,婷婷聪明着呢。”

“杨峰,你?你说婷婷聪明着,是什么意思?”刘招弟有点疑惑的看着杨峰。

“我的意思是,婷婷这个小家伙,其实一直都没事。”杨峰笑道。

“女婿,你的意思是,婷婷本来没事,故意装傻?”曹爱国问杨峰。

“没错,爸,是的。”杨峰笑道。

“唉……这个小丫头。”

曹爱国嘴里虽然这样说。

可那张历经沧桑的老脸上,却浮现出难得的笑容~

(都市文文真难写啊,上一章又被大幅度的修改了。

难过,难过,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