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下午的时候,无心牧童开始教授他的绝技,无心牧童擅长音波功,他手中的短笛就是他的武器。

“这是为师收藏的曲谱,你以后有时间了记熟就行,不着急记谱,现在首要之务就是要熟悉笛子,学会吹笛子!”

无心牧童拿出一本古曲谱说道,这是一本天级的宝器,上面记载了无数种各种曲谱,甚至有些已经绝迹了曲谱都在上面。

古琴帝天羽倒是学过一段时间,只是不是特别的娴熟,至于笛子他就没有学过了。

无心牧童将他的一些技巧和见解都一一的给帝天羽讲了一遍。

“师傅!我听明白了,挺简单的!”

帝天羽信心满满的说道,无心牧童满意的点点头,就让帝天羽在湖边去练习去了。

“滴!”

一声刺耳的声音,无心牧童还没有走远的身子险些跌倒,你不是说挺简单的吗?这是弄啥了,这么刺耳的声音都不知道是怎么吹出来的。

帝天羽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无心牧童,就继续吹起来,顿时整个阵法世界内都是吱吱呀呀的刺耳声音。

在远处睡觉的猪哼哼和吕宝一下子惊醒了过来,一眼惊恐的看着帝天羽,而小牛牛嘴中叼着的牡丹花掉在地上都浑然不知,一脸呆呆的看着帝天羽。

无心牧童有心让帝天羽自己摸索练习,但是实在是受不了这刺耳的声音,于是他就将他的经验和技巧化为神识传入帝天羽的脑中。

帝天羽这才吹不出那刺耳的声音了,虽然不是很好听,但是最起码也不是那么的难以忍受了。

在时间加速阵法中,帝天羽有着大把的时间进行修炼和学习,他的身体强度和力量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在快速的提高。

在无心牧童那里学了一个月的笛子之后,他就又来到了农夫的那里,去学习农夫的拳法。

农夫号称神拳无敌,拳法自然是极为的厉害,随手几拳就能将空间撕裂,而且他的拳法已经超过了意境的境界,达到了势的境界。

帝天羽以前也学习过一套地级巅峰的拳法紫雷拳,但是比起农夫的拳法就差的太远了。

农夫神拳无敌共有九式,但是这拳法端的是变化多端。

听农夫介绍,他的拳法一共有九层境界,第一层境界就是拳如风,就是说出拳如风一般快,第二层境界就是拳如雷,每一次出拳都能击出雷鸣般的响声。

第三层境界就是八臂神拳,出招是如同有着八条手臂,第四层则有三十六条手臂,第五层则有七十二条手臂,第六层则有三百六十条手臂,第七层有一千条手臂,第八层三千条手臂,第九层则有无群无尽的手臂。

而农夫现在还在第八层境界,没有达到第九层境界。

帝天羽在练习拳法方面天赋很高,一个月下来他已经达到第二层境界了,每一次出拳都能听到响声,虽然声音没有农夫那样响如雷鸣,但是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他还练成了一丝拳意,这让他兴奋的好几天没有睡觉。

在帝天羽离开的这几天,琅缳圣院发生了几件大事。

在外面做任务历练的风云榜上排名第四的慕容飞羽回到了圣院。

在他听说一名新生将飞羽会的齐伟斩杀后,慕容飞羽是气的火冒三丈。

现在在圣院中风头最盛的就是这名新生,就是他们这些风云榜前十的强者都没有对方的人气高。

什么最年轻的武王强者,圣院第一位五行体质天才,年轻一辈剑道第一人,东域第一美男,圣院最年轻的六品巅峰炼丹师,听到这些慕容飞羽心中充满了嫉妒。

在他得知他视为禁脔的水柔儿和这帝天羽极为亲密的时候,慕容飞羽再也忍受不了,他直接打上了武阁的总部八方楼。

慕容飞羽作为风云榜第四的高手,在武阁中没有一位是他的对手,梅逸仙最后只好向药泉寻求帮助,水柔儿还在闭关,一直没有出关。

慕容飞羽长的也极为的英俊,主动追求他的女子也很多,但是他一直看不上眼,在他看到一个小小的武阁中,竟然这么多极美的女子,甚至还有和水柔儿一样绝美的两名女子,他心中对从没有见过面的帝天羽妒意更浓。

在风云榜上排名第五的药泉来到武阁之后,没想到竟然不是慕容飞羽的对手。

很轻松的就被慕容飞羽击败了。

慕容飞羽放出狠话,武阁在不解散,他就踏平武阁的大门,同时告诉武阁众人,让他们尽快脱离武阁,不然就等着飞羽会的疯狂报复。

武阁的众人当然没有将慕容飞羽的话放在心上,但是接下来发生的几件事让武阁中大部分的人开始动摇了。

因为慕容飞羽在击败药泉之后,又向排名第三的水东流发起了挑战。

这一战水东流显示出了武皇巅峰的实力,但是依然被慕容飞羽击败了,这一战将整个圣院都震惊了,因为慕容飞羽已经是武尊初阶的高手了。

二十四岁多的武尊初阶,这在圣院中还没有出现过!

之后慕容飞羽又向排名第二的拜月教的教主顾月生挑战,顾月生直接认输了!慕容飞羽成为了琅環风云榜上排名第二的强者了!

排名第一的孤凌没有在圣院,如果在的话慕容飞羽早就直接挑战孤凌了!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孤凌可能不是慕容飞羽的对手了!

至此飞羽会慕容飞羽的威名远扬,在圣院成为最炙手可热的人物,就是一些老师长老都开始结交交好慕容飞羽,因为他这么年轻就已经是武尊强者,那以后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

在慕容飞羽发出声明后,凡是武阁的成员都会受到飞羽会的报复。

武阁中大部分的成员都争先恐后的退出了武阁,只有极少部分的成员留了下来,至此武阁是损失惨重。

而慕容飞羽的飞羽会则有许多的圣院学员加入,像对帝天羽有着极大仇恨的寒山公子宋落寒、段越等人都加入了飞羽会。

飞羽会也力压拜月教、药门、水阙和花香居成为了圣院第一势力。

慕容飞羽公开声称只要帝天羽出现在圣院,就出手废了他,就在众人都想看帝天羽如何回应的时候,帝天羽却彻底的销声匿迹,一直没有出现。

飞羽会的人都极力的诋毁帝天羽,说他是缩头乌龟,被慕容飞羽吓的不敢出现。

而帝天羽的人气是极具的下降,在圣院中是骂声一片。

就在飞羽会极致打压武阁的时候,花香居的水柔儿出现了。

在她得知武阁被飞羽会打压之后,她就向慕容飞羽提出了挑战,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水柔儿也突破到了武尊初阶。

她和慕容飞羽战了个平手,更是放出话,飞羽会胆敢对武阁出手,她就对飞羽会出手。

至此琅缳圣院已经出现了两位武尊强者,而飞羽会和花香居形成了平衡,武阁也受到了花香居的庇护。

帝天羽不知道圣院发生的事情,他这会儿随着樵夫修炼身法。

“乖徒弟,为师的功法不值一提,但是为师的身法可以很骄傲的说,在为师巅峰之时,天下间没有多少人比我快!”

樵夫一脸得意的说道,他的身法是他自己悟出来的,极为的强大。

“乖徒儿!你看好了!”

樵夫对着帝天羽说道,他身子一动,下一瞬间就出现在几十里的天空之处,又一眨眼就又回到帝天羽的身边。

樵夫拉着帝天羽的手,在空中慢慢的行走,帝天羽惊奇着看着这一幕,因为他发现樵夫并没有使用任何的修为。

“樵夫师傅!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帝天羽惊奇的问道。

“徒儿!你仔细看看为师的脚下有什么?”

樵夫拉着帝天羽在空中漫步,要知道帝天羽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十万八千斤重的神剑。

帝天羽看向樵夫的脚下空无一物,也没有法则流动,他是在看不出樵夫是借助什么在空中行走的。

突然一丝微风吹来了,帝天羽的心中一动,他突然知道樵夫是凭借什么在空中行走了。

“师傅!你是在风头上行走?”

帝天羽说道。

“你说的对,为师现在就在风头上行走,在平静的空间其实都有细微的风头,就像水中的浪头一样,一层推着一层,为师就在这些风头上行走!”

樵夫为帝天羽解释道,同时将他的身法口诀传授给了帝天羽。

同时让帝天羽自己踩着风头,他默念樵夫传给他的口诀,顿时感觉到脚底微弱的风头。

“乖徒儿,只要你的速度够快,就能踩着这些风头前进,你就会踩着风在空中跑!”

樵夫说道,他的速度徒然加快,帝天羽只感觉到耳边一阵风声,下一刻他就出现在几百里的海面上,樵夫还带着他快速的奔跑。

帝天羽顿时对樵夫的口诀有了新的感悟,他的双脚也不自觉的跟着樵夫奔跑起来,速度是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最后樵夫放开帝天羽的手,帝天羽在海面上踏着风快速的奔跑着。

“哈哈哈!师傅我成功了!啊!”

帝天羽兴奋的喊道,徒然海面上的风一停,他一脚踩空,身子的直直的落向海中。

樵夫看到落在海中的帝天羽,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刚才就是他将海面上的风停的,帝天羽才一脚踏空的。